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川/无涯/大秦帝国

【紫川同人】圣灵殿纪实(肆)

     注意:夹带哥应星×林冰私货,请自行避雷。


  帝林还没等紫川参星飘进来,就先把本子举起来挡住脸。


  然后肆无忌惮地翻起了白眼。


  紫川参星进来扫他一眼,冷笑道:“怎么?没脸见我?”


  帝林也冷笑:“哪里哪里,只是下官最近眼睛不好,看不得脏东西,一看就疼。还请总长大人见谅。”


  紫川参星如果还有实体,这会儿铁定脸色铁青,可惜他现在是个幽灵,只能变得更加虚幻。斯特林在旁边看着他们针锋相对却一言不发,有一瞬间他似乎想起身离去,但终究没有动。


  方劲和哥应星对视一眼,动作一致地放下手中的瓜子/花生/本子,暗搓搓地挽起袖子。


  紫川星拉着雅里梅飘近了些,紫川云却是无动于衷的样子。紫川远星瞟一眼挽起袖子准备干架的老下属们,不轻不重地咳了两声。云山河倚着紫川远星的白玉碑,幸灾乐祸地对他说:“你看你弟弟,多受欢迎。”


  紫川远星只当没听见。


  紫川参星“呵呵”两声,和蔼可亲地说:“方劲,哥应星,你们在做什么呢。”


  方劲假笑:“看您在外奔波劳碌,想给您松松筋骨呢。”


  哥应星则什么都没说,一双乌黑的眼珠死死盯着紫川参星。他眼里一反常态的毫无感情,让人看了发慌。


  紫川参星心里有鬼,不敢与他对视,就轻咳一声转移视线。一转眼他就看见紫川远星,赶着几步飘过去,笑道:“大哥,我回来了。”


  紫川远星虽然觉着这话无论听几次都怪怪的,但还是点一点头,表示知道了。


  这里最不受欢迎的除了老年疯魔杀了不少大臣的紫川云,就是紫川参星这个心机深重的老家伙。圣灵殿每年有一次破开结界外出的机会,时限一个月。以往出外的都是到处收集素材回来讲天下大事和民间逸闻的雅里梅,结果紫川参星来后,由于只要他在气氛就会不愉快(这种情况在帝林来了后尤为突出,甚至有时候会上演全武行),这两年的出外机会都是给紫川参星的。


  这不,他刚刚才逛够了回来。(期间眼睁睁看着紫川秀当了总长,他居然没被气活)


  场面寂静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云山河打破沉默:“方劲,你不是在读雅里梅前辈的文章吗?继续读吧。”


  方劲:“……我一个读没意思,不如轮流来。老云,你当下一个如何?”


  云山河一想起刚刚听到的那几句让人雷得外焦里嫩的描写,牙根就开始发酸。但他也不能看着气氛这样紧张——眼看着方劲就准备动手了,哥应星不跟着上去打就算涵养好的,不能指望他劝架。至于帝林,他大概只会火上浇油。——于是我们伟大的云山河统领决定牺牲自己,接过另外一个大本子,翻开一页准备读。


  然后他就像喉咙里卡了鱼刺一样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谁能想到呢?雅里梅这样客观严谨的大学者兼大将军,也会写出如此优美的抒情小说体“论文”。云山河敢说,这种文章若是放在街头巷尾的小册子里,那销量一定力压全场。如果再能证明这是雅里梅前辈写的,那更是要数次脱销。


  关键是谁信呢?


  云山河看着雅里梅一笔一笔写下的光用眼睛一扫就知道是心血之作的“作文”——我们姑且这么称呼这些文章,毕竟这已经完全不能让人往“论文”这个方面想——艰难地挑了个还算比较正常的片段读出来。


  【……林冰摩挲着手中的笔,静静地听着下属结结巴巴地报告着她未婚夫逃逸的事情。


  她没有想象中的愤怒,只是相当挫败。她长得很漂亮,身材好,任谁来看她都应该是女神级别的人物。可她偏偏没有男人喜欢。


  或者说,那些所谓喜欢她的男人,都只是喜欢心中画出的一道影子。那影子虚无缥缈又万分美好,然而等他们真的接触了林冰本人,就会望而却步。


  林冰太强势——一个强势的刚直的女人是很难得到男人的喜爱的,或者说,大多数男人的喜爱。


  谁不喜欢小鸟依人的女人?


