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挖坑中。
脑洞奇大文笔无力各位慎入。
这个号大多是紫川相关,其他的也会写。
经常什么日常吐槽脑洞都往上发。
很喜欢删除博客。

【无涯同人】昔并肩

西东西无差。
是HE你信我。
@东昕 真的是糖!!!


西太子第一次见到暨绪时,正是最没心计的年岁。

彼时暨绪年正少,轻狂更是无度,加上生的极好,任谁来看都是走马长安街,掷果可盈车的白玉郎——只是放纵浪荡些。

但人总是以貌取人,美少年便是放纵些,那也是独有风采。若暨绪是个丑八怪,再这般浪荡,只怕就要被人人厌弃。

西太子是个不喜约束爱自由的人,故而他一听暨绪上房揭瓦净给老师找不痛快的光辉事迹,就觉得他们会聊得来。

然后他就见着了被方术课夫子从三楼扔下来的暨绪。

所谓白玉郎,果然都是世人的臆想。

西太子心中如是道。

少年从地上爬起来,刚拍两下灰就见着站在一旁看着他的西太子。

暨绪也不觉得他灰头土脸的样子不好看,与光鲜亮丽左佩刀右备容臭的西太子相比也似乎并没有逊色的地方。于是他毫不自卑地露出灿烂笑容:“大兄弟,来上课吗?把我带回去呗!”

西太子上下打量他,他现在没有侍从跟着,难以判断这灰人是谁。于是他问道:“你自己不会回去?”

“有禁制。”暨绪解释道:“夫子方才扔我下来时设了禁制,我一个人回不去。你带我回去他才会给我网开一面。”

“哦?你既然这么热爱这门课,为什么要惹怒夫子?”

“你误会了。我只是剑没拿。”

“……”

“怎么样?这位好人你带我一带。”

“你叫什么?”

“暨绪,东初暨绪。”

西太子不知如何开口,怔愣一会儿方才道:“久仰。”

传闻中东初雄主与后来的西极霸王初见时天地为之变色,其实也不过如此。


暨绪与这位西太子的高姓大名早就被刻在了向道石榜首,并排肩并肩在那悬着。西太子毕业后有一回带暨绪去天元宫装模作样怀个旧,结果一眼看到他们俩闪闪亮亮的名字。

“这什么意思?”暨绪皱眉道。

西太子一摆手,淡定道:“无他,纪念你我成绩耳。”

暨绪说这要是捣蛋排行榜,你我在榜首才是当之无愧。

西太子大笑,连声道说的极是。

出了天元宫他们并肩向西国去,西太子不耐烦坐马车,最喜欢骑马,东初王却是享受的主儿。最后西太子还是不情不愿地坐上马车,一路对暨绪唠唠叨叨。

暨绪听的耳朵起茧,强辩道:“太子殿下,我此行是为着大事,须得养精蓄锐。”

这话也没错,他继位不久,此行是来西国试探西王态度以及争取支持的。

太子殿下嗤笑道:“你要东西联合,这也简单。东方旭日初升,西方生气勃勃,东西相济本是天理,你又何必担心?”

“不是东西联合的问题。”暨绪苦笑。

“那就是东王西王联合的问题了。”太子殿下道。

“是。”暨绪点一点头。

西太子沉默片刻,道:“待我继承大统,你便无需再考虑这个问题。”

新任的东初王爆发一阵大笑,过了会儿才停下来,喘口气道:“不错,那时你我联手,非得把天下人都气死。”

西太子也笑。


这玩笑一般的话语被西太子牢牢记在心里,千年后他践祚,励精图治将西国的军事优势发挥到极致。

再是百年,他联合东初横扫北顺,又领兵至玄天上帝前问鼎,迫那帝王封他为霸王。

而后他借联姻之名亲自带兵到东初国迎娶公主,在与东初王告别时摔杯为号发动所有暗卫刺杀那东初王。

东初王宫守卫森严,即使成功他也身受重伤。

西方霸王临终时向天元宫的方向看了一眼,他似乎说了些什么,但没人听见。


天元宫向道石上他仍和暨绪并肩而立。

而今百年前谋害暨绪的凶手已死在他手上,他也终于能再和暨绪并肩了。


东西确实相济,可惜你我并无机会。

不过也好,我来见你了。

这是西方霸王最后留给世间的话。






评论(15)
热度(9)

© 安泽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