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挖坑中。
脑洞奇大文笔无力各位慎入。
这个号大多是紫川相关,其他的也会写。
经常什么日常吐槽脑洞都往上发。
很喜欢删除博客。

斯特林奇遇记(壹)

【4】

  帝林看着斯特林跑远的背影,皱了皱眉。

  奇怪。他想,今天为何会如此失态?

  但他注定是没法得到答案的,只能归结为心智间歇性失常。

  不过就算他帝林心智突然有些不对,那也不是随便来些阿猫阿狗都有资格打掉他的手的。帝林有些恼火地摸着自己被拍掉的那只手,心想很好,小流氓,你引起了我的兴趣。

  不,不该叫小流氓了。这人刚刚才认了他做大哥,应该叫小弟才对。

  斯特林,小弟。

  明明只是见第二面。

  为何这个名字这般熟悉?好像已经唤了大半辈子,口中心中,未曾稍离。

  还有那句“大哥”……斯特林叫得可真是自然,好像这本就是顺理成章,天经地义。

  莫非……帝林暗自忖度,我以前收过这个小弟,却不记得了吗? 

  没道理啊。

【5】

  斯特林一口气跑出几条街,这才心有余悸地停下来喘了口气。

  奔跑有助于让人清醒,特别是能让脑子里一团浆糊的斯特林清醒。

  停下来后斯特林靠着墙壁想了三个问题。

  第一,现在是什么年份?

  第二,这是什么地方?

  第三,这里的人是不是都会像刚刚帝林那样发神经?

  这三个问题尤为重要。

  如果这个世界的时间线和他原来那个世界的一样,那么他刚遇到帝林的时候,又是什么时候呢?

  久远而零碎的记忆被翻找出来,斯特林想了一会儿,终于想起他与帝林的初遇。

  不是什么美好的记忆——他们因为保护费的问题打了一架,还是在军校里。当时紫川秀刚刚把他的钱包偷了,斯特林心情正坏得很,帝林就找上了门。两人一言不合立刻开打,像两个真正的流氓地痞,毫无章法地扭打着滚到地上,弄得全身脏兮兮的。

  然后各自放了狠话,转身就走。

  那时帝林说的是什么呢?

  好像是……“小流氓,这事没完!”

  斯特林打了个寒战,心想他们后来是怎么好起来的?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恍恍惚惚地往回走,斯特林一路都在回忆他与帝林相识相知的过程。什么都记得,唯独缺了他们从相看两厌到生死相托的那一段。

  太诡异了。

  

  回到宿舍,斯特林洗了把脸。看着水盆中倒映着的略显青涩的脸,斯特林叹了口气。

  他没发现自己居然还记得回宿舍的路,他只觉得身心俱疲,需要好好睡一觉。

  把脸擦干,他也没管是谁的床,直接往下一躺就睡着了。


【6】

  紫川秀这两天不太顺。

  生意几天没着落,好容易前天偷了个老实人的钱包,千辛万苦摆脱了那跑得飞快的老实人的追踪,打开钱包一看——才区区50克朗。

  不知道为什么那家伙还这么死命追他,难不成是这钱包很贵?还是那家伙真是太穷了?

  罢了,钱再少也是钱。紫川秀把钱包揣怀里,准备去报刊亭买两本《花花公子》。

  谁知半路又杀出个程咬金。

  一个白白净净却脏兮兮的“小姑娘”拦住了他,面色不善地向他要保护费。

  紫川秀初来乍到,自然不知道这是街上有名的流氓头子。

  等到他在说出“小姑娘快回家去别在街上混闹”这种作死的话并果不其然地被狠狠地揍了一顿后,他才明白有些事并不像他想的那样简单。

  比如说,你以为的漂亮姑娘,很可能是可爱的男孩子。

  虽然这位一点也不可爱。

  声泪俱下地哭诉了自己的身世凄惨家有老爹和小妹等着供养求大哥高抬贵手之后,又乖乖把钱包奉上,帝林才心满意足地放过了他。

  然而这是从紫川秀的视角来看的。

  如果斯特林在此,脑中说不定会弹出这样一段文字:【帝林看着眼前的男孩哭得凄惨,白净的脸上满是泪痕,就不由得动了一丝恻隐。

  那男孩他先前也见过的,常常一个人游荡在街头小巷。也未曾见过他的父母亲人,想来不是孤儿就是家庭不正常。男孩时常呆呆地看着人群,眼中的孤寂让人心惊。

  倒也是个可怜人。

                    ——选自《伏虎记》第二章】

  ……其实紫川秀看着人群只是在寻找能下手偷钱的对象。

  

  今天又是一无所获。紫川秀憋着一肚子气回到宿舍,却看见有人已经躺在了自己床上,睡的正香。

  “喂喂喂!起来!这我的床!”紫川秀死命摇着斯特林。

  斯特林艰难地睁开眼,眨了眨,再眨了眨。

  没错,眼前这位,不就是十几年前的阿秀么?


【7】

  “阿秀?”

  紫川秀愣了一下,说:“你是谁?”

  斯特林心想阿秀莫非这时还不认识他?于是他坐起来,自我介绍道:“我叫斯特林,斯特林·左那。我之前在学校见过你,问过你的名字。”

  这谎说的有些拙劣,但紫川秀也没兴趣去知道眼前的人为什么认识自己。

  “喔!久仰久仰。”紫川秀恍然大悟道。

  他确实是久仰了。

  斯特林在军校可是出了名的好学生,但凡教官上课都一定要以斯特林为榜样夸赞一番,所以只要是去上过几节课的人,基本都对这个名字耳熟能详。只是遇到帝林和紫川秀,三兄弟开始狼狈为奸沆瀣一气后,斯特林才变成了“不幸堕落”的坏榜样。

  但这都是后话了。

  “你怎么会在我宿舍?”紫川秀问道,“你的宿舍不是在四楼吗?”

  四楼401——是模范学生的专用宿舍。

  “啊!”斯特林一惊。

  他想起来了。怪不得他会不知不觉走到这里来——他自从和紫川秀成了兄弟,就很少回自己的宿舍了。拼床睡也是很正常的,久而久之,他都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地盘了。

  “对不起对不起。”斯特林赶紧道歉,“我太累了,走错了地方。”

  “没事。”紫川秀眼睛骨碌碌一转,“你要是真觉得抱歉,帮我个忙怎么样?”

  “你说。”

  “你知道军校里有个流氓头子吗?”

  “流氓头子?”斯特林眼皮跳了一下,他现在听到流氓就会想起帝林。

  “一个长得像个女人的家伙,叫帝林。”

  “当然知道。”不止知道,还熟得很。

  “你帮我去揍他一顿,怎么样?”

  “……”斯特林微笑着看着紫川秀,一言不发。

  然后他伸手摸了摸紫川秀的脸,问了他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阿秀,你说,我们很像吗?”

  “什么?”

  “没什么。”斯特林把手放下,他现在一想起不久前发生的诡异事情就想叹气,“可以,我也正有此意。”

  “你也和他有仇?”

  “那倒不是,只是……”斯特林笑了笑,“我只是想让他清醒一点而已——如果打他一顿能让那些本来不该有的东西死在萌芽之前,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本来不该有?”

  “本就不该有。”

  “你这人说话莫名其妙。”

  “听不懂最好。”斯特林说,“什么时候去打人?”

  你倒是挺热衷的啊……紫川秀撇了撇嘴。

  “看看时机咯。”

评论(10)
热度(6)

© 安泽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