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川/无涯/大秦帝国

【紫川同人】举目我对家(叁)

  准备进入正剧(不)

  所以这只是一个过渡段


  帝林在那次贸贸然地转发之后再也没有响动,安静到斯特林以为大哥那次是特意来给他捧个场顺带表明自己还活着的。


  于是他没再关注这个,只是坚持练字写字发到L站上。斯特林的生活规律得不像个明星,每天六点半起来十点半睡觉,坚持练字坚持锻炼坚持上L站偶尔还和粉丝侃两句。紫川秀常调侃他说这是提前步入了中老年生活。但实话实说斯特林并不能算是个明星,至少他本人不这么认为。


  斯特林,一个拥有上百万粉丝却只当自己是个写字博主和广告机(公司要求发广告)的人,认为如果他也算明星那紫川秀该被捧上天了。


  紫川秀作为一个歌手,硬生生靠着演戏出名。斯特林常说他该专注些,不要想着兼顾一切——奈何紫川秀是个天生精力旺盛而且天分让人嫉妒的,一直以来倒也没落下哪方面。久了斯特林就不再说他,只是内心感慨有些人天生就该吃这碗饭。


  斯特林是不怎么刷微博的,也不会去看那些个直男不会怎么了解的关于同性之爱的cp板块,当然,由于给他点“喜欢”和“推荐”的人太多,他通常只会看评论。所以他不知道很多事情。


  比如说,自从他那在公众平台从来不声不响(一旦声响一般是怼人)的大哥注册了L站账号,“斯帝”和“帝斯”以及“帝斯帝”甚至“帝斯秀”板块都涌入了不少新帖。(微博的超话尤其疯狂,可惜这也只有可怜的紫川秀能感觉到)。


  原因很简单。


  官方发糖嘛。



  ==========

  >>>帝斯论坛


  【格式】你们就没发现自从帝大来了L站就开始对斯二进行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的操作了吗?


  1L【楼主】斯特林的虎须

  每天点赞就只点斯特林的,阿秀只是偶尔照顾一下,虽然阿秀发的动态少,但这样也太厚此薄彼了吧?

  【图片】【图片】

  给你们看看最近几天帝大的点赞和推荐,他是生怕我们看不见斯二哥的一手好字吗?


  2L帝斯一生推

  我麻木了,这些天帝大给斯二点推荐的次数都赶上他三年发的微博总和了。


  3L安沢

  帝大估计是开窍了,终于懂得了追妻的正确方法——潜移默化,无声关怀,然后在某个时机厚积薄发(胡言乱语ing)

  ……

  

  64L帝林的笔


  最近不是传言说帝大接了林睿那个战争系列第三部吗?预计又有一波粮可吃。


  65L小透明


  LS说的是《帕伊之战》吗?听说三杰都要参演,而且斯特林演的那个是这一部的主角叭。(〃'▽'〃)虎须现场表演旋转跳跃!

  ========


  帝林刷到这里停下来,沉思了一会儿。他是上个月拿到《帕伊之战》的剧本的,研究几遍后觉得这次最难的部分大概是和卡特的对手戏。卡特这人他有所耳闻,演技碾压半个圈子不是吹的。这回卡特接了魔神皇的角色,倒也让帝林感到些许压力。其他的倒还好些,毕竟这个系列的电影选角相当到位,与演员本身都比较贴合,并不需要很突破性的角色转换。只是这里‘狄霖’有些心路变化过程,需要帝林再好生琢磨一阵子——他总不能直到开机才入戏。


  当初帝林一夜成名,还是因为在这个系列第二部《帝都流血夜》中表现出彩夺人眼球。(当然,帝秀cp那么火也都是这部电影的功劳)


  要琢磨透这个角色,他一个人靠内心戏模仿有时是不够的。帝林虽然对剧本中他饰演的“狄霖”监察长感觉十分亲切(毕竟他们十分相像),但他和这个角色终究不一样。帝林是偏表现派的演员,但为着表现好这个角色,他尝试了体验派方法。


