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秋

沉迷挖坑中。
脑洞奇大文笔无力各位慎入。
这个号基本上是紫川相关,其他的可能以后会写。
经常什么都往上发。
很喜欢删除博客。

【紫川同人】查无此事(拾)

      拾 大局已定

  一月七日上午十二点三十六分。

  帝林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帝迪满屋子乱跑。 

  这两天他可忙得很,拿各种名目签了几十张逮捕令(感谢紫川秀,他给了帝林一张被马家贿赂过的名单),效果立竿见影,这两天他的访客翻了一番。在帝林的或暗示或恫吓下,本就心里有鬼的高官们都表示了对监察长大人的忠心耿耿,直接表示“待秀川大人大军一到,吾等必全力配合”的蠢蛋也不是没有。当然,帝林都以“我等臣子应忠于家族,此等话莫再提起”这种一听就假的不行的话堵了回去。

  至于监察长大人的真正意思……大伙儿都懂的。

  这会儿刚送走几位客人,帝林靠在椅背上思考着接下来的行动。这时有两个声音同时响了起来,或者说,有两件事同时发生了。

  “夫君,开饭了。”

  ——这是让人心旷神怡的事情。

  “大人,宁殿下来了。”

  ——这是足以让一般人惊慌失措的事情。

  帝林显然不是常人。

  他一面应着“老婆你等我一下”,一面起身向门外走去。

  虽说心里很奇怪紫川宁怎么会在这时候来自己家,但帝林仍是不动声色地开门招呼道:“殿下光临寒舍,下官……”

  话还没说完,便见门两边的宪兵尴尬地肃立着,手里的检查仪器都使劲往身后藏,脸上的表情是高度一致的“不要看我,我不存在”。紫川宁婷婷袅袅地站在中间,一笑冰雪也消融。

  “可要搜一搜我的身再进去?”

  帝林就是立刻变成傻子,那也该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殿下莫取笑了,我这几个不长眼的部下得罪了殿下,自是该死。你们几个,现在去领二十板子,降为小旗武士。”

  “这倒不必,他们也未得罪我什么。”紫川宁摇摇头,阻止了帝林。“不请我进去吗?帝林大人。”

  “下官疏忽了,殿下请进。”

  紫川宁进门时,林秀佳正好把菜端出来。见着紫川宁进来,林秀佳甚是诧异:“宁小姐怎么来了?快请坐。”

  看了看表情莫测的帝林,林秀佳放下手里的糖醋排骨,补了一句:“小姐可用过午饭了吗?正好我们要开饭了,若是小姐还没吃饭,不如一起吃吧。”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紫川宁含笑应道,“今天正好尝尝帝夫人的手艺。先前阿秀哥哥一直对我夸夫人的菜来着,只是没机会吃到。”

  林秀佳登时喜笑颜开,拉着紫川宁坐下开始家长里短,甚是亲热的样子。帝林一边暗叹果然女人和女人好起来只需一句话,一边逮住了挥舞着玩具剑还没玩够的帝迪。

  紫川宁绝口不提此行的目的,只是微笑着同林秀佳谈话,时不时还说几个笑话。帝林配合着笑了几声,心中暗自揣度紫川宁的用意。这个时间来拜访他,总不会只是为了吃一餐饭,交流交流感情吧?

  还是说,这几天他抓的人太多,紫川宁要来敲打敲打?

  帝林向来是有耐心的,紫川宁不说,他也不会急着问,尤其是在吃饭的时候。他慢慢地品味着佳肴,时不时制止帝迪预备从椅子上跳下去的行为——除此之外,这顿饭还算得上是不错。

  饭毕,紫川宁终于表露出了要与帝林商议事情的意思。林秀佳向来识趣,便抱了帝迪回卧房待着,把其他地方都让给他们。


  帝林随着紫川宁走到花园,望着寒风中摇摆的光秃秃的树枝,紫川宁脸上的笑意消失不见。

  “帝林大人,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殿下这话,下官不甚明白。”

   紫川宁转身正对着帝林,微微仰头直视着帝林的双眼,轻声道:“你很明白。这两天你一共抓了八十六位官员,皆是各个机关的实权人物。方才我才见到有几架马车从你家出去,想必你也拉拢了不少人。我不太明白,若是想谋逆,何不在罗明海刺杀失败当晚就起兵?那时帝都空虚,谁也奈何不得你。何必拐弯抹角做这些事呢?若是要掩人耳目,你连我都骗不了,还能骗到我叔叔吗?”

