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秋

雄图霸业转头空,三杰必须好结局。

【策明】桃源梦(一)

注意:1.文章内容与标题关系不大
2.此文是BG
3.此文不坑
4.第一次发文,不知道注意事项,请多多包涵。

陆衣是在天宝十年的长安茶馆门前遇见李如真的。
说是初遇,也不大妥当,毕竟他们之前也见过一面。但对于李如真来说,这次相遇,和初遇其实差不了多少。
毕竟他上次看见陆衣时,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了。
五年时间,足以让他淡去这个一面之缘的记忆。
但是陆衣记得,这就够了。

记忆中的身影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仍是那样挺拔修长,英姿飒爽。只是那个她想了五年的人,如今正跟在一个身负重剑的女侠身后打转,脸上顶着快要烂了的笑。真是好不谄媚,好不做作。
  女侠大概是被他追得不耐烦了,回身就是一招夕照雷锋拍在军爷身边。那一招真是飞沙走石,把猝不及防的军爷硬生生地变成了一只脏兮兮的哈士奇。军爷愣在原地,觉得好生尴尬,呆呆地看着那个妙曼身影走远,垂头丧气的样子像是被主人抛弃的流浪狗。
  陆衣在旁边目睹了一切。基于对那人的思念与同情,她走上前去,用袖子擦了擦军爷脏兮兮的脸。
  军爷抬头看她,眨巴了一下水汪汪的大眼睛,相当诚恳地说:“姑娘,我觉得吧……你还是给我张手帕更实在些。”
原来他已经忘了她。
  陆衣愣了一下,心中有些好笑,又有些失落,于是故意板起脸来,冷冷道:“将就。”
  军爷是个相当实在的人,也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就马上抓着陆衣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你擦吧。我是不会在意的。”
陆衣心想,难道在意的人不该是我吗?但她却把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认真地抹去了军爷脸上的污迹。
那是一双修长白净的手,却不似寻常女子那样柔软。指甲修得很短,虎口处有茧子——那是长年握刀留下的痕迹。
  军爷看着金发蓝眼的异域女子,心想西域人真是太实在了,大概连男女授受不亲都不知道吧?或者说,是不在乎?
  他不知道,他呆愣的样子在陆衣看来,就像一只呆萌的大型犬。
军爷瞬间变狗策耶!陆衣心中闪过诸如此类的想法,眼中不由溢出笑意。
啊呀!和五年前的时候一样,根本就没有变嘛!

  这里离茶馆不远,军爷为了表示对陆衣的感谢,决定邀请她去茶馆喝杯茶。
  陆衣想开口拒绝,但看着军爷期待和诚恳交加的眼神,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看着她点了头,军爷脸上绽开花一样的笑容,直是让陆衣莫名地身上发冷。
  坐在桌旁,军爷笑得有些吊儿郎当。“姑娘,在下天策李如真。”
  “我知道。”陆衣很镇定地说。
  “姑娘莫非听过我?原来我李如真这般有名,名声都传到异域去了。哦,敢问姑娘芳名?”
陆衣摇了摇头,道:“在下明教……陆衣。”
不是阿依娜了,是陆衣。
  “一看你背后的那两把刀就知道了。现在有几个门派是用双刀的?哦对了,你的眼睛和头发也够显眼的。”
他似乎没有太过注意这个名字,也好像不知道这个名字的含义。
  “你到大漠去,会比我在这更显眼。”陆衣眨了眨眼,心想长得异于中原人真不好玩,还是温陆那样子有趣些,别人至少不会一眼看出他来自哪里。
  “说得很对。”李如真不以为意,给自己续上一杯茶。“小衣,你有钱吗?”
  陆衣心中有些无语,但她还是回答了:“来之前,师弟给了些盘缠。怎么了?”
  “倒也没什么大事,但小衣你看我身无长物,现在又已经正午……”
  “所以你想让我请你吃饭?”
  “小衣果然聪明绝顶,一点就通。”
陆衣叹了口气,心道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如果不把师哥们算上的话……但她心中竟无一丝怒意,好像那人就该是这样的,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
她不知道事实是不是如此,但她一向相信自己的感觉。

如意楼前。
  “如意楼?”军爷念出酒楼的名字,“啧啧。你可真有钱,这可是长安最贵的酒楼。”
  “是师弟帮我定的。”
  “那你的师弟对你还真好……”军爷颇为羡慕,“我就没有这么大方的师兄弟。”
  陆衣回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嫌他啰嗦,伸手把他拽了进去。“别看了,吃饭要紧。”
  “我在思考正事的时候你能不打岔吗?”李如真嘴角一抽,开了个玩笑。
  “吃事最大。”
西域姑娘的话真是言简意赅,简明易了……一语就道出了饥肠辘辘的狗策的心声。

  坐在饭桌前,李如真一边吃一边想方设法和陆衣聊天,试图套些有用的信息比如说她的来历住址联系方式什么的。“小衣,你的官话说得真溜,是经常来中原吗?”
  “来过几次。”陆衣咬着肘子,含含糊糊地回答,“官话是师哥教的,师傅也教过我。”
  “你师父?”
  “她是江南人。和刚刚拍了你一身灰的那个姑娘一样,是藏剑山庄的人。”陆衣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忽然有些奇怪的神色,像是想起了什么让人极端不快的事情。
  “能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吗……”李如真顿时觉得这些美味佳肴味同嚼蜡,丝毫没注意到对面女子一闪而过的异样神态,“特别是我现在身上还有不少灰。”
  “如果是误会,就要解释清楚才行。”陆衣终于放弃了嘴里的肘子,语句也变得清楚了,“不管是中原还是西域,女孩子都是容易想多的——如果你不及时解释的话。”
  李如真微微一怔,瞬间想通了其中关节。“你误会了。我们不是那种关系。”看着陆衣明显透着疑惑的双眼,他不情不愿地解释道:“我只是一厢情愿而已。”
开玩笑,想找富家小姐当长期饭票结果被甩这么丢脸的事情,他怎么可能说!
  陆衣瞬间被噎住,一时不知如何开口。半响,她笨拙地安慰了一句:“会有更好的人。”
  李如真笑了一声,快到嘴边的那句欠抽的“不如姑娘你收了我?”被硬生生地逼了回去。
  “那就托你吉言了。”

(最后还有一段话:我写这篇文的时候没有查过唐朝地图,等我查了天宝年间的中国地图我就尴尬了……西域是吐鲁番势力啊啊啊啊!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西方人什么的……不过唐朝也算海纳百川,所以吐鲁番有金发蓝眼什么的应该还是可以的吧【汪的一声就哭了】)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