  最近这些日子他除了背台词就是研究剧情,对于“左那”和“林河”在帕伊会战中的选择,帝林是可以理解的,剧中的“狄霖”当然也明白自家弟弟们是怎么想的。但他与他的弟弟迥然不同,如果是他在帕伊,绝不会选择自己留下让百姓撤退。


  难点就在此处,帝林想完全代入“狄霖”这个角色,就得和他的心理活动有相当一部分重合。剧本不是小说,“狄霖”的内心戏要靠演员脑补。


  帝林有时会很难进入“狄霖”的心境,他和“狄霖”不同。“狄霖”是真真切切在战争环境里长大的,自小经历也不美好,可以说一路走来全是坑,幸好他腿长。但帝林不是,他十六岁就被星探发掘,结束了街头打架上课睡觉的生活。一路前行虽然讽刺辱骂不少,毕竟身边有兄弟支持,不曾孤军奋战。


  很多地方他能和“狄霖”产生共鸣,但有些地方共情很难。他有一个基本的道德标准,所以先前私下排练到“狄霖”远东屠杀的时候,他差点没坚持下去。


  努力克服心理障碍的帝林看了看时间,四月六日十二点。


  离开机时间还有半个月。


  紫川秀和斯特林为了这部电影推了接下来半年的安排,准备一心一意拍戏。为着这个紫川宁还和紫川秀吵了一架,原因是又有半年阿秀哥哥不能陪她。斯特林在旁边看着紫川秀赔笑哄了半天,待送走终于消气的宁小姐,他回头就和帝林咬耳朵:“幸好我没有女朋友。”


  帝林当时取笑他:“我看你是吃不着葡萄才说酸。”


  斯特林只好苦笑。这话说中他痛处,当初他在《帝都流血夜》那部电影拍摄之前见到了里面客串魔族公主出镜的卡丹,一见钟情,奈何卡丹早有了未婚夫,一段心事无疾而终。这事只有和他喝酒听他酒后吐真言的紫川秀和帝林知道。


  帝林也是一时口快,见斯特林脸上表情不对就赶紧把话题扯回去:“你剧本都看完了?”


  斯特林点点头,复又笑道:“有时间我们聊聊。”

 

  想起这茬,帝林把笔记本和剧本拿出来,拨通了斯特林的电话。



  斯特林正反反复复地看着帕伊会战那段的分镜剧本,他最近几天一直在靠练字平复心情。原因很简单,他怕自己会因为彻底代入而疯掉。“左那”独守孤城所面对的压力,只在字里行间透露出一星半点,一旦置身其中便实在让人喘不过气。


  “左那”是怎么坚持下来的?这一点是斯特林把这个角色演到如今,这个角色体现出的最大的突破,之前两部电影《军校生》和《帝都流血夜》,虽说“左那”扮演着一直在照顾小弟帮扶大哥的苦逼角色,但他面对的压力也远没有像这样能把人压垮。


  斯特林不知道该怎么把“左那”面对那一切的心境完全展现出来,这些天他一直连做梦都在琢磨这个角色。他在想,这人是如何在四面皆敌的情况下仍然成为将士们的精神支柱的?又是如何在听闻此生挚爱从此再无相见可能时仍然坚持站立的?明明是英雄,回国后却遭受万民唾骂。明明是最该受尊敬的人,却在街上人人喊打。回国娶了不爱的女人,却要强颜欢笑,在大哥面前装作高兴……


  胸口发闷,喉咙干涩。斯特林端起水杯将浓茶一饮而尽,揉揉太阳穴正准备休息一会儿,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大哥喊你接电话!大哥喊你……”


  这电话铃声是紫川秀设的,声音也是紫川秀那家伙的。斯特林伸手把手机拿起来接通,凑到耳边。手机里传来熟悉的声音,少了平时对外的冰冷,倒显得有几分可亲。


  “在忙吗?”


  “没有,刚刚在看剧本。”


  “正好,我就是来找你谈这个的。”帝林说。


  斯特林立刻正襟危坐,严肃道:“大哥难道找不到‘狄霖’的感觉?”