  “下官本来也没想过掩人耳目。”帝林笑道。“我并无谋逆的意思,只是要自保——这听起来很好笑,殿下大约是不会相信的。但这是实情,若有人要杀你,你当然也会想把那人杀了。不是因为喜欢杀人,而是不想自己再受到生命威胁。自然,我并没有要杀害总长殿下的意思——我不敢,也不能。我只是衷心希望总长能换个人来当,而宁殿下您,本就是当仁不让的第一继承人。事实上,您早该继位了。”

  “若叔叔不肯退位呢?”

  “那就要看您了。您的意愿是关键,只要您愿意,下官可以为您清出一片康庄大道。”

  “然后呢?是废了我,自立为帝,还是扶我做傀儡,当个摄政王?”

  帝林也摇了下头,失笑道:“有斯特林和紫川秀在,我永远不会这样做。”

  “那他们不在了呢?”

  “以后的事情,我们谁又知道?”帝林坦诚到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只是殿下,您的决定关系到此时紫川秀与斯特林的生死。您不即位,他们随时会打起来,战场上你死我活,便不是下官可以控制的了。”

  紫川宁定定地看着他,忽然冷笑:“他们打不起来的,帝林大人。”

  “您又是怎么确定的呢?”帝林面色微讶,“难道您认为斯特林在大是大非面前,还会顾念兄弟情分吗?”

  “连你这种人都会顾念手足之情,何况是他?这是其一,其二,阿秀哥哥出现在瓦伦的那封急报是假的,是吗?”

  “哦?”

  “别把人当傻子。”紫川宁有些烦躁,“别人都以为阿秀哥哥有心谋逆,早就发动了军队,这才能如此迅速地反应。但我知道,我们都知道,他不是这种人。他确实是在你出事后才往回赶的。两天就从魔族领地赶回来,他哪来这个本事?”

  “既然殿下知道,那事情暴露的后果,下官也就不必多说了。”

  “你在威胁我?”

  说的是问句,语气确是陈述句。

  “一个急红了眼的赌徒,是什么都敢拿来当赌注的。”帝林喟叹,“下官的所有都已经压上,地位、性命、兄弟、妻儿,但凡有的,都压上了。下官不求殿下谅解,只是有两句话,请殿下务必一听。”

  “请说。”

  “我败了,紫川秀也绝没有好果子吃。即便保得性命,今生今世也再难踏入紫川氏的领地。其后果如何,还请殿下自行斟酌。”

  紫川宁眼瞳一缩,顿时怒气填满了胸腔。可是她清楚,帝林说的话都是真的,即便有夸大的成分,也绝不会太多。

  是的,不论是作为家族未来的继承人,还是紫川秀昔日的情人,紫川宁都必须相信帝林。紫川秀、帝林和斯特林,无论任何一方死去,都是家族巨大的损失。更何况,更何况……紫川宁心痛地想着,若此生再见不到阿秀哥哥,这是多么难以忍受的事情。就算是只为了这个,她也得相信帝林,答应帝林的。

  紫川宁转身向花园深处走了几步,深呼吸着平复自己的心情。冰冷的空气灌满了她的肺部,让她渐渐冷静下来。

  望着遥远的东方,家族未来的总长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真是够狠,不过这才是你帝林的风格。”说到这里,她忽然提高了音调,“我便应你一次,若你敢背叛我。”

  紫川宁再次转身,目光如炬,死死盯着帝林的双眼。

  “我一定叫你后悔。”

  帝林朝她略微躬身。

  “殿下英明,下官不敢有所负。”

 

  据紫川家官方史书记载:“一月八日,紫川宁与时任总长的紫川参星彻夜长谈。翌日,总长在元老会宣布退位。同日,尚未正式即位的紫川宁发出手令,召远征军统帅斯特林与远东统领紫川秀同回帝都,参加总长即位大典。”

 


评论(4)
热度(14)

© 安泽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