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秋

雄图霸业转头空,三杰必须好结局。

【紫川同人】查无此事(伍)

 远东惊变

  远东大地,一个各种族混居的地方。它处在魔族领地和人类领域之间,是一个夹心地带。

  两百多年前,紫川云把大军开入远东,将它划入了紫川家的领地。两百多年后,这片大地因一个叫雷洪的人类叛徒而陷入了连年的战乱。

  一次又一次的战争让这片大地满目疮痍,但在乱世之中,有光明应运而生。身为光明王一统远东的紫川秀,就这样载入了远东漫长的历史。

  远东统领、极东统领、光明王、魔神皇、……难以想象一个人居然有这么多说出来都能把人吓死的身份。

  魔神皇的名头没给紫川秀带来什么好处,除了魔神堡里那大批的金银,再没什么能抚慰紫川秀受伤的心灵了。魔族内部诸多事项搞得他焦头烂额不说,斯特林和帝林也是为他操碎了心。尤其是斯特林,愁得头发都多白了三分之一,还坚持不懈地每隔几天就写封信去问候紫川秀的身体健康情况,顺便捎上最新的时政消息。

  然而他在“西巡”到佛格罗兹比亚城后,还没呆多久,一封来自帝都的加急快报就打破了他的“平静”生活,还打乱了他之后的一系列计划。

  《神典》上是这样记载这件事的:“神历3124年,一月一日,有急报自瓦伦来,皇阅之,即召众部会议。下午一时,班师向瓦伦。”

  《光明王纪要》上对这一事件做了如下记载:“七八六年一月三日,王率大军十五万至瓦伦关,自称‘参加新任总长即位大典’,当日即入瓦伦,往帝都而去。时总长紫川参星疑王有叛逆之心,即令远征军统帅斯特林领军相迎。”

 

  一月一日上午十点三十五分,距离紫川秀大张旗鼓的“回归”还有两天。

  斯特林带着卫队先回了自己家,他准备把卫队都留在家里,像往常那样去见总长。巧的是,李清正好回家找文件,便叫住安置好卫队正要往外走的斯特林,问道:“怎么今天回来了?是有什么急事么?”

  斯特林原本眉头紧锁,见着李清,便松了眉头笑了笑。“是有件急事,等我办好了,回来同你慢慢说。”

  李清不想耽误他办事,便道:“那你快去吧!我可不误你大事。”

  斯特林却没有立刻转身离去,而是上前两步,试探性地张开双臂,将李清虚拢在自己的怀抱中,又慢慢收紧手臂,给了她一个真正的拥抱。“清,你是个好女人。能娶到你,是我斯特林的福气。”斯特林的声音清得像是随时会飘散在空中,“等我退休了,我们开一家面包店,好不好?”

  李清有些受宠若惊——上一次拥抱,是什么时候了?太久了,记不清了。记忆中的斯特林,是刚硬的,也没什么情趣。似乎把一切都献给了事业,平日里相敬如宾,柔情与温馨少之又少。今天斯特林不知被触着了哪根神经,突然主动抱了她,还说了这些温柔的情话——如果这也能算情话的话。幸福来得太突然,李清一时之间有些懵了。

  她还没来得及品味这几句话的意思,斯特林就放开了她。像往日一般,退到门口向她挥了挥手,笑道:“清,我走了。”

  李清下意识应了一句“好”,呆呆地站在原地,一时连自己要拿什么都忘了。

  斯特林转身出门,登上马车,再没回头看一眼。

 

  紫川秀此时正坐在临时会议室里,听着部下们轮番对他进行规劝。

  “大人,帝林所言即便为真,您也不该带着队伍这样大阵仗地回去。特别是在这个节骨眼带兵回去,会被当成什么?”明羽苦口婆心地劝道:“就算大人您是一心为国,但家族高层可不会这么想,他们只会当您是叛逆。”

  “是啊!殿下,现在的远东,不适合再与人类开战了。”布兰也难得这样反对他,“还请三思啊!殿下!”

  紫川秀听着耳边叨叨叨,心里烦躁得很。于是他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

  “那你们要我如何?待在这儿隔岸观火,等他们斗得两败俱伤,看看能不能捞到什么好处。或者等着帝林兵变,再联合远征军起兵勤王,说不准还能乘乱接管紫川家?”紫川秀冷冷道。

  整个会议室陷入了一片尴尬的沉默之中,紫川秀的话或多或少说中了他们的心思。

  紫川秀环顾一圈,正色道:“如今家族中小人当道,罗明海不顾大局,因一己之私谋害监察总长帝林,意图破坏当前这大好的和平局面。吾等皆是家族忠臣,岂能作壁上观?”

