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秋

雄图霸业转头空,三杰必须好结局。

【策明】桃源梦(四)

继续不知所云……

“这么说来,她的原名是阿依娜,对吗?”李如真若有所思地摩挲着自己的下巴。
“对。”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也不过如此。
是自己太迟钝,到现在,才想起。
有原来他们早就见过,只是自己不记得了。

“那后来呢?”李如真问道。
“后来?后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也就是她把我们带到了往生涧附近,在途中我们产生了深厚的感情,然后她就拜我师父为师了。”
其实这都是扯淡。
事实真相是阿依娜完成了入门的试炼,然后顺路带上了叶淮青和叶远去往生涧见圣女。途中叶怀青教她学了些吴语,半哄半骗地让她成了自己的二徒弟。
他们不是大漠的人,自然不可能一直住在那里,找到了人也就回了中原。自那以后的五年里,叶远再也没见过这个比自己晚入门,却是自己师姐的人。
“这么说来她比你晚入门,可她为什么是你的师姐?”
叶远眨了眨眼,敷衍道:“我说是就是,别问那么多。”
叶淮青门下,排行不按入门先后,而是按本事。叶远叫陆衣师姐,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他打不过陆衣。当然,这么丢脸的事情,叶远是绝不会承认的,至少不会在李如真面前承认。

“我还有个问题。”李如真说,“还是那句话,如果你师姐不是来杀我的,那她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叶远盯着他的咽喉看了一会儿,慢慢地说:“我有一个想法,但是不敢确定。如果真是那样……我都不信你们没有奸情。”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说清楚!”李如真额上青筋直跳。
“不可说。”叶远摇了摇头,“攻防要开始了,副指挥,我们走吧。”
“喔!对了。”叶远回头冲他诡异一笑,“我想起来了,之前师姐找人写信给我说,她遇到了一只没钱吃饭又赖着不走的狗策,也是叫李如真。她还问我,她遇到的那个,究竟是不是我之前对她说的那个英明神武的浩气盟副指挥。副指挥,你猜我是怎么回答的?”
现在李如真总算明白那天为什么陆衣会那样看着自己了……为什么突然想把叶远扔到恶人谷营地呢?这下李如真总算知道,藏剑山庄除了钱多以外还有什么地方拉仇恨了呵呵呵呵……

那次的攻防持续了两天一夜,结果算是平分秋色,双方死伤都差不多。只是李如真这个副指挥险些被刺,让浩气盟落了好大的面子。谢帘为了“安抚”他受惊的心,向外发布了针对陆衣的悬赏。
终于回到营地的李如真被叶远的毒舌气得吃不下饭,匆匆扒了几口就回了房间。一开门,他就受到了堪比十万个八重丐呼啸而来的惊吓——前日“刺杀”未遂,被悬赏了一万两黄金的明教女子正若无其事地坐在他的床边,手里还拿着最新一期的大唐邸报。
李如真一脸镇定但内心澎湃地关上了门,然而他的内心是这样的:谁来解释一下她是怎么进来的?不要和我说她是从正门走进来的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陆衣见他进来,便随手将报纸递给他。他接过报纸,只见首页上写着对恶人谷刺客的高额悬赏。
陆衣盯着他,似乎是想看他有什么反应,结果他脱口而出的是:“不是我干的。”
如果陆衣现在正在喝水,肯定会被呛着。她完全没想到,李如真居然是这个反应。什么叫“不是我干的。”,她有说什么吗?
“我知道不是你。”陆衣忍住笑,“你恐怕还没有这么多钱。”
李如真表情一滞,深深地觉得陆衣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本事越发强了。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想起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你怎么会在这?”
怎么不在恶人谷那边?
“师哥说我没用,刺杀就算了,还未遂,于是把我赶出来了。”陆衣脑海中自动浮现出师兄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想等他气消了再回去。”
“师哥?”
“他叫温陆,也许你们认识。”
“……老相识了。”原来温陆那个杀千刀的就是你师兄!话说为什么和我不对盘的都是你的师兄弟?
“那你该知道他的脾气。”陆衣的声音拉回他的魂,“不准备留下我吗?”
姑娘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李如真是想拒绝都开不了口——更何况他并不想拒绝。

——我要去枫华谷玩玩,你呢?要不要和我一起?
——好。
无论是青山绿水,还是穷山恶水,我自相随。
她几乎要露出一个微笑来。
不知是何时,军爷曾告诉过她:“所谓情缘,便是生死不离,相伴相随的人。”

我不求与君生死不离,只求相伴相知。莫辜负了,这大好时光。

那一年,是天宝十二年十一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