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秋

沉迷挖坑中。
脑洞奇大文笔无力各位慎入。
这个号基本上是紫川相关,其他的可能以后会写。
经常什么都往上发。
很喜欢删除博客。

【紫川同人】梦桃源

食用注意事项:

1.此篇是《查无此事》番外,但可以独立食用。

2.同人的紫川秀一律称作“林河”。

3.左加明世界有私设。

4、这是元旦贺礼,各位食用愉快,不准骂我。


【1】

  林河是左加明的徒弟,也可能是左加明在世上唯一的传人。

  左加明喜欢钓鱼,林河喜欢烤鱼。左加明钓鱼的时候林河就在旁边准备烤架和柴堆,师徒两人相得益彰。

  一天,在年幼的林河等师父把鱼钓上来的时候,听见师父问他:

  “林河,你相信有另一个世界吗?”

  林河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很聪明地反问道:“你相信吗?”

  “我去过。”

  “那里也有我吗?”

  “没有。”左加明摇头,“但有我终身求而不得的东西。”

  “什么?”林河顿时起了好奇心,“比如说呢?”

  “比如说,陛下仍在,林枫未死,凤曦还是天真可爱的小姑娘。”

  “他们是谁?”

  “这你不必知道。”左加明苦笑。

  “反正都死光了。”


【2】{原著世界}

  林河与他的两个兄长性格迥异,但有一点惊人地一致。

  他们都是无神论者。

  但在七九四年元旦过后不久醒来的林河,终于相信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超自然现象。

  他的脑子里被灌入了另一段记忆。

  与他的记忆十分相似,却又完全不同。

  在这段记忆里,他,林河,紫川家现任总长兼任魔神皇。王后是西北战神流风霜。在位期间,他一统魔族、远东、紫川家,联合了流风家最强的势力,甚至威逼林家解除了武装——大陆统一,指日可待。

  此等功绩,大概是前无古人。

  可林河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在这段记忆里,他这个位置是用他几万远东军的命、几万监察厅宪兵的尸体堆出来的。在尸体堆的最上方,是他大哥帝林。

  正如帝林谋逆时,脚下踩着斯特林一样。

  不该是这样的。

  林河心说不该是这样的。

  如果登上总长之位的代价是失去两位兄长,那他宁可一辈子留在远东陪半兽人啃窝窝头。或者当个街头小流氓,像十年前那样,同兄长们去吃霸王餐,看美女,也不知比这好了多少倍。

  光明王、血眼皇……谁稀罕?

  林河想,这大概是一场噩梦。

  等到梦醒了,他仍旧会看见帝林和斯特林。到了那时,他一定要把他们俩都揍一顿。谁叫他们两个坏东西让他林河在梦里也难受得死去活来——实在该罚!

  

  在床上坐了半天一动不动的林河成功地让王后也醒了。流风霜起身问他是不是又做了噩梦,语气平淡得像是在问你吃了没。林河想了想说是啊我还活在梦里呢。

  流风霜下床给他倒了杯水。水已经凉了,冰凉的液体从喉管一直滑到胃里,凉得彻底。

  “阿雨。”林河站起来把衣服套上,轻声道,“我想去见大哥二哥。”

  “现在吗?可你三个小时后还有统领处的会议。”

  “让人帮我取消吧。”

  “好。”流风霜理解地看了他一眼,嘱咐道:“天冷,多穿件衣服。”

  林河点头,取下挂在衣架上的大衣披上,又系上流风霜递来的围巾,举步走出房门。

  现在是凌晨五点,守卫已换过两班。刚换了班的卫兵见着林河,连忙上前问候。知道林河要出去,刚准备叫马车来,林河摆手止住他。

  “不必,我只随意走走。”

  走出大门,踏着脚下融了一些的冰渣子,林河心想这雪应该下完了。融雪时比下雪时更冷些,林河感到了一阵寒意。

  行人很少,而且大多都缩着脖子低头赶路,基本没人注意到年轻的总长殿下。总长裹紧大衣,加快脚步向圣灵殿的方向走去。


  圣灵殿。

  守卫恭敬地迎了林河进去,那种习以为常的样子让林河不由怀疑自己常常在这个时间过来。

  林河一步一步地踏着阶梯向上走,感觉像踏着无数人的白骨。

  向着那个殿堂。

  或者说是那个巨大无比的墓室。

  一路向里走去。紫川云、紫川星、云山河、哥应星……这些人在世时,都是威震四方、叱咤风云的英雄豪杰,而如今就只有一座座白玉碑留存,供后人瞻仰。

  林河终于走到了他想见到的碑前。

  一黑一白。

  武安君帝林。忠勇公斯特林。

  “好久不见,虽然我们昨天才见过面。”林河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地说。“你说,怎么一觉醒来,你们就在圣灵殿了呢?”

