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秋

雄图霸业转头空,三杰必须好结局。

【紫川同人】查无此事(叁)

(先说一下这是个过渡章节没啥实质内容……而且下一更要比较久远了大家凑活着看)


  七八六年一月一日凌晨五点左右。
  斯特林在一阵疼痛中醒来。
  这个“疼痛”不只是昨夜宿醉所带来的头痛,甚至还有胸腔与腹部之间被利箭贯穿的剧痛。
  这样说显得很奇怪,因为此时的斯特林正在达克的远征军大营中,而此时的达克大营一片安详,士兵们安静地沉睡着,没有哗变,没有叛乱,什么都没有。
  但斯特林觉得浑身都痛。
  他醒来后第一时间摸了摸自己的腹部,什么都没有,除了几个小时前被部下们灌的酒(大概已经变成尿了)。
  “奇怪……”斯特林一边揉了揉自己的肚子,一边喃喃自语道:“怎么会梦到这种事情?”
  是的,斯特林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他被乱箭穿身,眼前是他的鲜血急喷而出,吴滨倒在他面前。黑夜里漫天风雪,眼前灯火通明。
  他在梦里感觉到了彻骨的疼痛,不仅是身体上的,还有心灵的巨创。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他最后看到的是一面蓝底金色的剑盾交叉图案旗帜。
  监察厅。帝林。
  不可能。
  “不可能的……”斯特林低声道,“不可能是他的。”
  帝林,如何会害他呢?
  胸腹的疼痛很快就消失了,斯特林几乎是在疼痛消失的同时就感觉到了一股尿意,便立刻抛下这个荒诞不经的怪梦,飞快地冲向了厕所。
  神清气爽地从厕所里走出来,斯特林仰头看了看天空,顿时觉得清醒了许多。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斯特林默默检讨自己,难道他在怀疑帝林吗?哼哼,一定是酒喝多了脑子都灌了酒,不然怎么会怀疑大哥?该打该打!


  摇了摇头,斯特林准备去食堂看看有什么吃的。这时天还早,厨师也才刚刚起来,准备做早餐。见到斯特林来,连忙行礼,恭敬道:“大人,不知想吃些什么?”
  “白粥就行,早上清清肠胃。”斯特林笑道,“昨晚睡得好吗?”
  “好极了!对了,祝大人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看着厨子的笑脸,斯特林心情好了不少。在等待厨子把白粥煮好的时间里,他还一路走神想起了远在魔神堡的紫川秀。
  “阿秀,新年快乐啊!”远征军统领大人微笑着向空气说,仿佛他的阿秀小弟就在眼前似的。
  “嗯。大哥新年快乐!”斯特林又补了一句,随即觉得自己要祝贺的人太多了,大概只能当面说了。然后他又悄悄地在心里补了一句:“卡丹,你也要快乐!”
  幸好此时没什么人来食堂,不然统领大人对着空气微笑着自言自语仿佛魔怔的情景就要被看到了。


  过了一会儿,回过神来的斯特林看着厨子满面笑容地给他多加了个肉包子,也回了个笑脸,开始大口吃起来。肉包子真香,和平真好!斯特林心满意足地想着,回去就辞职,把面包店开起。反正启动资金也够了,虽然李清可能会反对,但是他都累了这么久了,总要休息的。到时候好言好语地对李清解释,李清会谅解他的。
  不知道面包店开了后,会不会有人来吃?他斯特林好久没烤过面包了,烤糊了可拿不出手。也许李清可以教他?
  如果紫川秀或者帝林在此,肯定会嘲笑他:“前中央军统领烤的面包,那就算是一坨狗屎也肯定有人争着来吃的。明星效应嘛!”
  正在进一步思考着管理面包店事宜的斯特林却没有想到,今天注定不会是安稳的一天。


