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挖坑中。
脑洞奇大文笔无力各位慎入。
这个号大多是紫川相关,其他的也会写。
经常什么日常吐槽脑洞都往上发。
很喜欢删除博客。

【紫川同人】举目我对家(伍)

  天很晚了,斯特林仰面躺着,没有半点睡意。


  他身旁的人呼吸平稳绵长,想来睡的正香。


  斯特林小心翼翼地翻了个身,生怕吵醒浅眠的大哥。他还在想上午的事情。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斯特林心里反反复复地想着这句话,他想他怎么会对自家哥哥有这种心思?帝林不过是逗他一下,他居然能从那双只有戏谑的眼睛里看出一点如水的柔情,这样的自作多情,实在让他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可是他用整个下午回想他和帝林相遇相知互相依靠的这十年,却发现他记忆中所留下痕迹最多也是最重的便是帝林。无论是十四五岁时帝林带着他称霸街头,还是十七八岁时帝林为了他和罗明海吵得不可开交,又或是二十岁那天帝林和紫川秀守在家里把一切都准备好,等到他从节目组赶回家,给他一个巨大的惊喜……


  忽然斯特林想起帝林年少被男人追求时露出的厌恶表情,是啊,帝林不会喜欢男人的,更不会对他有超出兄弟之外的感情。想到这一点,他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手狠狠攥住,疼得汗流浃背,却连一声痛呼都吐不出来。


  若他的心思被帝林知道,帝林会怎样呢?会讨厌他,还是表面不在意实则慢慢疏远?帝林是个不会遮掩欲望的人,他想要什么就会伸手去拿。同样的,他的喜欢和讨厌也不会藏着掖着,你看他怎么对罗明海就知道了。


  斯特林不敢想帝林讨厌他会是什么样子,他只知道他绝对不能冒这个险。


  就像他当初喜欢卡丹一样,没捅破,他们还能当普通朋友,若捅破了,尴尬的就不只他们两个人了。卡丹和帝林又不同,卡丹厌恶谁,表面功夫还是会做的。但帝林一旦厌恶谁,全天下都会知道。


  不行,越想越可怕。斯特林想象了一下帝林用面对罗明海的表情对着他,忍不住打个寒战。别想了,斯特林说服自己,赶紧睡,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帝林还是你的好兄弟。


  但常言道,你越不想发生什么,就一定会发生什么。


  第二天早上,紫川秀抬头盯着对面带着黑眼圈一脸生无可恋的斯特林,笑道:“要不是我知道你昨晚和大哥睡在一起,还以为你去关怀了数个失足妇女呢。”


  斯特林一屁股坐下,颇有些烦躁地扯了把头发。他几乎是一晚上没睡,只在五点多的时候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然后闹钟响了。帝林在一边不紧不慢地吃着煎鸡蛋,听到这话一口咬断吃了一半的煎蛋,放下筷子,含糊不清地问道:“你昨晚没睡好?我晚上也没听见什么响动,应该不是做噩梦——你没睡?”


  紫川秀立刻投来探究的眼神,斯特林只作没看见,给自己舀了碗粥。


  “没睡着,可能有点认床。”斯特林面不改色地撒谎。


  帝林拖长声音慢慢地说:“我倒是第一次听说你认床。”


  斯特林大窘,紫川秀这回没给他打圆场,一脸好奇地盯着他看。斯特林眼看骗不过去,干脆选择用沉默结束这个话题。


  紫川秀眼看着气氛尴尬起来,心里嘀咕最近这两人怎么这么不对劲,连忙转移话题:“我们今天对一下戏?”


  帝林瞟了眼斯特林,又把目光转回煎鸡蛋上面,接话道:“好啊,阿秀你要多做做功课了,这次的‘林河’可不好演。”


  紫川秀松口气,笑道:“难道上一次的就好演?少看不起人,我认真起来甩你一条街。”



  “你在干什么呢?”左那走到林河身后,问道。


  林河趴在沙发草垛上头也不抬,用轻松的语气说:“写遗书呢!”