  “是不是做了什么缺德事?是了,大哥你是够缺德的。但斯特林你呢?你看着老实,是不是也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不知道?”

  “怎么不说话了?心虚?”

  斯特林·幽灵·左那差点一脚踹上去。

  是的,林河看不见他,也看不见满室的英灵。

  所以他既不知道自己的二哥就在他前面飘着,也不知道他最崇敬的哥应星正在他不远处用慈祥的目光看着他。至于一众寂寞得不知如何排遣的英雄们,也纷纷围了过来准备听八卦。

  “好吧。我知道你们说不了话,但总能显个灵吧?要不这样,要是这是个梦,这香炉就不会动。要是这是现实,这香炉就会跳舞。”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云山河不顾哥应星谴责的目光,兴致勃勃地过来帮斯特林踢香炉。

  看着左右摇摆的香炉,为自己的聪明机智而得意洋洋的总长殿下的笑容加载失败,并陷入了对这个世界的深深怀疑之中。

  “至于吗你们……”

  林河叹了口气。

  “小时候左加明王那个老鬼问我信不信有另一个世界。他说那个世界有很多他求而不得的东西,怎么想,也该是很美好的吧?可为什么到了我这里,就变得这么惨烈呢?”

  “还是说,我以为属于我的那个世界,才真的是一场梦?”


【3】{同人世界①}

  紫川秀趴在冰凉刺骨的窗台上,看着眼前的人专注地揉面。

  “今天又来抢劫?”斯特林看都不看他一眼,嘟嘟囔囔道:“一边说我的面包做得差,一边还死皮赖脸要来白吃白喝。话说回来了,秀川大人吃了我这么多东西,也不赞助一点启动资金?”

  “要开面包店啊?”紫川秀笑道,“嫂子同意吗?”

  “不太同意。”说起这个斯特林就丧气,停下手叹了好长一口气。“清说宁殿下还需要我扶持,怎么能撒手不管?我也不知道拿什么来说服她。”

  “你加油。”紫川秀笑个不停,“再过两年就好了,那时候阿宁就完全能让你放手了。”

  “说的也是。”斯特林打起精神,又开始忙活。


  紫川秀现在还有些恍惚。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好的事?大哥没死,二哥也没死,还准备像多年前说的那样开一家面包店。紫川宁当了总长,紫川参星去了旅行养老,罗明海不知所踪(太好了,紫川秀一点也不想再见到那张死人脸)……

  老天爷,这不是一场梦吧?

  “斯特林。”

  “嗯?”

  “你能不能打我一巴掌?”

  斯特林:“你今天怎么了?”

  说着一扬手,纷纷扬扬洒了紫川秀一头一脸的面粉。

  倒像是再白了一次头。

  紫川秀“咳咳咳咳”地咳了半天,抹了把脸,感慨万分:“感觉像是在做梦,说不定我下一刻就回到远东军校了。”

  “哟哟哟,开始怀念往事了是吧?还是说你在暗示什么?”斯特林想了想,笑道:“是不是想念金台大酒店了?我就知道你是想去大哥家蹭饭吃,这样好了,我下午带你去,让嫂子给你做金台招牌菜。”

  “那敢情好,我好久不见秀佳嫂子,还挺想念的。”

  “喂喂喂你昨天才见过。”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这话别让霜弟妹听见了,当心回去跪搓衣板。”

  紫川秀神神秘秘地从窗台那里探身过去,勾勾小指头。“过来。”

  斯特林凑过去,听见紫川秀说:“我把家里的搓衣板都卖了。”

  斯特林马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吸进去好大一口面粉。

  “咳咳咳咳你……故意的……咳咳咳咳”

  紫川秀幸灾乐祸地笑着,脑海中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林秀佳悲哀的笑容。


  “陛下好意,我心领了。只是,若陛下仍念着当初与先夫的情谊,就请莫要再来干涉我们的生活了。”

  “对不起……嫂子……我……”

  美丽的妇人直摇头,泪水仍是忍不住一连串地落下来。

  “不怪你,不怪你。”她断断续续地说道:“你没有错……我和帝林,都不怪你……但是,我真的……”

  “我真的……阿秀陛下,不要再来见我了。”

  “求你,别来了。”

  女人压抑的哭声中,权倾天下的光明皇落荒而逃


  “话说回来了,秀佳嫂子最近怎么样了?”

  “你毛病多,昨天才见过好吗!再说了,等会儿看见不就知道了?”

