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川/无涯/大秦帝国

【紫川同人】举目我对家(肆)

  深夜发糖,回去看原著吃糖后感到一阵疼痛,决心自产糖弥补。


  开机前几天帝林与斯特林以及从H市赶回来的紫川秀他们聚在一起讨论了一会儿人设,然后被导演林睿大手一挥扔去化妆间试装。


  帝林和斯特林的身材与上一部相比基本没怎么变,上一部保留的尺寸放到现在也没什么问题。紫川秀就不同,上一部拍摄的时候他还未满十八周岁,将近三年过去长高了好几厘米(帝林说这是一个矮子的最后挣扎),这会儿还在倒腾他的衣服裤子。


  紫川宁在这部电影中也有出场,不过戏份很少,大约几天就能拍完——这也是她不满的原因——和阿秀哥哥一起的时间太少了!


  这会儿她正坐在镜子前任由化妆师在她脸上动作,见帝林军装笔挺出现在镜中,脸上一直挂着的微笑立刻收敛了。她不太喜欢帝林。


  帝林是何等玲珑的人,哪里看不出紫川宁的心思。这厢露个假笑,礼数周全地打了个招呼,便到一旁坐着等化妆师来。


  斯特林虽不明白紫川宁为什么总是与帝林不合拍,但他没有多问,只平淡地打了个招呼就走到帝林旁边坐下。帝林的脸是不用上妆都好看的,化妆师一边用赞叹的眼神来回扫荡帝林的脸,一边咕哝着“给我一半也好啊”。斯特林侧头看着帝林,这张脸他看了十年有余,早就熟悉得不得了。可每次看他都忍不住要看好一会儿,好像少看了几眼就吃亏似的。


  这一点被紫川秀发现后,一直拿来取笑他。而那时紫川秀还没有找到什么具体的词汇形容斯特林这种老盯着大哥看的行为,直到网上出现了“给里给气”等精确无比的词语。


  还是不要往下想的好,斯特林醒过神来,发现自个儿又盯着大哥老半天了,正要收回目光,帝林就转过头来与他四目相对——帝林的妆画好了。


  斯特林有点尴尬,正要把头转回去,就见帝林露出个暧昧的笑,故意拿腔作调似的问道:“斯君,吾与丹卿孰美?”


  帝林原本就生的美,化了妆后更添几分艳丽,再加上他有意戏弄斯特林,换了个娇媚的调子,这刺激就非比寻常。斯特林脸上发烧,霍的一声站起来,踉踉跄跄往后退一步才意识到自己失态。


  整个化妆间的人都往这边看来,斯特林脸上烧得更厉害,还没等他想出什么解释,刚从试衣间出来的紫川秀先开口了。


  “哎哟,大哥你又耍他。早说过这个梗不能玩,你看他现在脸都红了。”


  帝林显然也没想到斯特林反应这么大,一瞬惊愕后他听见紫川秀意图打圆场,赶紧接上:“嗨,我哪知道他现在都忘不了那事啊!不好意思啊斯特林,我不是故意提的,你别生气。”


  斯特林茫然,但看紫川秀的眼色也知道他们是在给他找台阶下,故而平复呼吸,挤出个笑容:“没事没事,是我反应太大了。”


  等到化妆师来斯特林这里给他上妆,这个小插曲才揭过去了,只是紫川宁心里嘀咕那件让斯特林反应这么大的事是什么?回想了一下方才帝林说的话,她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个词。


  丹卿。


  如果没猜错,这个指的是卡丹。《帝都流血夜》中卡丹饰演的魔族公主“丹姝”与“左那”就是互称“左君”和“丹卿”,这两个称呼甚至成为了“斯丹”cp不可不知的称呼梗。


  难道斯特林当初假戏真做,是真的喜欢上了卡丹?但卡丹是有未婚夫的人,这么一来,斯特林岂非求而不得?这些事情紫川秀肯定知道,怪不得紫川秀刚刚说什么“这个梗不能玩”。看帝林的样子,应该也是知道这件事的,那他方才那样逗弄斯特林,无异于往人伤口上撒盐。想到这里,紫川宁对帝林的恶感更上一层楼。


  然而事情并非宁小姐所想的这样,虽然她通过错误的推理也确实推出了一个事实。


  斯特林确实十分喜欢卡丹。


  曾经。




  一直到试妆结束斯特林都没再往帝林这边看一眼,帝林有点不安,他想刚才是不是弄得过分了。实际上他刚刚说那话真没有戳人痛处的意思,他只是注意到斯特林一直在看他,又想起之前读过的一篇课文,出于好玩的心态借用里面一句话来逗一下自家二弟。至于为什么那一刻他冲口而出的比较对象是卡丹,他还没想到一个真正的理由。


  大约是潜意识里有过这种想法。


  等到几套造型都试过一遍,妆容也做了一些调整,一天都快过去了。斯特林仍然是平静的样子,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是不和帝林讲话。紫川秀显然察觉到斯特林不对劲,但当着众人也不好问。林睿宽宏大量让他们这几个试好妆的先回去休息,好容易等到坐上帝林的车往家里去,紫川秀这才在后排悄声问道:“斯特林,你今儿个怎么了?莫不是还在生大哥的气?”