  林冰深吸一口气又慢慢吐出来,她说我知道了。然后她又觉得这种反应太过异样,未婚夫跑了怎么能这样平静?于是她又补了一句:“召集敢死队,给我把他追回来。”


  至于追回来做什么,她也并没想过。她只是想给他个教训,顺便把她早就没了的颜面保下来一点。


  把召集令颁布下去后,她合上眼准备小憩一下。谁知这几天因恒川会战太过劳累,她一下子就陷入了睡眠状态。


  梦里有一片白雾,她一直往前走一直往前走。不知道走了多久,她隐隐约约看见一个瘦削的背影立在那里,好似风一吹就能吹倒,但又好像永远都不会倒下。


  她一面心疼着又一面敬佩着,她想上前去,却总是走不到那人身边。她越来越着急,她想见一见那个人,想看他的眼睛想握住他的手给他一点温暖。


  可是她连接近都办不到。


  醒来时她看见哥应星苍白的脸,那张脸上有几分担忧。见她醒来,哥应星才微微舒展眉头,递给她一张手帕。


  林冰愣愣地接过,往脸上一抹,这才发现她不知何时流下泪来。


  ……


  不久后她跪在哥应星床前,用那张手帕为哥应星拭去唇边血迹。那一瞬间她神思恍惚间想起那个意味不明的梦。


  而后恍然大悟。


  果然,她连给他一点力量的本事都没有。】


  云山河觉得气氛更加沉重了。


  哥应星张一张嘴,又低下头看着自己半透明的双手。方劲犹疑片刻,把手放在哥应星肩膀上轻拍两下。林冰这些年每年都至少给哥应星烧一封信来,信里的情真意切都能从字里行间溢出来。哥应星每次都会写回信,然后和来信摆在一起,细心地收在小盒子里,不给任何鬼看。


  听到这个片段,哥应星什么感觉可想而知。方劲心想云山河也忒不会挑文章,于是给斯特林使个眼色,让他接替。


  斯特林无可奈何地上去从好不容易可以解脱的云山河手中接过本子,开始寻找能调和气氛的文章。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标题:统领处一枝花


  斯特林想了想统领处到底有些什么人,再往下一看。好,确定了,是他那个时候的统领处。看来这个本子写的大概都是他们那个时期的事情。


  定睛一看,他看到了以下片段。


  【……紫川参星叹道:“斯特林,你叫我拿你怎么办?紫川秀已经不是你那个对你言听计从的小弟了,他现在在魔族称帝,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


  斯特林面色不变:“下官坚持看法,阿秀绝不会背叛家族。称帝只是权宜之计。”


  紫川参星勃然变色:“你就知道护着他!是不是在你心里,什么都比不上紫川秀?”


  斯特林“扑通”一声跪下,咬牙道:“殿下,臣赤胆忠心……”


  话还没说完,紫川参星拂袖而去,“砰”的一声门被大力关上,只留斯特林跪在冰凉的地板上。


  紫川参星走得很急,只有这样他才能稍微平息胸中燃烧的嫉妒之火。


  凭什么?凭什么紫川秀能被斯特林这样庇护?


  明明他紫川参星才是那个尽心尽力对斯特林好的人,为什么斯特林只知道为紫川秀说话,却从不为他考虑!


  还有帝林,是的,斯特林不顾性命也要保住他们。


  如果比不上他们,那就毁了吧。


  恶毒的花蕾在嫉妒的滋养下,已经缓缓绽放。】


  斯特林: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对劲,不行,这绝对不能读。


  于是他翻到后面。


  【……帝林把手放在他那义弟冰冷的脸庞上,这张脸再也不会做出无奈的表情了。多少次他在外面惹了事,斯特林都会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然后选择和他一起面对。


  如今他惹了这么大的事,斯特林却再也不会和他并肩作战了。


  因为他杀了他的义弟。


  这是他的罪。


  从今往后日日噩梦侵扰,不得安眠。


  也是他的报应。】


  这就更不能读了,等会帝林不知道要怎样。


  斯特林感到分外忧伤,也终于能明白方才云山河愁眉苦脸表情的来源。于是他转向雅里梅问道:“前辈,这些都是你写的吗?”


  雅里梅眉目不动,安详道:“不是,大部分是我收集的素材。”


  在场众鬼都舒了口气。


  比起这些酸的人牙根软的东西都是雅里梅写的这种事,还是收集素材更能让人接受。


  雅里梅又补充道:“前几年河丘那边有很多小册子里写的是紫川和流风大人物的逸闻趣事,虽然真实性有待考究,不过收集起来平时看看也挺能解闷的。”


  众鬼:“……”


  斯特林觉得他是不能再看下去了,再看下去他迟早会对旧上司旧同僚以及在世或者不在世的兄弟改观——而且还不是往好的方面的那种。


  紫川远星看着斯特林耷拉着眉毛的样子,叹口气把他招过来,道:“行了,别读了。我们不如谈谈流风家、林家和魔族的事情,别老在自家人这里打转。”


  雅里梅抽出一个白皮大本子翻开,问道:“需要听谁的,我这里大概都有记录。”


  众鬼:“……”


  唯有帝林语出惊人:“有没有流风霜的?”


评论(8)
热度(13)

© 安泽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