  “是是是,是小弟太多嘴了。”

  可就是忍不住要问啊,真是没办法。

  谁叫我失去了你们呢?

  转头望着满地的银白,紫川秀忽然想起多少年前他也是在这种环境里将刀刺入帝林的胸膛。大哥的血顺着他的洗月刀一滴一滴落到雪地上,晕出一片刺目的红。

  他多希望那只是一场噩梦。

  可他知道不是。


【4】{同人世界②}

  五一二年。远京。

  左加明在树下醒来时,发现林枫正蹑手蹑脚地把大衣往他身上盖。

  “我不冷。”左加明说。

  林枫在他旁边坐下,咧嘴笑着,颇有些少年的顽劣样子。“殿下虽是武道通玄,却也要爱护身体。到时或有微恙,便不能抱着凤曦公主到处走了。”

  左加明隐约记起自己很喜欢这位小公主,于是他没吭声,把大衣往上拉了拉。

  “陛下何在?”左加明转移话题。

  “魔族入侵,陛下与将军们在商讨退敌事宜。”

  “你为何不去?”

  林枫的脸色黯淡下去,勉强笑道:“若是可以,我也想去的。”

  左加明又想起林枫其实一直不受林坚毅的信任,纵然是天生将星,也难有用武之地。想到这里,左加明把大衣扯下来塞进林枫怀里,起身向议事厅走去。

  “殿下去做什么?”

  “我找陛下。”

  “没用的。”林枫涩声道。

  “我说有用就有用。”

  这时远处传来林凤曦的声音:“林枫哥哥,你在哪里啊?”

  林枫只好抱着衣服连声应着跑去,再没心思管随心所欲的明王殿下。


【5】{同人世界①}

  紫川秀见到帝林时,使了浑身解数也才让自己堪堪没有哭出来。帝林看着他那要哭不哭的样子,感觉自己收到了巨大惊吓。

  “你这是……被人敲了几百万的竹杠呢?还是刚跪完搓衣板还没缓过神来?”

  最后帝林想到了一个最合理的解释。

  “斯特林,你是不是又把芥末当成奶油给他掺到面包里了?”

  斯特林:“少血口喷人!他是被你的凶恶面貌给吓得!”

  帝林“呵呵”冷笑:“我凶恶?那你斯特林可真是能止小儿夜啼。”

  紫川秀立刻表明立场,帮腔道:“就是!你怎么能说大哥凶恶呢?难道那154个给大哥送情书的男人和那个女同性恋都瞎了不成……”

  帝林一脚把他踹到门边。

  林秀佳在一旁笑得花枝乱颤。

  “多大人了?”十三岁的帝迪表达了他的鄙视,“比我都幼稚。”

  林秀佳笑得更厉害了。

  帝林黑着脸把儿子提回书房,回身沉痛地自我检讨:“养不教,我之过。”

  紫川秀笑得打跌,才挣扎着说了句“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就被斯特林拎着衣领到一旁去面壁思过以平息大哥怒火。

  笑闹一番,紫川秀就闹着要林秀佳做菜吃。林秀佳应下来,往厨房走去时不出所料地听见紫川秀和斯特林在她身后争相报着菜名,然后被帝林一手一个脸朝下摁在了桌上。


  饭桌上,紫川秀一直在夸林秀佳手艺好,又夸帝迪聪慧可爱,甚至还夸了帝林……太殷勤了。

  帝林心想这不对劲。

  阿秀太热切了。热切到让他觉得不安。

  就好像这一切对于紫川秀来说只是个美梦,如果不好好珍惜,下一刻就会彻底消失不见。

  还有阿秀看他的眼神。

  就像看着亡者。

  太不对劲了。

  帝林心中隐隐有了个很荒谬但偏生最合理的猜想……

  饭后照例去花园里散步,帝林让帝迪回去写作业,林秀佳也去陪着。又不负责任地把斯特林踹到一边,揽着紫川秀哥两好的样子晃去花园一个角落。

  等到看不见人了,帝林才把手从紫川秀肩上拿下来。

  “阿秀,你今天是怎么了?”

  “哈?”

  帝林用他那双幽深的眼紧盯着紫川秀,让他感觉自己一下子被看透了。

  “你今天太热情了。”

  “不好吗?”

  帝林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问道:“你说,这天底下有没有两个帝林?”

  “也许有。”紫川秀心中一紧,含糊应道。

  “没有。”帝林摇头,“这个世界只有一个帝林,也只能有一个紫川秀。”

  “……”

  “阿秀。”帝林盯着紫川秀的眼睛,终于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哪怕他是多么不愿去证实它。“帝都一别,近来无恙?”

