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秋

雄图霸业转头空,三杰必须好结局。

【策明】桃源梦(三)

作者云:这是有些不知所云的一章……

巴蜀之地有唐门。唐门是刺客世家,善用暗器,神出鬼没。贞观之治,天下太平。唐门渐渐涉足商业,不断壮大。但在唐门内堡,有一处名为逆斩堂。里面的都是唐门顶尖的刺客,目前最顶尖的那位,名叫唐青翎。
唐青翎是恶人谷的人,专门刺杀浩气的高层。她很少出手,但绝不空回。
这一次,她看上了一个人,一个行踪不定、武艺高强的人——当前浩气盟的副指挥,天策李如真。
这是她的最后一单生意,她决定要完美地完成任务。
她所选的刺杀地点,是昆仑。
浩气盟和恶人谷即将在昆仑进行攻防战,而她事前得到消息,这次攻防,她的目标一定会来。
她在昆仑浩气盟据点附近等了一个月,终于等到了目标。

李如真站在昆仑冰山上,俯瞰着战场。这里即将开始一场残酷的战役,不管输赢,都一定会死伤惨烈。他一直不想当指挥,并且一直怀疑着这种战役的必要性。
他当初加入浩气盟,是相信浩气是惩恶扬善的地方。可他后来发现,这些战役只会造成无谓的损伤——不管是浩气,还是恶人。他常常问自己:这样的攻防战,真的有必要进行吗?
在经历了几年前那场南屏山攻防后,他更加怀疑浩气恶人之争的必要性。
那次他看见当时还不是浩气盟指挥的谢帘,试图杀害一个正在掩埋战友尸体的小女孩。如果他没有去阻止,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那个小女孩,他忽然想起陆衣的头发和眼睛,和那个他救下来的孩子很像。
不,不是很像,简直是一模一样!
难道……

李如真咬了一下嘴唇,强行收回了思绪。
此时陪在他身旁的不是陆衣,而是一个藏剑山庄的二少。李如真瞥了二少一眼,开始没话找话聊。“我记得你叫叶远,在盟中也是好手。今天谢帘派你来陪我,也太过大材小用了。”
名为叶远的少年抬头看了看副指挥,相当规矩地答道:“副指挥的安全非常重要,叶远有幸跟着副指挥,何来大材小用?”
李如真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你能不打官腔吗!能不能说人话!说点人听得懂的话!深吸了口气,他告诉自己一定要淡定——谢帘还提防着他夺位呢!不能有什么出格的言行,特别是那种“挑衅”指挥权威的话,是决不能说的。
“你能正常一点吗?像你平时那样说话就可以了,不用太拘束。”
得了许可,叶远立刻画风大变。“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其实我也觉得,我这么武艺高强,居然派到你身边做保镖,实在是太大材小用了。”
你还是给我打官腔吧……李如真怨念地想。果然他和藏剑山庄的人合不来,那些说策藏是一对的人绝对是瞎了眼!绝对!
忽然,李如真感觉到了一丝极微弱的气息。多年的战斗经验让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向后一闪,长枪挡在身前。
“铛”地一声,刀尖与枪身相撞。偷袭者显出身形,是一个白衣女子。双刀、白衣、兜帽,这些特征让人很容易地判断出对方的来路——明教的杀手。她看样子也藏了一段时间了,可在场的人一个都没发现,足以看出这人的暗尘弥散之术也是一流。
这时女子微微抬头,与李如真对视。
那是一双碧蓝色的眼睛,目光如水,深若古潭,让人流连其中,不能自拔。
看着那双熟悉的眼睛,李如真一瞬失神,被刺客抓住机会,一刀刺向咽喉。那一刀速度极快,站在他身后的叶远根本来不及阻挡,眼看着他就要命丧黄泉,弯刀却停住了。
刀尖在他咽喉上轻轻一点,又很快收了回来。
她看了看周围迅速靠近的浩气盟弟子,注视着李如真的眼睛,露出极为罕见的微笑,轻声说:“如真,后会有期。”
说完,她做了一个谁都没想到的举动——纵身跳下了山崖。
那一刻,李如真的血液几乎凝固成冰。
他心中大叫着“不——”,几步上前,想要抓住她。
可是他还是迟了一步。他没能抓住下坠的女子,连衣角都没碰到。
那一刻他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甚至有一种跳下去抓住那人的冲动。如果接下来的事情没有发生,那他大概真的会跳下去。
崖下传来一声鹰啸,女子稳稳地落在鹰背上,向恶人谷据点飞去。
看到这里,李如真的血液忽然会流动了。他松了口气,身体也略微放松了下来。果然她是不会去寻死的。他在心中嘲笑着自己。担心什么呢?
与此同时,他想起了之前陆衣的不告而别。
原来不是因为她难以忍受自己,而是和自己一样,要来参加这惹人厌倦的攻防吗?想到这里,他有些自暴自弃的心又充满了活力。
但当他转身准备回营地时,却看到叶远似乎也松了一口气。眯了眯眼,他有些好奇地发问道:“你好像挺高兴她没死?”
叶远有些不自在地皱了皱眉,还是坦言道:“是的。我不希望她死。”
“为什么?”
“因为她是我师姐。”
此时李如真心中只觉得日了狗了,原来陆衣的那个土豪师弟就是你小子!这么说我用你的钱吃了半年的饭?听起来真不错,但为什么心里莫名不爽呢?
“好吧。那你师姐为什么要来刺杀我?”
“你确定那是刺杀?。”
“随你怎么说。”李如真脸色更加难看了,“能说说她的事吗?就你所了解的来说。”
“看在你这么诚心诚意的份上,少爷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叶远双手抱胸,脸上颇有得意之色。只是眼中闪着疑惑的光,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除了那个已经离开的人,没有人注意到。山隙中潜伏了近一个月的唐门杀手,在看到陆衣动作的时候收起了千机匣,静默无声地展开了机关翼,向恶人谷营地飞去。
那个动作的含义她是明白的,在杀手中,那种行为的意思就是“这个人的命是我的。”
快飞到目的地时,她转头望了山上一眼,有些困惑地喃喃道:“可你为什么不想杀他呢?师父。”

