安泽秋

雄图霸业转头空,三杰必须好结局。

【紫川同人】查无此事(壹)


   帝林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情况已经到了一种足以让一般人焦头烂额的状况了。
  同样是重生,但正如人可以分为三六九等,重生是分很多种情况的。最好的那种,是在一切的开始就改变命运的走向(比如说在帝都流血夜当天明令禁止宪兵去动罗明海全家一根汗毛)。其次是在事情的苗头出现之前,就把它掐灭。(比如说在“红色报春花”行动形成计划之前就暗中派人把罗明海灭了。)而最糟糕的情况,则是在千钧一发之际重生。
  比如说帝林现在的情况。
  他睁眼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会回到什么时候,但他在下一秒就完全清楚了。
  很简单,因为他面前站着的那个人是一年多以前死在动乱之中的家族总长,紫川参星。
  而当他还沉浸在“我这是到了什么时候?”的疑惑中时,紫川参星与他之间那熟悉的对话就让他明白了一切。
  “帝林,你我君臣一场……”①
  帝林微微发怔,而在他发呆的时候,紫川参星已经张开了双臂准备让他在爱的怀抱中泪流满面了。
  于是帝林就真的“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把总长殿下吓得面部表情都有些僵硬。
  帝林此刻非常激动,相信整个帝都里也找不到比他更激动的人了。他真没想到自己真能回到过去,更没想到一回来就要直面紫川参星那张总挂着笑容的虚伪面孔。
  换作任何人面对这种情况,估计都会做出一些失常的行为的。自然,帝林也不例外。
  于是足以登上《帝都日报》头条的事情在下一刻发生了。
  大致概括一下这个足以与“紫川秀变得要脸,德昆变成洁癖”之类的消息相提并论的画面:现任监察长帝林,义无反顾地(像一只飞蛾一样)扑入了家族总长的(犹如熊熊烈焰般的)怀抱。并且轻声啜泣着,“柔弱”道:“总长殿下对下官的信任,下官十分感动。但下官忽然头痛欲裂,难以行动,不知能否借殿下府邸叨扰一晚?”
  紫川参星:“……帝林你有话好好说。”

  平心而论,以帝林那张美貌绝伦的脸,再加上这幅“梨花带雨”似的样子,莫说是男人,便是女子,只怕也要说上一句“我见犹怜何况老奴”了。紫川参星自然是个正常人,但现在的场合以及他对帝林的了解,让他是在无法做到想上述那般正常地涌现出怜惜之情。
  他只觉得今天见了鬼。
  如果有一天帝林突然变得这般“弱不禁风”、“多病缠身”,并且还要学一学西施捧心——那大概是西川大陆要毁灭的节奏了。
  所以紫川参星的关注点自然而然地落到了帝林那句“不知能否叨扰一晚”上。帝林为什么会提出这种要求?这自然是他关心的。
  首先这绝对不是心血来潮或是出于什么变态的恶趣味,其次,这个时机未免把握的太好。就在“红色报春花”行动准备发生的这个当口,帝林忽然头痛欲裂不能行动?骗鬼去吧!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
  今晚的行动,帝林可能已经得知了。不,也许并不是得知。紫川参星飞速思考着,也许真是一种感应——不是说武林高手都有一点感应危机的能力吗?也许帝林是忽然感觉到了什么,而这种感觉让他做出了这种绝对有违常理的举动。而这一切的目的只是为了躲过今夜的危机。
  可这也不正常啊!按帝林的性格,难道不是挡我者死,敢杀我者更要死的不能再死吗?就算是感到了危机,那也该是迎难而上一剑把危机劈成两半才对啊!
  紫川参星是百思不得其解,他自然不会知道,帝林此举也是极端无奈。要达到既不能杀罗明海又不能杀总长的条件……情急之中他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虽说丢脸了一点,但他帝林是什么人?既然他可以在元老会面前变成一个“楚楚可怜”、因被罗明海那个恶徒陷害而气愤到“花容失色”的受害者,难道节操这种东西,他还会保留着吗?
  “不!”帝林哀声道:“殿下,下官有家族遗传的偏头痛,多年以来像幽灵一样缠绕着下官。现在下官头痛得难以行走,还请殿下让下官在府中小憩片刻。”说着还搂紧了紫川参星的老腰,右手死死扣住他的腰眼,把紫川参星吓出了一身冷汗。
  “所以你要休息一晚上?”紫川参星强压惊怒,沉声道。
  “多谢殿下准许!”帝林大喜,一瞬间头也不痛了眼睛也开始放光。
  “……行了你先放开我。”紫川参星真想喷他一脸血。
  “是!”帝林顺势放开紫川参星,亲热地挽住紫川参星的手臂,堆出一个虚假的笑容。“那殿下,咱们原路返回吧?”
  紫川参星面上维持着镇定,心中却是波涛汹涌。帝林刚刚贴在他身上时杀意一闪而过,让他顷刻如坠冰窖。特别是帝林在两句话间直接扣住他腰间要穴,俨然一副“你不答应我杀了你”的架势,让他不得不答应帝林这看似荒谬无礼的要求。
  他现在几乎可以确定了,帝林应该是知道了这次的刺杀行动。而帝林的应对措施则是直接逼迫他这个幕后推手,以帝林的性格,弄不好的话直接大开杀戒也不是没可能的。而他现在却不敢启动府中严密的保卫措施——毕竟帝林在离他最近的地方,紫川参星绝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冒险。
  至于帝林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紫川参星没工夫去想这个。

