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挖坑中。
脑洞奇大文笔无力各位慎入。
这个号大多是紫川相关,其他的也会写。
经常什么日常吐槽脑洞都往上发。
很喜欢删除博客。

【紫川同人】舆论战争(中)

(抱歉,脑洞一时爽打出来完全不是那样所以修改了几次,耽搁了,发的晚各位见谅。)

【3】

  帝林向来不是能忍气吞声的人,倘若他哪一日忍气吞声了,那也只是在为将来更大的报复行为做个铺垫。

  那些同人文一个二个精准打击到他帝林身上,害得他家庭关系和兄弟关系一齐受到影响——现在紫川秀和斯特林都不太敢往家里来了!该死的!

  再者说,这次同人文风潮带来的丰厚利润实在不是常人能想到的,同人文满足了闲的没事干的老百姓的精神需求,开辟了一个潜力无限的巨大市场。帝林监察长表示,这种钱监察厅赚不到,谁还能赚?

  于是他在监察厅中开了一个新部门,专门收集同人大大的文。

  开玩笑,不乘这个机会大捞一笔再顺便打击打击平时看的不爽的对头,他帝林两个字倒着写。

  一日之间,帝都乃至紫川家各个城市都贴上了这样一则简单粗暴的告示:

  致各位才子:

  监察厅急需各大风云人物的同人小说,有则来稿无则加勉,报酬丰厚,一旦通过监察厅审核可立即出版。

                                   监察厅

  与此同时还有早就印刷好的大批制作精良的同人本。

  有的打着半架空同人的名号揭穿历史真相,比如说《勿忘我》。

  节选:【……卡丹坐在窗边读着她最爱的诗集,可是她的心情却一点也没有平静。

  她还在想今天早上的事,不,应该说是今早遇上的那个人。

  那个冒冒失失闯到她跟前献花的小伙子。

  英俊而刚毅,神情却憨厚老实,肩膀宽阔,一看就是可以依靠的。

  献花时说话结结巴巴的。

  “卡丹,卡丹殿下,我叫斯特林……我,我很那个、那个你。”

  他终是没说出来到底是什么,就涨红了脸转身跑了。他后面跟着的是反应过来准备冲过来逮捕他的护卫队。

  卡丹笑着收了花,不知怎的心里没有被冒犯的感觉,反而很喜欢。

  “这束花叫什么?”她问一旁脸色紧张的侍女。

  侍女本以为公主殿下会因这样的无礼行为而生气,心中有些紧张,谁知殿下好像并不生气,还在笑。

  于是小侍女松了口气,上前仔细辨认了一下那束浅蓝色的小花,然后说:“这应该是……勿忘我。”

  卡丹怔了一下,脸上一红,把花丢给小侍女,说:“知道了。”

  小侍女小心翼翼地问道:“那这花?”

  卡丹本想说把花扔掉,可话到嘴边又被吞了下去。顿了一下,她说:“插到房间随便哪个花瓶里吧。”

  她没说是谁的房间,那自然是她的房间。

  小侍女心里直犯嘀咕,可又不好多嘴,便应了声“诺。”

  卡丹想到这里,又向屋里望了一眼。

  床头的花瓶里,浅蓝色的小花开得很好。……】

  这本书言辞优美,文风清新淡雅,男女主角之间青涩而细腻的感情刻画得很好。结局理所当然的不是好结局,男女主各有所属,但终归给人一种让人遗憾惋惜却不会想给作者寄刀片的感觉,一经发售迅速大卖,一度压过了风头正劲的“三杰党”和“帝秀党”本子。监察厅同人部数钱数得手都软了。

  但这也有个副作用。

  看完这本书的左那夫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以至于斯特林已经三天没敢回家睡觉了。

  有的打着同人本的名号开始丧心病狂地进行人物崩坏操作。

  比如说这本——《得到与毁灭》

  小字标注:“雷洪×哥应星”

  一看标注就觉得丧心病狂是吧!

  以下是相对正常的节选:【……“雷副统领,”哥应星把辞呈仔细叠好收起,“我不同意。”

  “你既然不肯同意我的提议,为何又不让我辞职?”雷洪冷笑一声,“再说了,你心爱的紫川秀旗本不是正好要被任命为副统领了吗?我把这位置让出来给他不是正合你意?”

  “雷洪。”哥应星叹了口气,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难道你得不到一样东西,就非得把它毁了不成?”

  雷洪注视着他,脸上的冷笑逐渐扩大。

  “不错。”他说。

  哥应星,如果我得不到你。

  雷洪心想。

  我会将一切都毁了。……】

  这种书是如何通过层层审核出版的,至今还是个谜。不过据说紫川秀无意中在街边书摊翻开这本子后,直接将它捏成了碎纸。第二天,这本三观扭曲的同人文就彻底消失了踪影。

  还有的直接将打击范围扩大到了魔族,开始远程打击。

  比如说作者署名光明王的《魔神皇无耻录》,这本书一经发售马上脱销,现在已经是第三次印刷了。

  还比如说《无耻联盟》,这本书写的是罗斯和鲁帝两位魔族公爵的缠绵爱情。嗯,据说这成功恶心到了审核者。为了不让自己一个人被恶心,审核人员将其印了五十万本发放到各地的公共厕所充当如厕读物。