  帝林犹豫了一下,道:“这不好说,但我想听一下你对‘狄霖’这个人的看法。”


  斯特林不知在想什么,好一阵子没说话,就在帝林以为那边已经睡着了的时候,斯特林才开口:“我不知道怎么说,两部电影中间有一个时间空档,那个空挡其实才是这部电影的起因。如果我没猜错,后面还没写好剧本的电影展开也一定与第二部开头的背景介绍有很大关系。背景里‘狄霖’发动远东大屠杀……罢了,我们还是回到电影本身。‘狄霖’这个角色有独特的魅力,他心机深重且狠辣残忍,但对妻儿兄弟极好,是无情和深情的完美结合体。就像这次在帕伊会战中,他本可以秉着他最理智的打算看着‘左那’和‘林河’因他认为的愚蠢行为死在那里,可是他最后还是二话不说就带人去找他的两个弟弟。”


  说到这里,斯特林陷入了更长的沉默。他的喉咙被梗住了,有这样的大哥,确实是“左那”所有不幸中最大的幸运。他靠在椅背上,闭上眼仿佛在回味什么,他出了会儿神,直到帝林在彼端问他:“斯特林?”


  “抱歉,我走神了。”斯特林歉意一笑,又意识到帝林看不见他的表情。“从我的角度来看,我很喜欢‘狄霖’这个人,也因为他……我很怕。”


  “怕什么?”


  “说实话,我从拿到《帝都流血夜》剧本开始就觉得,‘狄霖’这个人是不得善终的。可是我真的舍不得,我想让他好好的,以后不打仗了就和老婆孩子好好过。等到‘左那’开了面包店,他们可以坐下来一起吃面包,还可以讨论如何把店做得更红火。‘林河’那时候也该娶了凝殿下,然后他们一起来蹭吃的,三兄弟互相开玩笑,就像小时候那样。可是我总觉得不可能,‘狄霖’那样的人很难有这样美好的结局。所以我怕,大哥。也许你觉得很可笑,可是我很多时候会觉得那就是我们,生活在不同世界的我们。他们的悲欢喜怒和我们是一样的,我怕我们和他们一样……”


  斯特林说的有些急,有点语无伦次,可是帝林听懂了。


  “不用怕。”


  帝林截住他的话头,像几年前他在街头把因帮助陌生女孩摆脱骚扰而被揍的鼻青脸肿的斯特林捡回来时那样,笃定又武断地对他说不用怕。


  他想起那时他对坐在地上一脸愧疚的斯特林说不用怕,有我在没谁能欺负你。


  斯特林说可我只能害得你也被打。


  帝林一脸不屑地说我那能叫被打吗?我那是以最小的伤亡换取最大的胜利,你没看他们都跑了?


  完全忽略了旁边紫川秀的嘟囔:“要不是我把警察拉来,你俩还不知道怎么死呢!”


  斯特林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也许和帝林想到的是同一桩事。于是他笑起来:“不错,有大哥在,我怕什么?”


  这么一带,这话就被揭过去了。帝林松一口气,心道还好没让斯特林往下说,不然以这人引人共情的能力,他估计都要往那最可怕的地方想。


  斯特林想的很远,他相当入戏,好像他就是那个看似最受宠实则处处不得志的‘左那’。他用‘左那’的思路去思考问题,或者说他本来就是那个宁愿自己痛苦一生也不愿诉说一句的人,他和‘左那’太像了。帝林想,也许这个角色本来就是为斯特林量身定做的。


  闲聊一刻后,帝林以一句“开机时候见”作为结束语。斯特林在彼端笑笑,温声道:“到时候见,我很期待。”


  帝林也笑道:“不会让你失望。”


  放下手机,他把笔记本翻到某一页,郑重地添上一句话。


  那句话占满整张纸,又被帝林用红笔在每个字的下方都划上两道横线。


  “决不能真的变成狄霖。”


  


评论(9)
热度(8)

© 安泽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