  “我很好。”

  帝林的心像是被刀狠狠地刺穿了。

  他以为他改变了历史,他以为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他以为他殚精竭虑换来的是一个美满幸福的生活,而他过去的罪都可以一笔勾销。

  可是他没有。

  一切都发生过了,眼前的紫川秀就是最好的证明。

  帝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别开脸,淡淡地问道:“秀佳和帝迪怎么样了?”

  “还好。”紫川秀说,“我一直有派人保护他们。”

  “多谢。”

  “你我之间。”紫川秀苦笑,“何必言谢。”

  一阵足够逼死人的沉默。

  紫川秀跺了跺脚,企图让自己暖和一些。“你是怎么认出来的?”

  “眼神。”帝林把脸扭回来,“这里的阿秀,没有那样的眼神。”

  笑意底下是最深的消极与倦怠,这里的紫川秀,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

  紫川秀抿了抿嘴,道:“你方才说,这个世界只能有一个紫川秀。也就是说,这个世界的紫川秀……”

  “在我们的世界。”

  紫川秀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咕哝道:“太不公平了。”

  “不错。”帝林说。

  他们都清楚,这样对那个紫川秀来说,未免太不公平。

  “可我不想回去了。”紫川秀低声说,他低下头,像是做了天大的错事。

  “大哥,我真的不想回去了。”

  帝林被他这一句话灌了满腔的酸涩,眼眶不由发热,喉咙像是被什么哽住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他只能一把将小弟拥入怀中,听着阿秀在他肩上哭出声来。

  哭声悲凉。

  像一只失群的狼。


【6】{原著世界

  “行了吧你们,别再让香炉跳舞了,我看着都累。”

  “还跳得那么难看!”林河抱怨道。

  香炉晃了两下,一头栽向林河的的脚背。林河身手敏捷地跳开,逃过了脚骨折断的劫难。

  “谋杀!小气鬼!是不是想我去陪你们。”

  闻得此言,云山河和斯特林齐齐瞪着横插一脚的忠烈公方劲。方劲反瞪回去,双方一眼不合准备开吵,哥应星咳了两声,于是各自偃旗息鼓。

  “好了,我不计较了,反正你们都死了。”说到这里,林河心中一酸。“这里就我一个唱独角戏,单口相声都说得口干了。不久留了,今天来得早,没给你们带纸钱,下次来给你们补上。”

  走到哥应星碑前,林河深深地鞠了一躬。

  “哥大人,好久不见。我现在是远东统领了,继承了您的位置。是的,我没有辜负远东百姓,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会给远东一个光明的未来。”林河想了想,又说:“对了,林冰大人很想您,您要是听得到我说话,就给她托个梦,陪她聊聊天。她这些年过得很不容易……我们都不容易,好在苦日子总算过去了。”

  林河说着,眼眶渐渐湿润了。眼前隐约是哥应星苍白的脸,那张脸上带着鼓励的微笑。那人的双眼明亮,一如十几年前统领处相见时那样。

  他是永不熄灭的星辰。

  正要走时,不知为何,林河心念一动,将手覆在了哥应星的碑上。

  一阵眩晕感从他的中枢神经传出来,传遍他的整个脑袋。

  简而言之,林河眼前一花。

  再次醒过神来,林河觉得有什么不对。

  转头看向身边,黑色大理石碑和它身边的白玉碑已经消失不见。

  似乎从未存在过。


【7】{同人世界②}

  林枫打马走到前锋时,意外地见到了左加明王。

  白衣胜雪,长发高高束起,左加明站在盾墙后面眺望远方的敌军。说是远方,其实不过百里。

  “殿下如何在此?”林枫下马行礼。

  “我在看主帅营帐。”左加明答非所问,“敌军主帅叫什么?”

  林枫怔了一下,几乎是同时,他明白了左加明的意思。

  “云龙。”

  “开战时带我去大帐。”

  林枫大喜,翻身上马。

  “……第二军侧翼骚扰,第一军随我正面进攻。”林枫发号施令,“为明王殿下开路。”

  左加明向他伸出手,林河抓住左加明将他拉上马,护在自己身后。

  “我们去杀云龙。”左加明在他耳边说。

  林枫豪气顿生:“小子们!让紫川云和流风家的老东西看看河丘军的威风!杀!”