  之后不久,因便秘而去医院检查身体的人数大幅度增长。

  这是后话。

  再举几个例子你们感受一下。

  《同门》(左加明×黑沙)

  《我的王》(黑沙×卡特)

  《我与我的二舅子》(卡兰×云浅雪)

  诸如此类,有时近乎敌我不分……

  除了对魔族的打击,还有自家内讧。

  就连监察长的好兄弟都受到了打击。

  像什么《巴丹城下》(云浅雪×斯特林)、《绝地反击》(紫川秀×云浅雪)之类的,无一不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再比如说这个。

  《贵族圈潜规则》(all马维)

  一位看完这篇文的人——不愿透露姓名的监察长大人表示,这如果不是远东统领写的,他立刻去吃屎。

  值得一提的是,监察长大人受到启发亲自操刀写了一篇惊天地泣鬼神的年度纯爱大作。

  题目是:《罗明海的幸福生活》

  标注:元老会全体×罗明海

  (PS:高H。内含木马、滴蜡、各种play。)

  至于内容,为了不被和谐,就不搬上来了。

  总而言之,这下捅了马蜂窝。

  【4】

  罗明海自从知道了帝林的动作并看到了那篇很快被禁掉的限制级大作,就露出了让人一见便知是有故事的人才会有的微笑。

  夭寿,罗明海会笑了!

  总之三天后,市面上多了一批这样的书。

  《冷清总长俏统领》(紫川参星×帝林)

  《霸道统领坏坏爱》(斯特林×帝林)

  《嚣张王妃:总长我要废了你》(紫川参星×紫川秀)

  ……

  一看就让人吐血的标题和一看就天雷滚滚的文笔,足以证明这些同人文大概是罗明海发动属下在三天内赶出来的。

  质量实在不如监察厅手下的才子们。

  “但是啊……”

  “怎么了?”斯特林问道。

  紫川秀笑了笑,把手里的那个本子扬了扬,“我觉得这本倒是十分还原,我是说,那里面的事情,像是大哥会做的。”

  “什么?”斯特林诧异地说,“你给我看看。”

  “你看这段。”紫川秀兴致勃勃地指给他看。

  斯特林凝神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又一个人倒下了。

  帝林站在血泊中,面无表情地扫视四周。

  鲜血顺着他手中的长剑一滴一滴落下,“滴答滴答”的声音尤为刺耳。场面安静得可怕,没有人敢先说话,甚至连重一点的呼吸声都不敢发出,生怕惹怒了眼前的恶魔。

  “还有谁?”帝林微笑着,却让人胆寒。“若没人再持反对意见,我就收剑了。”

  没人敢应他。

  走出会议室的时候,帝林一眼就望见了斯特林。此时他十分庆幸自己带多了双靴子,不然斯特林一眼就会看出他干了什么勾当。

  如果让这个正直得有些过分的家伙知道他帝林为了护他,连杀了十三个红衣旗本,估计有好久都不理会他。

  帝林不愿冒这个风险。

  斯特林见了他,连忙迎上来。

  他也不问结果,因为他知道大哥会将一切都处理好。

  由于心虚,帝林难得温顺地让斯特林给他披上斗篷。斯特林心里想大哥应该是有些累了,不然这会儿早把斗篷抢过去自己披上,哪里轮得到他来动手。

  于是斯特林脸上笑容变得讨好了些,一个劲地嘘寒问暖,也不在意帝林刻意的冷淡。……】

  “你说的真实感是什么?

  “我是说,你不觉得大哥很有可能做过这种事吗?比如说为你杀掉十三个红衣旗本什么的,要知道,这可是统领处出来的文。说不定是真相。紫川·名侦探·秀说。

   “你想多了,大哥不是那种人。斯特林一副斩钉截铁的样子,其实心里暗暗发虚。“这篇文全是胡说八道,罗明海那家伙手下出来的文,哪里能信?”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是不可信。”紫川秀看了一眼这本书的题目,附和道。

  《罪恶之源》(斯特林×帝林)

  大哥在下面这种事,很明显就是胡说八道嘛!

  不过……紫川秀看了一眼底下压着的本子。

  《统领处一枝花》

  这个不知道是什么,打开看看好了。

  于是他翻了两下,迎面而来的是这样一段话:【……罗明海气冲冲地走在回办公室的路上。他心想明天他一定要到紫川参星面前好好地参斯特林一本——谁叫他为了紫川秀那个通敌叛国的小人在统领处门口和他罗明海吵架。

  还有帝林,是的,为着他那两个兄弟,斯特林情愿得罪任何人。

  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罗明海想着想着,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他究竟在气什么?

  是气斯特林帮那个叛国贼说话,还是气他在斯特林心中连一个叛国贼都不如?

  为什么不是他罗明海?

  凭什么,不能是他罗明海?……】

  紫川秀吓得差点把本子撕了。

  饶是饱经风霜,紫川秀也没受过像这几个月待在帝都看同人本所受的打击大。自从长期休假的斯特林和紫川秀一起被帝林扔到了审核区,他们俩就没过过一天正常的日子。

  紫川秀已经开始怀疑,等他回了远东,会不会看着罗杰和明羽吵吵闹闹也觉得他们是在调情……说起来还真有点这个苗头……

  打住打住!紫川秀赶紧叫停。救命啊!我都在想什么?停下来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又是紫川秀统领生不如死的一天呢。


评论(2)
热度(16)

© 安泽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