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挖坑中。
脑洞奇大文笔无力各位慎入。
这个号大多是紫川相关,其他的也会写。
经常什么日常吐槽脑洞都往上发。
很喜欢删除博客。

【紫川同人】圣灵殿纪实(壹)

  壹

  也许会有后续。

  这里有些圣灵殿英灵的性格是我想象的,若与各位心里的形象不符,请自行“一旦接受这个设定”。

  总之是私设如山。

  接受的话请往下看。)


  “所以说……各位前辈,你们已经对国家大事毫无兴趣只想探讨儿女私情了么?”


  斯特林心如死灰地说。


  “哎呀你怕什么,赶紧交代你和那个魔族前女皇的事,我们刚刚都看见了——那绝对你儿子。给人家魔族大将军扣了那么大一顶绿帽子这种爽到没边的事你怎么能一个鬼偷着乐?”


  “对对对,快交代!”


  看着以方劲为首的一帮大老爷们一齐露出猥琐的笑容,斯特林就恨不得自己没进过圣灵殿。


  进圣灵殿的时候所有人都以崇敬或悲痛或缅怀的心情面对着这些石碑——然而不会有谁告诉来参拜的人这些英灵其实都是一些喜欢闲聊八卦无聊到一言不合就跳舞的大老爷们。


  斯特林看向圣灵殿唯二的良心——哥应星和雅里梅。


  良心们投以同情的目光,劝道:“你放心,他们不会说出去的。”


  说出去也得有人听的到吧!斯特林简直要吐血——如果他还能吐血的话。这时帝林从身后拍一拍他的肩膀,悄声道:“该来的躲不过,让他们拿些什么来换,也算够本。”


  斯特林深以为然地点头,道:“行吧。我可以讲,但也有条件。”


  “什么条件?”


  英灵们齐声道。


  “一个故事换一个故事,前辈们,罗曼史也得互换,你们谁先来?”


  斯特林微笑道。


  英灵们对视一眼,纷纷觉得这件事变得有趣起来了。


  说句实话,他们死去这么多年,彼此的八卦消息或多或少都知道。就算不知道的也能从雅里梅这里知道,这句话有待考究,为什么?原本像雅里梅这种温和又尊重人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去主动探听别人的罗曼史什么的,但奈何他不探听,有人却主动要说。而雅里梅偏生喜欢记东西,阴间的纸是不会烂的,所以尽管雅里梅不会说什么闲话,他写的东西也都暴露了。


  像方劲这样闲不住的,到圣灵殿就更闲不住。你想想,见着这么多只在历史里出现的人,多牛×啊!


  然后他就开始一个劲地开扒黑历史,不管是自己的还是诸多朋友的。这也给雅里梅提供了源源不断送上门的素材。


  当然他并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人,毕竟在他来圣灵殿之前这里人就不少了。


  紫川星是和雅里梅差不多时间来圣灵殿的,两人之前关系也是好到可以穿一条裤子——这一点单看历史书中紫川星是唯一一个敢用残疾人当元帅的总长就知道了。


  当然了,雅里梅配得上被这般看重,也配得上这种破例。雅里梅本人例子太过于特殊,以至于后来多少个军校教官都是这么训斥那些纸上谈兵的学生的:“你想不上战场就能打胜仗?你以为你是雅里梅吗?”


  话题拉回来,紫川星来到圣殿的时候紫川云正百无聊赖地倒挂在“浩气长存”的牌匾上,一脸漠然地盯着他。


  然后两人就开始一边喝着后辈们送到他们碑前的酒,一边聊国家大事。


  紫川家的历史在那时还不是很长,于是他们聊了三天三夜后终于厌烦起来,开始开扒属下和彼此的黑历史。


  不久后,雅里梅也入住了。


  雅里梅生前行动不便,处处制肘。死后反而无处不可去,自由自在。这对他来说是件大好事,因此他是整个圣灵殿里最快接受幽灵形态的人。


  雅里梅是个很客观的人,他当初学历史会把大人物的心理以及当时环境(无论是自然环境还是社会环境)通通分析一遍,而且事实通常证明,他想的八九不离十。雅里梅生前最擅长利用心理战术击败敌人,最喜欢分析敌我双方的精神状态。而作为幽灵的雅里梅又多了一个爱好——记录在座各位英灵的黑历史,又称《圣灵殿纪实》。


