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秋

沉迷挖坑中。
脑洞奇大文笔无力各位慎入。

【大秦帝国】真作假时假亦真

  张仪是个靠舌头吃饭的人。

  当然,这句话的意思不是说他不靠牙齿吃饭。

  纵横家张仪,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息。凭口舌可止刀兵,亦可兴战火,人称片语倾危之士。

  张仪偶尔也会为这种评价小小得意一番,但他也明白这些虚名终究当不了饭吃。他——势利之徒,要的当然是名利。

  而且必须是大名大利。

  嬴驷恰好是能满足他所有需求的人。

  秦国向来讲究实利,前有公孙鞅变法获得货真价实的十五邑封地,后有公孙衍入秦升为大良造。且不计出身名气,历来都是你行你上不行就滚。单单这一点,便引得多少名士心向往之。

  被污指窃玉又无处可诉的张仪想到了秦国,想到了那个有开关东出之心的虎狼之君。

  于是他来了。


  嬴驷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他便是张仪要找的明君。

  张仪要的嬴驷都给,只要张仪能给秦国带来实利。

  除此之外,嬴驷还动不动就来上几句甜言蜜语,像什么“相国真乃我知己也”“相国我的大相国你可真要了寡人的命”“寡人想你了”“寡人给相国赔罪”,那是张口就来毫不犹豫。而且句句情真意切恨不得把心剜出来给你看看,好像他眼里心里就你一个,再容不得旁人。

  张仪每次听着这些话,都会暗地里想,这都是真的吗?

  嬴驷真的非他不可吗?

  不是的。张仪很明白,如果公孙衍不走,这相国的位子他也未必坐得稳。

  同样的话,秦王能对他张仪说,也能对公孙衍说,自然也能对陈珍司马错他们说——不过是换个称谓的事。

  张仪想,这些好似从心窝子里掏出来的热乎乎的知心话,又有几分是真的呢?

  但是不是真的也并不重要。

  为什么?

  一个给你高官厚禄的君王,即便再如何许你名利,也难让你一辈子为他死心塌地。因为他能给你的,别的君王也能。但一个为你挡尽朝中非议,一心一意与你共谋江山,全力支持你让你无后顾之忧的君王,你如何不喜?你如何不为他,不为他的国家尽心竭力?

  更不用说他为保你一人愿以十万大军压境,再不必提他在你功败垂成还引来五国合纵攻秦之际再拜你为秦相。他当着满朝文武对你说秦国拜托相国。相印被他交付你手,像是托付了一个世界。

  如此君王,你如何有背叛之心?如何有离去之念?

  哪怕他对你说的那些暖人心扉的话都是用到极致的套路;哪怕他为你做的一切都可能只是笼络人心;哪怕他对你千好万好都只是因这对他大秦有利……

  可那又如何?作为一个君王,他已做到了这个地步,你又何苦再去区分真假呢?

  嬴驷一直活在他的戏里,戏里戏外他早就分不清了。真作假时假亦真,嬴驷对每个人的心都是真的,你不能说他不真。但他对每个人的心都不一定是真的。

  你可以是他的掌间珠心头肉,但真要为国家剜去你这心头肉,他就是哭着喊着舍不得,下手也一样快准狠。

  这便是张仪的君王——一个近乎完美的君王。

  

  后来嬴驷死了。

  秦相张仪未至咸阳而秦惠文王病薨。

  张仪再没了与他同心同德的君王。

  群臣先前忌惮他,等到嬴驷走了,便纷纷进谗言。新王本就不喜他,这下更是大加冷落。

  走吧。有人劝他,秦已容不得你。

  容不得你这个昔日为秦国立下无数功劳的秦相。

  可张仪舍不得。

  张仪想,他是势利之徒,他来秦国只是做一桩买卖。他为秦奔波连横各国,秦王给他大名大利。秦王给的名利,才是他想要的东西。撇开这个不谈,当今只有秦王能让他实现指点江山之梦。

  可那个能给他名利让他圆梦的秦王已经走了,再回不来了。

  他怎么还舍不得走呢?

  张仪坐在家中想了很久,忽然明白了。

  那个埋骨黄泉的君王,老早就把他的心骗走了。

  君王把势利之徒的心拴在了秦国,这样势利之徒无论去到哪里,都会想回到这里。即便给他名利的人走了,他也舍不得走。

  做买卖,最不能卖的就是那颗心。

  张仪不幸,犯了此忌。


  可张仪还是要走了。

  他回了魏国。

  但张仪再无当年连横的心思了。

  一年后的某天,他挣扎着从塌上起来,撑着病体不顾劝阻给自己倒满了一樽酒。

  他望着门前阳光打到地上,依稀想起他刚入秦时的样子。

  那时他的君王正当壮年,满心都是开关东出。

  那时嬴华未死,嬴疾未老,犀首还在。

  那时他只欲附明君展翅,指点江山。

  如今他孤身在魏,身在故土,却似寄居他乡。

  昭文君昔日赠剑,如今只好辜负了。


  “敬昭文君慧眼识珠。”

  “敬秦惠王开关东出。”

  “敬这天下。”

  张仪慢慢饮尽这一樽,笑道:“敬我自己。”

  把手放在案上,他俯下身去枕着手臂。

  睡去了。


  史载:武王具革车三十乘,送张仪入大梁。魏哀王用为相国,以代公孙衍之位。逾年,张仪病卒于魏。

  

(感觉文题无关???就当我写了个跑题作文吧……)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