  斯特林从上车起就没说过话,紫川秀这么一问,他才如梦初醒般迷茫地转头看过来,而后摇了摇头。


  “那你怎么老不和大哥说话?”紫川秀几乎贴在斯特林耳边问他,生怕帝林听到似的。


  这话不问还好,刚一出口,紫川秀就清清楚楚地看见斯特林脸色变得惨白,好像想起了什么让人恐怖或是恶心的东西。他的嘴唇在抖,紫川秀从没见过斯特林露出这种表情。


  惊慌失措又仿佛自我厌弃,那不是斯特林该有的样子。


  难道帝林之前说的那句话还有什么玄机?或者说帝林无意中戳到了斯特林的童年阴影什么的?紫川秀担心起来,这可别是兄弟之间裂缝产生的开始啊!


  斯特林很快恢复了常态,把紫川秀的头推回去,勉强笑道:“我在想事情而已,别瞎琢磨。”


  帝林一直注意着后排的动静,他没看见斯特林的脸色,但总觉得斯特林的回答不是实话。他不太明白斯特林今天的表现为何如此反常,但他不打算就这么瞎猜一通,斯特林又不是外人,私下里直接问不就好了?


  各怀心思的三兄弟把行李搬上楼,开始划分房间。帝林住的房子是三室一厅,原本每人一间没什么问题,关键是紫川秀非要睡大床,然后差点被帝林赶去睡沙发。


  紧接着帝林诚挚邀请斯特林去主卧和他在被窝里聊聊人生。


  斯特林满脸复杂地答应了,洗漱完往床上一趟就准备会见周公。帝林趴他身上把他鼻子捏住强迫他醒着,开始严刑逼供:“今天你大哥我就开个玩笑,你至于现在都不理我?是不是我今天说的话还有什么问题,快说!”


  斯特林像出水的鱼一样扑腾两下,翻个白眼表示已经晕了。帝林拿他没办法,松开手放他一条生路,又拍他两下。“说话!不说我大刑伺候。好话我不说第三遍。”


  斯特林十分无语,瞪着眼看上方的人,心想这种事怎么能告诉你。我要说了,你以后莫说像这般待我,就是当朋友也不成了。


  调节了整个下午,斯特林还是调整不过来。这个事实太过爆炸,莫说告诉帝林,他自己都不能接受。


  叹口气,斯特林挣扎着拿手拍拍帝林的肩膀,无奈道:“我没生你的气,你的话也没什么问题,别听阿秀乱猜。赶紧睡吧,明天还要起来排练剧情。”


  “我看你没说真话。”帝林冷冷道。


  “大哥,我真的没生你气。”斯特林举手投降,“我只是在想别的事,别想太多。”


  帝林这才满意,翻身起来把灯关掉,在斯特林旁边躺下。拉好被子前帝林忽然想起同人文里一个关于斯特林腹肌的桥段,一时心痒难耐,甚是想试探试探那腹肌是否如文中那般手感极佳。


  行动力极强的帝林大人当下就把手从斯特林衣摆那里伸进去,动作迅速地摸了两把。


  嗯,手感还可以。


  然后差点挨一肘子。


  “不好意思啊,我忘了你怕痒。”帝林大笑,听着黑暗中斯特林冷哼数声,心里得到一种莫大的满足。


  斯特林不由十分庆幸现在周围一片黑暗,否则他通红的脸只怕藏都藏不住。


  他今天收到的冲击相当大,试想一下,你从来当兄弟的人有一天居然会让你觉得鼻血都快流出来了,你是什么感觉?这还不算最可怕的,最让斯特林惊恐的是,他那一瞬间忽然想起十五岁那年他被起哄叫道台上和帝林合唱——那是个经典的情侣合唱节目,按照传统结束后还要当场亲一个。那时他们被台下一群人起哄说什么“郎才女貌”“亲一个不亲不给走”,他窘得不行,正准备拔腿就走,却被帝林一把拉住。


  那时帝林凑过来碰了碰他的嘴唇,台下立刻尖叫一片。如果他没记错,确实是碰到了。


  那一瞬间他的心脏几乎停下来,周围的什么再与他无关,而那时的心情与十年后他看见帝林冲他妩媚一笑时完美重合。


  于是斯特林悲哀地发现,可能这才是他这么多年女友标准奇高的原因。


评论(5)
热度(9)

© 安泽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