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秋

雄图霸业转头空,三杰必须好结局。

【紫川同人】查无此事(贰)

  通常来说,一个人权势越大,就越容易成为众矢之的。
  如果这个人既不知收敛锋芒,还丝毫不知何为得饶人处且饶人,就更是要被人记恨。
  而帝林此人,不仅占了上述两样,还有第三样让人咬牙切齿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的“爱好”。
  他“热衷”杀人全家。
  当然了,这个所谓的“热衷”并不是说他真的有这种爱好。毕竟帝林虽然是人送外号“修罗王”的冷酷男子,却也绝非喜欢灭人满门的变态。
  他只是在按正常程序发布任务之后,会被属下们忍不住“顺手”做一些连带的清理工作——美其名曰“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但很显然,这种工作的目的并不能完全达成。而这样做的后果,便是给我们的帝林大人带来了数不尽的刺杀(虽然大部分是由于帝林的身份特殊)、雪花般飞舞在监察厅和治部少的投诉报告以及总统领大人数年如一日地对他磨刀霍霍……
  谈到罗明海总统领和帝林作对的缘由,很不幸就是属于我们之前谈到的“灭人满门”这一类了。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纯属巧合,因此帝林有一次想起这件事,还觉得自己挺冤枉的。本来嘛!他虽说是横看竖看都觉得罗明海那张死人脸不顺眼,但也从没有去灭门的想法。这一事故的发生也只是他的手下在执行任务时出现了一些失误——而罗明海却把一切都归罪于他。
  但无论过程如何曲折,结果却是无法改变的了。这也导致了这几年监察厅和统领处势成水火,而总统领和监察厅总长也随时准备着把对方咯嘣咯嘣连骨带肉吃下去(能烤成骨肉相连再吃当然是最好)。

  帝林甚至为罗明海写了一篇悼文,每次开完会回来就看两眼,然后保持着愉悦的心情继续工作。虽说那篇悼文字迹龙飞凤舞难以辨认,但据偶然看到并神奇地看懂了的紫川秀所言:“那绝对是帝林自上学以来写过的最才华横溢也是最情真意切的一篇文章,运用了排比、夸张、比喻、拟物、对偶、顶真等修辞手法,生动形象地展现出了帝林大人对罗明海大人不幸故去这一‘事实’的无限悲伤之情。”
  而紫川秀的下一句话是:“如果不幸‘故去’的罗明海大人能看到这篇文章并且读懂它,我相信他一定会气得活过来。毕竟只要你读上两句,就一定不会看不出来我大哥一定是满面笑容地把它写完的。”
  总而言之帝林招人恨实在是一件非常合理的事情,所以当罗明海接到立刻赶赴总长府的命令时,那种如同火山爆发前一秒的炽烈情感,大概也有许多人能够感同身受。

  

  一旁的林迪副统领虽然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但他还是决定再等一阵子,随机应变。
  于是他在萧瑟的寒风中等了一个钟头左右,然后被一群浩浩荡荡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监察厅骑兵以“非法聚集,行为鬼祟,疑似兵变”这种明明就是扯淡但是没法辩解的理由带回了监察厅。
  像“家族高级军官偕同一大批警察被扔进监察厅”这样的新年礼物,无论是哪里也都是很少见的。
  但这都是后话了。


  那么说回我们的罗明海大人。
  试想一下,当你在等待了数年之后终于有一个能报大仇的机会,而且你也把一切都准备好了。而这个时候有人跑来告诉你,不好意思啊你现在还不能杀他,总长叫你去喝茶呢!
  如果你这时候还没有要活剥了传令官或是生吃了叫你去喝茶的总长的心思,只能说明你远非常人了。
  罗明海显然不是常人。
  他听到消息后,非但没有把他平生所学的所有脏话都骂出来,还一脸平静地表示自己知道了。
  然后一脸平静地上马奔向了总长府,一脸平静地迈进了总长室的大门,甚至一脸平静地对着恭恭敬敬站在一旁的帝林露出了一个平静的微笑。
  帝林差点没被口水呛死。
  其实帝林都准备好了开场白了,结果到了嘴边的招呼被罗明海那一丝透露着狂风暴雨夹杂着心脏碎裂后散发出的腐烂臭味的微笑给硬生生吓回了喉咙管。
  说实在的,就凭罗明海此时此刻的这个微笑,估计也能入选“七八五年年度十大不可思议”了。

