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挖坑中。
脑洞奇大文笔无力各位慎入。
这个号大多是紫川相关,其他的也会写。
经常什么日常吐槽脑洞都往上发。
很喜欢删除博客。

【紫川同人】圣灵殿纪实(伍)

  快到结尾了(大概),依旧夹带私货,另外:我没鸽!!!


 伍


  帝林此言一出,英灵尽皆“侧目”。


  方才紫川秀来的时候说过流风霜是他的恋人,这会儿帝林询问流风霜之意昭然若揭。


  雅里梅笑了笑,把本子翻到约莫五分之四处,反手递给帝林。


  帝林定睛一看,暗自松一口气,这回的总算不是抒情小说了。


  【流风霜,女,十岁左右第一次上战场,缔造十年不败神话。手下十字军骁勇善战,善用轻骑,手下军队骑术在西川大陆首屈一指,被称为“赤潮”。其人统率力极强,是军中精神支柱和信仰。


  流风霜在流风家地位极高,论智力、政治能力和军事才能都可成为优秀的首领,但碍于女子身份无法继承流风家……】


  后面都是对流风霜战绩的记述,帝林认认真真地一行一行往下看,哪怕他生前已经看过无数次类似的资料。


  又往后看了几段,他终于有些微动容。


  【朗沧江之战惜败于紫川秀,并在不久后答应与之结盟,在之后卫圣战争中被称为“希望之光”。疑似在之前就与紫川秀相识,并私下称呼其为“三哥”。


  考证:七八二年,流风霜潜入帝都,遭帝林、斯特林误袭。流风路死亡,流风霜为报复夜袭紫川宁,史称“二·一五事件”。其中耐人寻味的是,在遇到紫川秀不久后流风霜就放弃了唾手可得(此处划了两道横线标重点)的杀紫川宁的机会,下令撤退。


  由此可推测,流风霜此前与紫川秀应有一段故事。


  此事待再证。……】


  帝林看到这一处,沉默片刻,显然是想起了那天的事。然后他抬起头问道:“雅里梅前辈,请问这些事情您是怎么知道的?”


  这种细节只有亲历者才能描述出来,当时在那里见证整个事情的人——紫川宁、紫川秀、流风霜及其下属,没有一个有条件来这里,那么雅里梅是怎么知道的?


  雅里梅来回揉搓一下手指,似是有点难开口。但在帝林的凝视下,他还是笑了笑。


  “我当时在场,你知道的,我们每年可以出去一次。”


  “那您怎么刚好出现在……”


  “其实我当时是去看看紫川家未来总长的样子,你知道紫川家之前没有女总长,我多少有点好奇。谁知道刚好碰见这事,就留下来搞清楚事情原委才走。”


  帝林:“……既然如此,您刚才为何一副难以启齿的表情?”


  雅里梅没说话,倒是紫川星明白过来,笑问道:“阿梅,你当时是附在什么东西上了?”


  雅里梅在“说出真相”和“让紫川星把这恶心的称呼吞回去”之间艰难地做出了选择。


  他用极其正经严肃的表情和非常平淡的语气说道:“阿星,你真的太坏了。这叫人家怎么说出口。”


  帝林没忍住,“吭”的一声大笑出声,众英灵早就憋不住了,一下子整个圣灵殿都回荡着他们荡气回肠声势浩大的笑声。


  紫川星的脸都绿了。


  等笑声停歇,雅里梅才道:“说出来也没什么,我当时附在一本……杂志上,被那小丫头买回去收着。后来流风霜来刺杀那天我转附到她的剑上,这才看完了全程。至于后来,(雅里梅欲言又止地往帝林那里看了一眼)我附到帝林你的刀上,随着你大概查清了事情。“


  斯特林想起在“二一五行动”中帝林都干了什么以权谋私剪除他人羽翼的事情,就相当能理解雅里梅说“随着查清事情”时的欲言又止。


  紫川星一如既往地能抓重点:“我觉得那本杂志不简单。”


  雅里梅:“……帝林你继续看吧,我和这家伙谈谈。”


  然后雅里梅就愉快地和紫川星去角落进行拳脚交流了。



  这厢斯特林闲得无聊,又不甘心看不到弟媳的事情,就凑到帝林旁边去看他手里的本子,一边看一边啧啧称奇:“原来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有一腿了,我们蒙在鼓里好久。说起来这流风霜的运气真是不错,当初要是她在被林家活捉后成功交给我们……”


  说到这里,斯特林停住了。


  当年没捉到流风霜时所不明白所不甘所懊恼的一切,都忽然得到了解释。


  除了紫川秀,谁能放走流风霜?