  一个小时后,他面对着火急火燎跑来军营里找他的吴滨红衣旗本,心里咯噔了一下。
  “吴红衣,不知有什么事情,这样急着来找我?不如先喝口茶,你也辛苦了。”
  “谢大人!”吴滨向斯特林行礼道,“下官鲁莽,打扰大人了。厅里实在有紧急差事,一定要来报告大人,还请大人包涵。”
  斯特林隐隐觉得这个对话有些熟悉,但他没多想,只是笑笑:“什么紧急差事呢?是不是我们军中有什么重大违纪,竟然惊动了厅里?或者我们这里藏有哪个重案要犯?远征军有十几万人,良莠不齐,作奸犯科的事……”①
  说到这里,斯特林的心里又咯噔了一下。
  这话真是熟悉啊……好像在哪里说过一样。
  他话没说完就停了,吴滨却也没计较,低声道:“若只是那些小事,下官也不至于这么大早来惊动大人您了。只是这事,着实让我们摸不着头脑。”②
  感觉更加熟悉了……斯特林死死盯着吴滨,仿佛下一刻他就会从怀里掏出一张信签纸。
  然后吴滨顶着斯特林复杂的眼神掏出了一张薄薄的信签纸。
  斯特林:“……是不是十万火急的信?”
  吴滨:“正是!厅里紧急来函,大人您……”
  斯特林没等他说完就接过了信笺纸,上面是帝林的字迹,只有一句话:“情美丽况无限十费力万忘机火玩应急名爵速冷静来议论救里面我!”
  斯特林几秒钟后就明白了意思:情况十万火急,速来救我!
  这是帝林的求救信!
  斯特林也顾不上那种熟悉得让人心悸的感觉了,大哥有事,还管得了那么多吗?将手中的信笺捏成一团,斯特林冲屋外喊道:“叫卫队集合!备马!准备马上出发!”
  “是!大人!”
  屋外传来集合的口令声,战马的嘶鸣声,吴滨颇有些不安地看着正襟危坐的斯特林,又看着门外在清晨阳光下急速跑动士兵,那种不安就持续被放大了。
  过了一阵,斯特林的卫队集合好了。斯特林站起来,大步往外走。但在出门的时候,他定住了。他的心跳的很快,很久都没有跳得这么快了。那种不祥的,昭示着死亡的预感通过一阵心悸传遍全身。
  他捂住胸口,好像弩箭已经穿胸而过。

  ——不要去!不要去!
  这样的念头忽然出现在脑海里,并且挥之不去。
  “不行的。”斯特林咬着牙对抗莫名其妙出现的意志,“我不能不去,大哥会出事的。我不能……我不能让他一个人面对,什么都好。”
  ——他不会有事,但你会被他杀死。
  不会的。
  ——他要叛乱,只有你能阻止。不要去,你还有机会活下来。
  你说谎!
  ——我没有说谎!你做过被监察厅宪兵杀死的梦,是吗?那是真的!如果你要去救他,下场就是那样!
  我凭什么信你?
  ——因为我就是你,斯特林。我选择了夤夜前去救他,我的大哥,但他选择了叛乱,他选择让他的部下来杀我。或者说他没有想过杀我,但是别无选择。你如果执意要去,也只有与他反目而已,也许会将性命也交代在那里。即便如此,你还是要去吗?
  “我要去。”斯特林的声音低得让人难以听清,但是一如既往地坚定。“我没有亲眼见到,绝不会相信。我大哥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我们有过命的交情,他不会害我。如果他真要造反,我一定会亲手帮他纠正这个错误。”
  在所不惜。

  “卫队全员,现在前往帝都。出发!”
  此时大雪初晴,斯特林翻身上马,带着他两百余人的卫队,奔出了达克城的大门。
  在前方等待他们的,是斯特林上一世的葬身之地。
  望都陵。
  【注:①②基本为原著中的话,有细微改动。】

  (感觉二哥有点OOC是我的错觉吗……求指点求斧正求修改意见!)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