  紫川参星显然也被罗明海这种恨不能当场自爆拉着某人同归于尽的笑容镇了一下,但他此刻实在非常能理解罗明海的心情,就没有责怪他,只笑道:“罗明海,工作辛苦了,这时候把你叫来,不介意吧?”
  罗明海立刻收回恨不得长在帝林脸上的杀气腾腾的目光,向总长大人鞠躬道:“为家族服务,并无丝毫辛苦。”
  “那就好,那就好。”总长殿下假笑道:“今天叫你来,是帝林有些话执意要与你我当面说,我这个老头子也好奇得很,便同意了。至于具体是什么话,现在就听他说说吧。”
  “是,大人。”帝林也向总长鞠了一躬,略微转身对罗明海露出了一个真挚的微笑,让人莫名心底发寒。而他接下来的话,则差点让罗明海把隔夜饭都吐到对面那张脸上。

  “罗大人,我想了很久,我们这样一直闹别扭是不对的。因为我们之间的一些小问题,闹得监察厅和统领处关系紧张,还让家族多了很多不必要的损失(你的愚蠢决策自然占了大部分,不愧是和猪一样聪明的人)。我辗转多日,终于决定在今天借着这个大好的机会,当着总长大人的面,与您握手言和。不知总统领大人,意下如何?”
  现在连紫川参星都不得不怀疑帝林确实得了失心疯了。
  罗明海见过很多荒谬的事情,但没有一件能像这样让他觉得自己大概是没睡醒的。何况这种情节对罗明海来说,应该是做梦也不会出现的,当然噩梦除外。
  所以只有两种可能了:要么是帝林在戏弄他,但当着总长的面开这种恶心的“玩笑”,倒也不像是帝林会做的事。那就只能这样解释了:大恶徒帝林有一个酝酿已久的阴谋,让他不惜说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话来掩盖。
  那么,帝林的阴谋究竟是什么呢?


  罗明海在这边强忍恶心飞速思考,帝林这边却还不打算放过他。
  “罗大人难道不记得,当初我们在大叛贼杨明华手下共同卧底的时候,结下了多么深厚的革命情谊。如今闹成这样,真是让人心如刀割、痛彻心扉、心若死水、心……”
  “够了!”听到帝林狗贼还敢提当初卧底的事情,罗明海再也忍不下去,厉声打断了他毫无意义的排比句,“你到底想做什么?”
  帝林立刻收敛了笑容,冷声道:“罗明海,我也不想和你绕关子了。今天请总长殿下把你叫过来,不过是想知会你一件事。”
  “哦?”罗明海怒极反笑,“那鄙人真要好好听听了。”
  “我帝林即便是曾经滥杀无辜,却也都是为了紫川家的千秋基业。不像某人,为了一点私人恩怨,便要毁去家族的栋梁。”
  “你什么意思?”罗明海又惊又怒。
  “我什么意思,某人自己清楚。”帝林也是动了真火,事实上,他恨不得现在就一剑把罗明海捅死。“就凭某人那笨拙得三岁小孩都能看破的暗杀伎俩,都不知道哪个弱智能被这种小孩子的计谋弄死!一旦计划失败,难道某人不知道后果?把我逼反了,某人又有什么好处?唯有死无全尸而已!”
  “死无全尸便罢了,还连累自己的同事和上司,还要毁掉家族百年来辛苦积攒的家底。这种人实在是罪无可赦,活该死在乱刀之下。”
  罗明海顿时神情扭曲,死死地盯着帝林那泛着寒冷剑芒的双眼,眼中喷出能灼烧一切的九幽之火,准备来一场不死不休的眼神厮杀。
  帝林说到这里,转过头去看了紫川参星一眼,发现他脸色变幻不定,似是在剧烈挣扎,又好像是动了杀心。但帝林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这间房中固然是有厉害机关,但他帝林也不是吃素的。今日他就在这里把话说清楚,能打消紫川参星的杀心固然是好,若不能,他也有自信保证今日能够安全地出了这道门。监察厅的人还在外面等他,只要他能顺利出去,谁能奈何得了他?
  “总长殿下。”帝林道,“苍天可鉴:我帝林若对家族不忠,对兄弟不义,必将乱箭穿身,死无藏身之所。只是有些居心叵测的人执意要逼反下官,还请殿下为下官做主!”
  “好了。”紫川参星脸色更加难看,却偏偏不能再说什么来刺激眼前这两个随时能够引爆对方然后抓着对方奔向黄泉的人。“帝林,你的委屈,家族自然了解。没有人怀疑你不忠,至于暗杀,你身为监察厅总长,总是会碰到的。我会让人给你加强防卫,保证你的安全。大过年的,别谈这些血腥的事情,都回去睡觉吧!”
  眼看罗明海和帝林都蠢蠢欲动仿佛要异口同声地表达他们相似而不尽相同的的看法,总长殿下及时地掐灭了他们的念头。“罗明海,你还有事情没处理吧?帝林,林秀佳和帝迪还在等你回家呢。老头子我也要休息了,都回去吧。”