  一时间他心头百转千回不知闪过多少个念头,有责怪有懊恼甚至还有点庆幸。他责怪紫川秀不识大体,又懊恼当时没看着阿秀,可是又庆幸紫川秀没被发现。他想起那场荒谬的审判,如果他现在还能出冷汗,那一定是汗流浃背。那场审判,那场审判……如果不是紫川秀刚好在接管黑旗军后几乎灭了马家,搞出好大一阵动静,那他当时的罪名很可能就是“私放帝国元帅”——若没有马家当时的阵仗,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是瞒不住的。


  斯特林转头看向帝林,只见到大哥秀美而苍白的侧脸紧绷着,嘴唇抿成一线,眉头皱起来就不肯放开。


  出于多年默契,帝林在这时也转头望向他。


  四目相对,确认一番眼神,都是猜出真相的人。


  沉默不到十秒,只听帝林凉凉道:“想起来了吧,我们的阿秀小弟本事可不小呢。”


  被不知道是醋味还是什么的怪气扑了一脸的斯特林:“……”


  帝林:“专喜欢找敌国女子,你带的好头。”


  斯特林:“这难道怪我?你那么好他怎么没学你?”


  真是躺着也中枪。


  帝林冷笑,斯特林心想大哥的爱好估计就是是在别人呛他的时候冷笑,而后帝林道:“他倒是想,有那机会吗?”


  眼看着帝林脸上的冷笑越来越大,斯特林微笑道:“我知道你是想说他没机会学你因为你已经抱得美人归了,现在你不用说了,我帮你说。”


  帝林:呵呵。


  


  这头方劲不甘寂寞地来偷摸着把斯特林先前看的本子拿过来,抱着要雷大家一起雷的心态跑到哥应星旁边强迫他跟自己一起看。


  哥应星:“方劲,我和你没仇,别拿这个来折腾我。”


  方劲丝毫不受打击,循循善诱:“你就不想知道一点关于林冰的事吗?我跟你说,每篇小说后面都有雅里梅前辈的考证,你真的不……”


  话还没说完,哥应星就接过了本子。


  方劲:“行吧。你开心就好。”


  哥应星凭着记忆翻到方才云山河所看的那个地方,文章末尾果然有雅里梅的注解。


  【注:本小说发行自远东,作者不明,但据说通过了当时林冰副统领的亲自审核。据小道消息,这本书曾被林冰统领翻阅数次,并有幸上升为床头读物。


  由此可推测,这也许是一种暗示,即文中内容真实性较高,或者当事人希望它的真实性很高。】


  哥应星唇角微动,似是要向上扬,却又被什么沉重的东西硬生生压了下来。


  方劲看着他这样子,心里也跟着难受起来,低声道:“老哥,你别这样。你心疼那丫头,弄得我也心疼我家那两个丫头……还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有没有找到好人家?唉,当初要是早点许了人,也不至于到死了还操心。”


  哥应星摇摇头,把本子合上递还给方劲,低声道:“我没事,就是想静静。”


  方劲本想问一句“静静是哪位姑娘”,但看着哥应星这样子,又觉得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方劲只好把本子收好,默默坐在他旁边一动不动。


  有时候他觉得哥应星这个人挺奇怪的,想要什么从来不说,从年轻时候就是这样。以前在军校哥应星老生病,方劲每次问他要不要陪他去医务室,哥应星从来都摇头,可当方劲执意要送时,哥应星眼里的光挡都挡不住。是方劲知道,对这种人就该来硬的(?)


  就好像他对林冰,分明是放在心尖上,可偏生从不表露,只是日复一日地盼着那个小姑娘能过得好些。方劲还记得林冰的未婚夫逃跑后,他和哥应星谈到这件事,哥应星脸上瞬间有了点怒容——这对他来说是不多见的。哥应星说那人太不懂得珍惜,真的该打。


  而哥应星未免太过珍惜,珍惜到不忍去触碰,以至于所有事情都在将发未发之际被掐断在摇篮里。


  方劲心想这不知是谁的悲哀。


  可是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如果他们还活着,方劲一定会揪着哥应星的领子告诉他你想要什么就一定要去争取,别磨磨唧唧让人小姑娘等。但他们现在都没有机会了。


  生死是最深的隔阂。


  再多的悔再多的爱都越不过去。


  气氛骤然变得沉重,紫川远星看着哥应星那样子,不知想起什么,回头对云山河说:“你有什么生前没来得及做的?有什么遗憾?”


  云山河不解其意:“怎么?你还能帮我做到不成?”


  紫川远星:“不,只是现在这个气氛适合说这些。”


  云山河:“……”


  就在气氛变得更加凝结之时,脚步声和呼吸声打破了沉寂。


  有人来了。


  


  


  


  (我查了原文……流风霜当初第一次上战场可能真的不到十岁。由于老猪时间线上有点不清,我就姑且当她是十岁左右上的战场吧。


  出处:


  虽然风华盖世、艳丽无双,但她毕竟还是个二十三岁的年轻女子。她只是人间的公主,并非天上的谪仙,意识到这一点,紫川秀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似喜似悲,难以言述。


  ————第六章 乱世人心


  这时是三杰之乱开始之后。所以说流风霜真的不是常人……)


评论(9)
热度(10)

© 安泽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