  见属下们皆是一副不为所动甚至心中说不定还有些鄙夷的样子,紫川秀也知道这些冠冕堂皇的话骗不了他们。于是换了个角度继续道:“诸位细想一下,为何在如今局面下,远东仍能与家族和平共处?”

  这句话俨然是将远东与家族分离开来了,明羽听了,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他跟随紫川秀日久,对紫川秀的了解是在场的人都不能比的。现下白川去了林家,罗杰又太过耿直,不懂这些勾心斗角。也就只有他能明白几分大人的心思了。他思忖着大人就是想带兵回去救援帝林,这才弯弯绕绕地拿远东当借口。但这话他就是知道,也是绝不能说出来的。

  “因为我们够强。”布兰接口道。

  “是他们怕了殿下。”德昆得意洋洋,“殿下当了魔族皇帝,紫川家那些家伙怎么敢和殿下作对?”

  在场的“紫川家那些家伙”立刻对德昆怒目而视。

 

  一阵议论之后,紫川秀注意到明羽始终没有开口说话,便慈祥地问道:“明羽,你有什么想法?”

  “回大人:下官认为,虽然我们远东军本身实力强横,但经过与魔族的数次会战,也有一定程度的损伤,不复当年辉煌。家族现在还有远征军、监察厅宪兵团和中央军等强力军团,不存在说无力对我们出兵这种情况。如今封大人为极东统领,依下官看来,不过是权宜之计。但有现在这般和平局面,其中斯特林统领和帝监察长也起了极大的作用。”

  “哦?你继续说。”紫川秀脸上终于有些笑容了。

  明羽心下一定,继续道:“帝林大人和斯特林大人与大人您情同手足,先前大人称帝时,斯特林统领赶回来与大人一番长谈,回去之后为大人说了不少好话,让中央暂时打消了对远东出兵的念头。而封大人为极东统领,也是帝监察长的建议。这样说来,远东如今能有如此地位,也有他们二位的一份功劳。罗明海在大局尚未稳定之时,对帝监察长下此毒手,名义上是报他一己之仇,实际上不然。”

  紫川秀点了点头,轻笑道:“那实际上是为了什么呢?”

  “是为了拔出我们远东的根基!”明羽一本正经的样子让紫川秀暗自笑破了肚皮。“大人,我们远东在中央的人,能说得上话并且绝对靠得住的,也就只有斯特林和帝林两位大人。罗明海在局势未稳定的时候对帝林大人下手,一旦成功,监察厅就会倒戈来对付我们远东。斯特林统领虽然倾向大人,却更加忠心于家族——所以一旦帝林倒台,等于整个中央都会站在我们的对立面。可以说,帝林一人之安危,身系远东与家族之间的和平啊!”

  “再者,我们要从林家引进工厂、先进技术与各种专家,是一定要经过紫川家的领地的,若紫川家与我们开战,封锁了物资运输线,我们还发展的起来吗?”

  明羽一番半真半假但逻辑上却似乎没什么漏洞的话说下来,众人都为其折服,纷纷请求光明殿下:“殿下,我们还是带兵回去吧!”

  “是啊!大人,让他们看看我们远东军的厉害,把帝林大人保下来!”

  如此这般。

  当然,这么多人也不都是傻的,也有好些没被明羽那神奇的逻辑带到沟里去的。但他们都是聪明人,眼看着光明殿下心意已决,又哪里会去撞他的枪口呢?也就只好装傻附和了。

  “可是还有一个问题,大人。”新军第四镇司令梅罗忽然举手。

  “你说。”

  “我们不能就这么回去吧?总得有个名头不是?”

  “这个简单。”紫川秀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让跟随他的老人们一下子回到了那段跟着大人坑蒙拐骗的时光。“听说现任总长要退位了,我们现在回去,不是正好赶上宁殿下登基大典吗?”

  虽然不知道秀川大人是如何得知总长即将退位这种本该是秘密的消息的,但这时候提出质疑就未免太过不识时务了。于是大家都表示了“大人说得好”“这真是个极好的名头”等等。

  明羽暗忖:“以宁小姐对大人的情意,她登基后,受益最大的还不是大人?到时候说不定能混个摄政亲王来当当。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那么,去集结队伍吧!”紫川秀拍了下手,把各怀鬼胎的部下们惊醒,“下午一点准时出发。”

  “遵命!”

  “谨遵殿下号令!”

  ……


(这一章也是过渡章……希望不是太水。)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