  帝林知道今天这事算是告一段落了,紫川参星这个老狐狸暂时不会动他了,但也绝不会动罗明海。至于这种暂时的和平能持续多久,就不是他能知道的了。但帝林很清楚的是,如果他还想顺利地达到他的目的,接下来的动作一定是越快越好。
  罗明海心里却是暗暗发慌,他了解帝林。帝林是个睚眦必报的人,这次行动尚未开始便宣告了结束,而这一切都似乎被帝林事先知晓了。虽然他不知道帝林是如何办到的,但他很明白,既然已经闹到了这种撕破脸的地步(好像他们以前没有撕破脸似的),帝林就绝不会轻饶了他。那么接下来他的行动就十分重要了,首先他得保护自己的安全。紫川参星是靠不住的了,事情一旦败露,斯特林必然站在帝林那边。一个手握重兵的东南军统领,再加上紫川秀那个可恶的远东军阀头子,怎么想他罗明海都是处境险恶。
  该死!到底是谁泄露了这次计划?他自己当然是不可能的,总长也不会做这种事……难道是林迪?
  是了,林迪那家伙本来就是斯特林的人,说不定就是斯特林安插的内应。怪不得林迪对这件事如此热衷,原来是要保护上司兄弟的安全!亏他还以为林迪是个尽心尽力的好部下……真他妈瞎了狗眼!
  林迪你个杀千刀的混蛋,别让我遇到了!罗明海暗暗咬牙,不把你剁了我不姓罗!


  “是!”
  “遵命!”
  两人同时行礼,先后退出了办公室大门。
  帝林是跟在罗明海身后走出去的,一路上可谓高度集中注意力,防备着随时可能从暗处飞来的弩箭或是飞刀什么的。两人相看两厌,一路无言,不紧不慢地走到大门口,帝林抢先一步跳上他的专属马车,掀开车窗帘子对罗明海道:“罗大人不必送了,我先走一步。另外,祝您新年安康,成功活到明年。”
  说完,帝林放下帘子,不去看罗明海的表情,轻声对候在车旁的哥亚说:“回监察厅。”
  哥亚有些惊讶,却明智地没有多问,只是叫人驱车赶往监察厅。
  等到走出了一段路,帝林才道:“哥亚,你去调集宪兵,到达雅西路大街去,把那些个鬼鬼祟祟的警察捉起来。记住,林迪副统领要活捉,其他的若敢反抗,你知道的。”
  “是!”
  哥亚虽不知道自家大人为何会觉得达雅西路大街会有“鬼鬼祟祟的警察”以及本来应该在家过年的林迪副统领,但他秉持着绝不过问大人决策的原则,坚决地去执行了。
  帝林听着部下远去的脚步声,忽然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
  不是做梦。
  他挑起帘子向外看。
  有晨曦微露,黎明将至。
  还有部下们鲜活的脸。


【作者有话说:这次熬夜码的字,没怎么回看就发了,求各位斧正!】

另外就是下一次更新二哥专场,我等他好久啦!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