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挖坑中。
脑洞奇大文笔无力各位慎入。
这个号大多是紫川相关,其他的也会写。
经常什么日常吐槽脑洞都往上发。
很喜欢删除博客。

【紫川同人】举目我对家(陆)

      本来是想写个中短篇,结果越来越水设定越加越多,又是平平无奇的一章。

  想单纯写个谈恋爱怎么这么难……


  哥普拉的效率不容小视,头天下午五点说去查,第二天下午五点就发来了详细而不累赘的报告。交稿时间一分不多一秒不少,报告内容多一句嫌多少一句不足,把戏中监察厅的高标准高效率无出错原则贯彻到了现实生活。


  帝林甚是满意,简明扼要地夸奖了哥普拉一番,然后打开几乎长草的微信,点开哥普拉发来的文档。


  迅速浏览一遍后,帝林的脸色已经从白里透红转向绿里透青了。


  马维。


  他记得这个人,花花公子一个,整天追着紫川宁不放,故作体贴心思龌龊让人作呕。要不是马家是紫川公司的大股东,帝林早就让今西去收拾他了。


  敢抢我弟的女人,还栽赃他。帝林露出一个诡秘的笑,这种笑容既不温暖也不开怀,反而是让人一见就会产生接下来就有獠牙露出的错觉。


  姓马的下流东西,你可给我等着。


  


  《帕伊之战》开机那天一早,斯特林就洗漱完毕去煮早餐。帝林比他稍迟一步,就在餐桌上坐着等豆浆喝。紫川秀揉着惺忪的睡眼出来,嚷嚷着要吃面,还没等帝林把那句“要吃自己煮”说出来,斯特林三下两下就把面给他捞出来放碗里了。


  对着刚从烤箱里出来的面包,帝林显得食欲不振。斯特林察言观色一番,问道:“不合胃口?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不。”帝林打起精神吃了几口,“我只是昨晚没睡好。”


  紫川秀拿眼看过来,心想这场景还真有种既视感。


  吃了早餐他们下楼去车库,司机已经在等着了。开车到指定的地点——酒店大堂,已经有些人在等着了。


  白川、罗杰他们已经等了好一会儿,这次他们也有一些戏份。紫川秀的助理明羽正在旁边和白川搭话,一见到紫川秀就迎上来,装模作样地嘘寒问暖。


  紫川秀一面笑吟吟地同他家长里短,一面用眼神和他交流:“上次我叫你买的绝版无删减《xxxx》你都买了吗?”


  明羽报以一个“放心,都在我的手提箱里。”的眼神。


  帝林和斯特林同他们打个招呼,就到一边去讨论了两句。不一会儿,主创团队都到齐了。整个剧组一起移动到附近的一个小广场。


  广场早就布置好了,案台上铺着红布,供奉着乳猪和瓜果,看起来甚是喜气洋洋。旁边是蒙着红布的摄像机,背后还拉起了“开机大吉”的横幅。


  记者们早已就位,在一旁等着仪式完成后进行简短采访。导演林睿和制片人林凡先上去对剧组动员了几句,吉时一到,就开始仪式。


  剧组里的都不是新人,这会儿都熟练地把香分好,挨个上去上香拜神。


  紫川秀和紫川宁是一起上去的,拿着香正要拜下去,就听身后帝林尖着嗓子来了句:“一拜天地。”


  紫川宁脸一红,刚要发作,就听紫川秀小声道:“等会儿跟着我做。”


  阿宁眼睛一亮,心知紫川秀又要搞怪,于是高高兴兴大大方方地拜下去。直起身来把香插上去,紫川秀却没走,带着紫川宁一个转身,正对着并立的斯特林和帝林恭敬拜下,大声道:“二拜高堂!”


  斯特林目瞪口呆。


  帝林也愣了两秒,然后在一片诡异的氛围中放声大笑,那些想笑又不敢笑的人也跟着笑出声来。他冲着走得远远的小两口喊道:“阿秀,夫妻对拜还没做呢!”