叶远第一次见到陆衣时,陆衣还不叫陆衣,她叫阿依娜。
那是叶远第一次进入大漠,陪着师父叶淮青一起,去找那个叫陈青青的藏剑女子。
路过死亡之海时,小叶远陷入了流沙。
死亡之海,是圣墓山以东的狭长荒漠带。沙漠中阴晴不定,黑风暴和流沙是致命的。对于没有沙漠生存经验的人,在死亡之海中,大多是九死一生。或者说,是十死无生。
叶淮青用尽力气想抓住他,可无论如何也挡不住他下沉的趋势。
那时他心里想,就这样死了吗?我还有很多地方没有看呢!我还要成为天下第一剑客呢!怎么能在这见鬼的大漠死了呢?
然后他就看到了救星——一段类似于套马索的绳子套住了他的手。
耳边传来呼喊声,用的却是自己听不懂的语言。但不管怎样,这对于他都是救命的稻草。于是他死死地抓住那根绳子,绳子另一端的人一点一点地将他往外拖,终于把他拖出了那个深陷的漩涡。
当他拍掉身上的沙子抬起头时,看到的就是白衣白帽蓝眼睛的小姑娘。小姑娘身边是自己的师父,师父正抱着她,不让她被刮走。见他成功出来,小姑娘皱起眉头,用他听不同的语言大声地对他说着什么。
“你好。”他很有礼貌地说,“谢谢你救我。”
显然,小姑娘也听不懂他的话。两人纯粹是鸡同鸭讲。
在多方尝试交流无果后,终于,小姑娘放弃了说话,一副迷惑的样子。
这时叶淮青也缓过了神,她用回纥语同女孩交流了几句,然后转头对叶远说:“小远,她叫阿依娜。这里是死亡之海,我们不熟悉地形,很容易死在这里。她说愿意带我们出去。”
小叶远是一只萌萌的叽太,刚刚一番挣扎,不知把头上的黄鸡落到哪里去了。“啊啊师父,我的黄鸡不见了。”说着还指了指自己的头,表示刚刚小黄鸡还在那里。
阿依娜看着他的动作,有些不解,大概以为他是撞到了头。于是阿依娜走到他面前,伸手轻轻地揉了揉他的头顶,还说了一句什么。后来他听师父说,她当时说的是:“不痛不痛。”
还真像是哄小孩啊……叶远现在想起,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可当时的他,不就是个小孩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