  左那露出个啼笑皆非的扭曲表情:“你……真是的。”顿了一下,左那的语调转为严肃:“有一件事我一直瞒着大家,我们不可能有援军来的……”


  ……


  “我是很认真的,大哥!”林河一脸严肃,“兄弟,就是要同生死共患难。我就不信……”


  “等等。”帝林叫停,“你应该看着斯特林说话,能不能不要盯着我看?”


  紫川秀:“都怪这个台词,我应该叫二哥才不会出戏嘛。而且你又刚好站在二哥后面,我当然会忍不住看你好不好!”


  斯特林:“……再来一次吧。”


  “换一段。”紫川秀说,“这段戏我可以本色出演,来个有挑战性的。”


  斯特林把剧本翻到后面,翻到林河“叛国投敌”那一段。紫川秀凑过来看一眼,笑道:“谁来当云栖安?”


  帝林:“我来吧。”




  云栖安上前几步迎接这个人类的叛徒,尽管他几个时辰前还是人类的英雄。


  林河先露出一个笑,温和地说:“您好,羽林阁下。”


  “方才的事情,很抱歉。”他指的是让林河招降人类军人的事。


  “不,没什么。”


  “可以问你点事情吗,林河阁下?”


  林河点点头:“您请说。”


  ……


  云栖安的眼神瞬间锐利起来,林河隐隐感到巨大的压迫感,但他仍然坦然面对云栖安的目光,眼里的真诚极具欺骗性。“羽林将军,我和紫川家的中央统领斯特林交情不错……”


  斯特林一把捂住额头:“阿秀,不是斯特林,是左那!”


  紫川秀:“……”


  帝林一摆手:“算了,别怪他,我刚刚可能让他太紧张了。”


  紫川秀这回无话可说了,他明明之前表现一直没出差错,偏偏到这里走了神。不得不说帝林演得相当具有攻击性,压迫感也很足,紫川秀能接上完全是因为平时看帝林这张脸看多了没什么害怕的感觉。至于到后面为什么口误把左那说成了斯特林……一定是因为斯特林就站在帝林后面!


  又对了几场戏,紫川秀没再出过错。只是斯特林反倒有点不在状态,台词倒是没错,只是感觉总是对不上。


  帝林看了几次斯特林的脸色,最后实在看不下去,主动叫停:“斯特林,你还是去睡一会儿,你眼框跟被打了两拳似的。”


  斯特林认真严肃道:“演员就是发烧感冒也得上,我只是昨天没睡好,这算什么?”


  帝林懒得跟他讲道理,拎着领子把人丢回主卧室,门一关,叫他好好睡觉。


  目睹全程的紫川秀“啧啧”两声,调侃道:“还是大哥有办法。”


  帝林坐到沙发上,把剧本合上,往后一躺。“你也休息会儿。”


  话音刚落,就见紫川秀跑到他旁边做一个咸鱼摊,舒舒服服地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帝林也准备闭目养神一会儿,还没过多久,就听见手机铃声响起。


  刚进入平静祥和准备睡眠状态的帝林不耐烦地接通电话,调整一下表情正要说话,就听见对方说:“大人,秀川大人在您身边吗?”


  是哥普拉。


  帝林起身走到阳台,低声道:“在,怎么了?”


  “网上曝出绯闻,说是秀川大人出轨流风霜小姐,已经闹得纷纷扬扬。”


  帝林皱眉:“哪个王八羔子传的谣言?白川那里没处理?”


  哥普拉:“白川那边说正在处理,这倒不是关键,关键是网上晒出流风小姐和秀川大人一起吃饭的照片,而且……流风那边没有否认。”


  “没有否认,也不能代表什么。不管怎样,你先把传谣言的给我找出来,我得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在搞鬼。”


  “是,大人。”


  挂断电话,帝林回到客厅,只见紫川秀拧紧了眉头对着手机说:“冤枉,天大的冤枉!我什么时候和别的女的不清不楚了?你别信网上捕风捉影,我就是普普通通和人吃个饭聊个天……是,我之前帮过她一次,所以她才请我吃饭……没有,你想什么呢!谁能有我的阿宁漂亮啊?就算她很漂亮,在我心里也只有你才好看。好,乖,没事我找白川去处理一下,好,拜拜!”