  “来人,给我送入洞房。”斯特林坏笑着补充道。


  哄堂大笑。


  斯特林和帝林走上前去拜下,也许是方才紫川秀开玩笑似的来了那么一下的缘故,斯特林总觉着这一刻真有点什么不同。神差鬼使地,他转头望了一下帝林,只能看见那万年不变的侧脸。


  他松了口气,又有点失望。起身上完香他们退下来,等开机仪式结束,帝林才说:“阿秀这小子越来越坏了,居然拿哥哥来打趣。”


  斯特林笑道:“不是你先拿他和宁小姐开玩笑的吗?怎么还怪上他了?”


  帝林冷哼一声:“他们都快谈婚论嫁了我还说不得?我和你又没有……”说到这里,他自知失言,没再说下去。


  不知为何,听到这话斯特林心里有点不是滋味,面上却半点不显:“那小子闲得慌皮发痒,哪天揍揍就舒坦了。”


  《帕伊之战》的剧本和背景设定注定了它很难找外景场地,群众演员更是让人为难,林睿把这些同演员们详细地分析了一遍,然后轻描淡写地说:“这就是考验你们演技的时候了。”


  众人绝倒。


  剧组的车一路驶进了横店,看着绿景棚,紫川秀苦中作乐:“我现在还能想起大哥上次对着空气大喊‘好好的打,老子我升你们的官!杀光那些叛党,他们的女人钞票就都是你们的了!’的场景,那才真的是考演技。“


  紫川秀故意模仿帝林当时的腔调,仿得惟妙惟肖,听者无不大笑。帝林恍若未闻,连眼都没抬一下:“我也想起某人在我怀里对着我数次笑场害得我手都抱酸了,比起来我真是神仙演戏。“


  帝林说的那场戏是“林河”刚给中央军求情回来,却见“狄霖”已经完成了屠杀,急火攻心晕倒在地。醒来时“狄霖”抱着他诉衷情,刚说到“紫川参星有什么好,我何苦为他出卖杨明华?”,紫川秀就笑场了。


  不知道是不是林睿的恶趣味,在他的剧本世界观里,除了紫川秀、帝林和斯特林他们几个主要角色把名字费心改了,紫川、流风和林氏都是原原本本照搬现实生活的名字。而且期间三大家族的恩怨还对现实生活有所借鉴,可以说是把那么多年的瓜都用电影硬生生塞到观众嘴里吃了。


  就拿《帝都流血夜》打个比方,杨明华和紫川参星的恩怨确实是由紫川参星下属进行无间道才得以解决——自此杨明华被迫退隐江湖。这一出搬到大荧幕主角就变成了帝林,紫川秀知道其间曲折,因此帝林每每说到这里他都忍不住出戏。


  幸好他只NG了不到十次,不然林睿是真要把他拖出去砍了。


  最后拍出来效果也很好,帝秀帝党头顶青天,直接锁了。


  帝林提起这段糗事,紫川秀的笑容果然僵硬起来。紫川宁也不太高兴的样子,哼了一声就转过头去。斯特林在旁边跟着笑两声,看着紫川宁的脸色,刚要说些什么逗趣,却忽然想起那场戏帝林看紫川秀的眼神——那样的……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那眼神可以说是深情了。斯特林思及此处,灵光一闪,仿佛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他好像有点明白紫川宁为什么一直不太喜欢帝林了。


  他惊恐地想,紫川宁该不会以为帝林喜欢阿秀吧?


  斯特林赶紧把脑子里奇奇怪怪的想法赶出去,但自从他前几天发现自己是喜欢大哥的,他就仿佛打开了一个新世界大门。是啊,男人和男人为什么不能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呢?帝林对紫川秀那样好,好得不像是一般的朋友或是兄弟……


  不,住脑!斯特林按住太阳穴,不要因为自己可能是个基佬就觉得全天下都是基佬。要说帝林对紫川秀好,难道他斯特林就对紫川秀很差?半斤八两,王八对乌龟,有什么不一样嘛!要真这么说,岂不是他们都对紫川秀有非分之想?


  好了快打住,大哥在看你呢!斯特林收回发散到可怕地方的思维,把越来越诡异的表情调整回来,变脸速度堪比翻书。


  帝林看着斯特林的表情从微笑到愁眉苦脸再到平静,心想这人又脑补到了什么东西?


评论(9)
热度(8)

© 安泽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