  这个纪实里还夹带不少私货,比如说对各种版本黑历史的真伪考据(毕竟老家伙们每次吹牛内容都不尽相同),还有对人物当时内心的探究等等。


  方劲刚来的时候看见雅里梅整天往一个本子上记东西,他就觉得奇了怪了,转头问哥应星:“我说哥应星,这位前辈是在做什么?记日记吗?“


  哥应星看他一眼,强忍着问他怎么也来了这种问题的欲望,答道:“这位是雅里梅大人,他正在记录圣灵殿历史。”


  在肃然起敬和质疑这种行为的必要之间,方劲选择了和哥应星唠嗑。


  “老兄,雅里梅前辈记了多久?”


  “不知道。不过据他所说,大约是两百多年前就开始了。”


  于是方劲果断选择了肃然起敬,哪怕这种行为在他看来与傻子无异。


  毕竟,百年如一日地坚持记一些永远不能被外界看到的历史,也是需要非人的毅力的。


  这种崇敬有加的心情一直持续到雅里梅从他那对本子里——或者该说是纪实里面把他们的黑历史中的罗曼史部分抽出来,对圣灵殿新人斯特林说:“可以,无论你想听谁的,都能在这里找到。”


  同为新人的帝林立刻显得十分有兴趣,大有直接上去看的架势。


  一旁紫川远星冷漠地看着雅里梅手中的三个大本子,冲哥应星使了个眼色。


  哥应星立刻上去冲雅里梅耳语两句,雅里梅“哦”了一声,道:“放心,我读之前会征求你们同意。”


  于是帝林先瞟一眼紫川远星,斯特林会意,冲紫川远星笑道:“远星大人,斯特林年少时便听过不少版本的您与令夫人的韵事,不知可否听个最真实的?”


  紫川远星:“???”


  哥应星在旁边笑一笑,全然不理会紫川远星的眼神,反倒是冲着一旁满脸都是“跃跃欲试”四个字的云山河眨了下眼。


  云山河:“哎哟我的远星大人,这有什么说不得的?我还巴不得讲讲我的风流史呢!就是我没得讲嘛!“


  紫川远星这时的感觉颇类似老婆突然跟小白脸跑了,或者女儿终于被野猪拱了。


  在忠实的老属下都不帮腔的情况下,孤苦无依的远星大人开始讲他的罗曼史——以抛砖引玉的方式。


  紫川远星认识他的夫人时,还是个十六岁的少年。那年岁正是熏衣簪花,风流浪荡的时候。紫川远星年轻时长得煞是英俊,就算不是看杀卫玠的程度那也绝对能是掷果盈车那个水平,可谓万人迷。那天少年远星同十四岁的弟弟打赌,说他走到街上,随便找个姑娘家的送花,那人也会高兴接受。


  紫川参星当然不信,他原本也看不惯哥哥吊儿郎当的样子,于是他打赌说若是哥哥被姑娘拒绝,就要给他当一个月的侍卫,他要做什么紫川远星都不能反抗。反之也一样。


  紫川远星从没想过他会输,一口答应下来。


  然后他就被未来的夫人——当时还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扇了一巴掌。


  无论是从肉体上还是从心灵上来说,这一巴掌都让他刻骨铭心。


  然后就是俗套的情节,用之前街头巷尾暗自传销的小册子上的话来说,就是:“女人,你这是在玩火。”“很好,你引起了我的兴趣。”之类的。当然,我们的远星大人当时还想不到这些恶俗得让人鸡皮疙瘩直起的话。他只是一腔幽怨地想着一定要让这姑娘收下他的花,不然他多年英名毁于一旦。