  日后横扫天下的河丘军分成数支冲向对面的绿云,犹如钢铁的洪流从山上席卷而下,冲散一切敢于阻挡它的不自量力的蝼蚁。

  在洪流的最前端,是全军的主帅,和天下第一高手。

  林枫的周围没有人。

  因为敢进到他周围三尺之内的人都已经死了。

  死在左加明王的光华剑下。

  日后这柄光华剑会由左加明最信任的师弟带入魔族,然后被当时的魔神皇用同样的方式去斩杀他心爱的弟子。

  但这都无关紧要。

  冲入中军的左加明一剑斩下云龙的头颅。

  敌军士气大溃。

  这场战争的结果,终是被改写。


【8】{同人世界①}  

  “我先走了。”

  紫川秀一边把盐当成糖往斯特林的咖啡里倒,一边对帝林说。

  帝林正在翻《军事快报》,听到这话,抬头看他一眼,笑道:“刚刚还闹着要吃蛋糕,怎么就要走了?”

  “时间要到了。”

  帝林秀眉一挑,忽然明白了什么。

  “你要走了?”

  “是啊。”紫川秀显得很平静,“我来的时候,是一月十一日。但醒来的时候,是一月二日。现在已经到了来的时间,自然就该走了。”

  “我以为你不想走。”

  “我当然不想。”紫川秀说,“但很多事情,并不是我不想就能够不做的。”

  “不错。”帝林又想叹气。“你要怎么回去?”

  “我在梦里看到他去了圣灵殿,我想我得去那里。”紫川秀说,“梦里见。”

  “什么?”

  “没什么。”紫川秀站起来,向他挥了挥手。

  “我走了。”

  “再见。”帝林低下头去不看他,似是生怕自己会忍不住拉住小弟不让他走。

  “谢谢。”紫川秀笑笑。

  转身离去,再不回头。

  

  圣灵殿。

  紫川秀直接走到了哥应星碑前。

  “哥大人,好久不见。”

  “我要回去了,也许你要问我,这里不好么?为什么要回去?是不是你还念着那个总长的位子?”

  “不是的。”紫川秀自问自答,“其实我也不想走。”

  “可这样也太不公平。我们争权夺利,兄弟相杀,以致国家分裂、民不聊生。数万士兵的死伤,换来的只是毫无意义的结果。那是我们的选择,是我们的罪。我从未后悔起兵,我问心无愧。所以这一切的后果,也理应由我来承担。”

  “但那个紫川秀又做了什么?他什么都没做,甚至没伤一兵一卒。他有这样好的生活,是他应得的,是哥哥们为他拼死赢来的。我能有这几日的时光,已是我偷来的幸福,是上天对我的恩宠。”

  “我还在奢求什么?”

  “我不能让他为我的选择去痛苦一辈子。哥大人,你一定明白我的选择,对吗?”

  紫川秀深吸一口气,将手慢慢地覆盖在哥应星的白玉碑上。

  就像梦中林河所做的那样。

  短暂的眩晕过后,一切如旧。

  他转头去看,是熟悉的黑色大理石碑和并立的白玉碑。

  以及翻倒在地上的香炉。

  回来了。


【9】{同人世界②}

  左加明盘腿坐在林坚毅旁边。

  如今正春风得意的少年将军正背着九岁的凤曦公主满花园乱跑。

  “你还是不喜欢他?”左加明问。

  林坚毅“哼”了一声。

  半响,才不情不愿道:

  “明王既然喜欢,朕又岂能不爱?”

  左加明纵声大笑。

  春日正暖,花开荼蘼。

  一切都好。


【10】

  梦桃源,此桃源非彼桃源。

  桃源非桃源。

                                  (全文完)

(解释一下番外

  是这样的,【1】中的林河与左加明是《查无此事》中的人。

  这个设定是:同人世界的林河与原著世界的紫川秀灵魂互换了,林河在圣灵殿受到感应把手放到了世界互换的媒介(哥应星的白玉碑)上。而我们要注意的是原著的紫川秀穿越的时间是在一月十一,而林河穿越的时间是在一月二号。所以当紫川秀在同人世界度过了几天后,在一月十一他必须与林河做同样的事情——把手放到媒介上。如果不这样做,他们就会永远留在不属于自己的世界。

  而在左加明的那条线中……前面说过,明王是《查无此事》中的人,而他所说的另一个世界,是另一个同人世界。在那里因为他的改变而导致林坚毅没有死,林枫也没死,一个美好的结局。多年后他又回到了《查无此事》中的世界,发现一切都没有变过。这才有了【1】中他与林河的对话。

  而正文中帝林以为自己重生了,但他只是到了一个平行世界,原来的世界也就是原著,还在运转。这就是他看到原著紫川秀感觉到那种巨大打击的缘故。

  这就是我最后说“桃源非桃源”的缘故。

  因为所有的桃源,都不是你的桃源。

  那是别人的世界。)


评论(11)
热度(11)

© 安泽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