  帝林嗤笑一声,没说话。


  紫川秀倒有点尴尬,把手机放下来装模作样地叹口气:“女人嘛!就是麻烦,老是疑神疑鬼的。”


  帝林挑眉:“我看你倒是把我教你的东西用的挺好,女人就该多哄哄,不然迟早给你闹得头疼。”


  紫川秀摆摆手,刚要说什么,白川的电话又来了。


  “喂,这里是紫川……冷静,你冷静。我好歹你上司你就不能客气点?不是,我上次和流风霜吃饭那事你也知道,我就是普普通通吃个饭,我哪知道会被拍到!”


  紫川秀沉默了一会儿,看来是对方正火上心头,没给他插嘴的机会。


  等白川骂完了,紫川秀才慢慢回道:“别火气这么大,女孩子生气太多会变老的。不用担心,我现在就处理,你放心好了。”


  白川愣了愣,“呸”一声道:“谁担心你这小白痴!”


  紫川秀笑道:“是是是,我是小白痴,你是小白痴的经纪人,看来你比小白痴还惨。好了好了不说了,我现在发微博去。”


  等白川把电话挂断,他才回头和帝林说:“说的没错,女人都是吃软不吃硬的。”


  帝林:“……你和流风霜到底怎么回事?”


  紫川秀摊摊手:“我就上次拍戏的时候她淋了雨生病,刚好助理不在我就给她买了药照顾了她一晚上。后来慢慢就熟了嘛,然后她后来请我吃饭说是感谢我什么的,我当然不好意思拒绝……谁知道会被拍到。”


  “那你觉得这是偶然吗?”帝林踱了两步,问道。


  “什么意思?”


  “流风霜请你吃饭,是在你们熟识之后,还是在你照顾她一晚之后?”


  “是熟识之后。”紫川秀也品出点味道来,“你怀疑她?可她不是这种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流风和紫川多年对立,你怎么知道她不会拿这事做文章陷害你?”


  “我相信她不是……好吧,就算是,那她干嘛非挑这个时候?”


  帝林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


  紫川秀说完也觉得自己蠢,《帕伊之战》开机就在眼前,若不是为了搞臭他连同这部片的名声,又是为了什么?


  然而紫川秀还是坚持认为,流风霜绝不是这种卑劣的人。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流风霜的爽朗大气与在他面前的温柔可亲已经深入脑海。何况那姑娘的眼眸像湖水那样清澈,那不是诡诈之徒该有的眼睛。


  “这件事也许和流风家有关,但绝不会是流风霜的主意。”紫川秀叹气,“我会仔细调查清楚。”


  帝林点点头,没告诉他哥普拉已经去查了。


  紫川秀打开微博,删删改改最后发出这么两句话。


  “@紫川秀:照片是真的,事情是你们编的。清者自清,反正阿宁信我,你们传谣言的就别跳上跳下了。”


  帝林一看就笑,心想这小子这回肯定生气了。


  还没等他笑够,一条信息从紫川秀屏幕上方滑下来。


  “@流风霜:确实只是吃个饭,你们不要附会太多。祝三哥和嫂子幸福//@紫川秀:照片是真的,事情是你们编的。清者自清,反正阿宁信我,你们传谣言的就别跳上跳下了。”

 

  帝林一挑眉,顿时觉得事情有趣起来。


  紫川秀发声之前流风霜一直默认,为何他一发微博流风霜就连忙表明态度转发?这语气也有点奇怪,还有……“三哥”这个称呼,是不是亲密了些?


  流风霜和紫川秀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吗?帝林低笑一声,这可真好玩了。



——————————————————————————

注:下划线部分选自原文台词,有删改。



评论(7)
热度(6)

© 安泽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