  “后来呢?”云山河忍不住问道。这是他第一次听紫川远星将当初与夫人初遇的事,毕竟他们认识的时候紫川远星已经抱得美人归了。


  “后来?后来我就想尽办法让夫人收了花,然后顺便把她的心也偷来了。”紫川远星一本正经道。


  云山河顿时后槽牙发酸,就连哥应星都暗自咂舌,心中直道没想到一贯不苟言笑的紫川远星还有这一面。


  “我讲完了,该你们了。”紫川远星摊开手,无辜地望着满脸无语的众鬼。


  眼看着一群人的目光都挪回了斯特林身上,斯特林只好叹一口气,装模作样道:“既然如此,我就不瞒着各位前辈了。”


  “是这样的,当初阿秀——也就是紫川秀,远星大人的义子,把卡丹公主带到帝都来。结果我对她一见钟情,后来我们……那个……情不自禁,情不自禁,就是这样。”


  一群鬼眼巴巴地等着下文,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斯特林这是讲完了。这可真是有样学样的典范,一群人都意味深长地看着带了个坏头的紫川远星。雅里梅在本子上写下几行字,然后道:“这么说来,你和卡丹公主在帝都结合后,因一些意外她又回到了魔族,而这时她腹中已经有你的骨血。是这样吗?”


  “是的。”斯特林耸耸肩。


  “那么是什么意外让你们分开?”


  斯特林下意识往帝林那里看一眼,帝林下意识躲开他的目光,而后又很快把头扭回来。


  “是我。”帝林说,“帕伊会战我拿卡丹去交换斯特林和紫川秀。我当时不知道他们在谈恋爱,但就算我知道,我也要这么做。”


  斯特林一时万般滋味涌上心头,不知如何开口。他原本十分感激帝林,即使这一举动让他到死也没再见到卡丹,他也从无怨怼之情。斯特林知道那是帝林拿命给他搏出的一线生机,是他万死也不能报答的。以至于等他真正死在哥普拉手中,他也有一瞬在想:“罢了,就当还他了。”


  人死后会想开很多事,他在死前十五分钟下定决心把帝林当成敌人,然后在死后半个月希望他这个“敌人”能好好活下去。他不想帝林和紫川秀再打下去,任谁来陪他斯特林他都不会高兴。


  他在圣灵殿里断断续续听到消息,战乱之中帝林还是会来这里,来这里告诉他这些事。帝林说了很多次他不后悔,可是斯特林觉得他后悔了。


  往事倏忽一瞬从他脑海中闪过,那些难以言说的情绪也都潮水般退下,好似从未存在过。斯特林朝帝林笑一下道:“大哥说的对。”


  斯特林潮起潮落般的情绪变化没有逃过帝林的眼,而帝林只是当做没看见。他进圣灵殿之前一直觉得自己不配,也一直不敢面对斯特林。当初他的骨灰进来了,石碑立好了,结果他在圣灵殿外徘徊整整一天不肯进,最后还是斯特林出来把他拉进来。


  他问斯特林:“我害死了你,你不恨我?”


  帝林用上“恨”这个字,倒让斯特林笑了。


  “恨你,我当然恨你。”斯特林说,“你这祸害不遗千年,倒来这里陪我。你看阿秀,被你气得头发全白,哪里像不到三十岁的人?我说我恨不恨你?”


  帝林沉默半晌,道:“是我的错。”


  斯特林就一拳把他揍到圣灵殿的另一边,然后说:“认错就好,刚才那一拳是替那些枉死的将士们打的,你再来,我再给你一拳,咱们就两清了。”


  然后他们就打了起来。


  雅里梅又“刷刷”几笔记下来,抬头问道:“还要继续交换吗?”


  “当然。”帝林说。“我这里八卦多得很,保证换了还有盈余。”


  方劲斜睨他一眼:“那些街头巷尾的小人物八卦我们可不感兴趣,别拿来糊弄人。”


  方劲看不爽帝林这很正常,毕竟他选择赴死还和帝林有些关系,被威胁的滋味可是不好受,死后也忘不掉的。


  帝林礼貌地微笑:“自然不会随便拿什么糊弄前辈们,大人物的风流韵事固然好听,但小人物的故事未尝不有趣,前辈们何妨一试?”


评论(4)
热度(14)

© 安泽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