  进了办公处,帝林收回挽住紫川参星的手,行礼道:“殿下请恕下官方才无礼,只是下官实在是迫不得已。”
  “哦?”紫川参星刚得了自由就立刻走得离帝林远远的,听到这话,不由冷笑道:“不知监察长大人是有什么逼不得已的事情,竟要摆出这番逼宫的架势?”
  “殿下见谅。”帝林微微一笑,“实在是性命攸关,因而不得不如此。”
  紫川参星的眼皮顿时跳了一下。
  “殿下知道,下官的仇家极多,不久前又忽然得到消息,说是有个与下官有血海深仇的小人正带着大队人马埋伏下官。您也清楚,下官带的那点人手,又哪里抵挡得住那些凶恶狂徒?因此不得不求助于殿下。”说着,帝林叹了口气,“方才在门口,人多眼杂,下官不便多说,多有得罪,望殿下海涵。”
  紫川参星:“……”
  紫川参星发现今天他说不出话的时候越来越多了。但刚刚帝林所说的话中有一点他还是捕捉到了的:帝林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有人给他通风报信。
  这个通风报信的内鬼是谁,他也已经几乎可以锁定了。罗明海是绝不可能的,而那些低级军官事前也不会知道这个计划……那么只有一个人了。
  不久前才升任副统领的林迪红衣旗本。
  林迪是个不甘于居于人下的人,很有才能,而且似乎对斯特林也没那么忠心。这三点正是紫川参星所看重的,也是他选择林迪来执行这个任务的原因之一。但现在看来,情况却正是恰好相反了。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说斯特林在军中的地位。但凡是中央军的人,就少有将士不是斯特林统领的脑残粉——更别说是斯特林直辖的不死营了。而林迪的身份:不死营师团长。
  如果现在紫川参星还不能明白这其中的联系,那他也白活了这些年。林迪作为一枚斯特林的隐藏深度脑残粉,决心以一种异于常人的方式引起偶像的注意,以达到鹤立鸡群的效果。而这种方式则是在这场至关重要的行动中把消息透露给偶像的生死兄弟,从而获得偶像的感激涕零热烈关注。
  反正偶像也准备辞职了,到时候中央军(或者东南军)统领的位置……
  如果林迪此时在这里,紫川参星说不定真会演一出“家族总长手撕林副统领的年度大戏”。

 
 “不过,总长大人若是不介意,不知能否将总统领大人也请过来?”
  “都这个时候了,罗明海想必已经回家准备和家人一起过年了。我们就别打扰他了。”紫川参星心不在焉地敷衍道,脑子里还在转着下一步计划。
  “是么?”帝林睁大了眼睛,仿佛迷惑不解道:“可是罗大人的家人在几年前就尽数罹难了,他此刻应该还在统领处……如以往一般兢兢业业……辛勤工作。”说到这里,他脸上浮现出一份真切的哀伤,并且几乎要为这一不幸的事情流下同情的泪水——好像罗明海这一不幸的遭遇和他半点关系都没有一样。
  紫川参星看了心里一阵恶寒。
  眼看着帝林又开始一边叫着头痛一边以迅雷不急掩耳之速几步上前抓住他的手臂,紫川参星也只好说:“行了,我把他叫过来。”
  “多谢殿下!”帝林立刻变得不能再健康了。
  “来人!”紫川参星咬牙切齿,“去找找罗明海总统领,让他把手上的事情放下,先过来找我。”
  传令官:“是!”
  “还有,罗明海现在可能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你最好叫多点人去大街小巷找找。”
  帝林闻言,不由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是啊。最好是去下官回家的必经之路找,说不定更容易找到呢!”
  紫川参星恍若未闻,只淡淡道:“退下吧。”
  帝林真是佩服紫川参星的厚脸皮(虽然他的脸皮也不比总长殿下的薄),在几乎要撕破脸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泰然自若。不得不说两人都十分适合处理这种情况,尽管都恨不得把对方生吞了,但在等待罗明海到来的这段时间里,他们居然还气氛和谐地讨论起了今天《帝都日报》的娱乐新闻。
【注:①为原著紫川参星原话】
(二哥还是只出现在总长殿下的无限脑补理性分析中……)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