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川/无涯/大秦帝国

【紫川同人】圣灵殿纪实(贰)

  想到哪写到哪的一个沙雕文,各位不要当真。

  人物ooc预警。



  斯特林坐回到自己的白玉碑前,以吃瓜群众的面貌等哪个鬼先开口讲故事。


  紫川远星方才被看着他遭殃却无动于衷的云山河和哥应星坑了一把,现在打定主意坑回去。于是他笑眯眯地说:“哥应星啊,你也讲讲你的故事让我们听听?”


  哥应星讶异地看他一眼,道:“远星大人,我连老婆都没有,哪有什么故事可讲?”


  紫川远星微愣片刻,又反应过来:“没老婆难道就没故事?少打马虎眼!你当初可是迷倒整个军校里的姑娘的人,还没点风流史?”


  哥应星无奈地笑笑,刚要继续辩解,就听方劲幽幽道:“不要说年轻时候了,您是没见过他旁边那个漂亮的女副统领是怎么看他的,那眼神,啧啧啧。前不久还来圣灵殿找他说话呢!”


  哥应星:“方劲,不要乱说话。林冰是我一手带起来的,自然对我感情很深。你不要什么都往那方面想。”


  然而这话并没什么用,因为在场的幽灵都已经开始用肮脏龌龊的思想脑补了一百零八个回合的《火辣助手俏上司》《病弱美男与女汉子》之类的涩情小本本了。


  哥应星目光一扫瞥到眼神极度暧昧的帝林,决定祸水东引。


  “帝林,我记得你当初在军校时最受追捧,想必故事很多,也一定比我这个糟老头的故事有趣得多。”


  帝林:“……”饶了他吧。他真心一点也不想把当初被一个中队的男人追捧的糗事当做所谓的风流韵事说出来。


  斯特林眼看着大哥本来就苍白又透明的脸逐渐变得更加看不见,赶紧解围道:“哎,当初大哥的事情不就是娶到了秀佳嫂子吗?我们三个一起争,就大哥抱得美人归,说起来都气。”


  这下帝林的脸终于显得实在了些,不再是风一吹就散的样子。他淡定接话道:“那是你们水平没到,理当多磨练几年。”


  而后他又把枪口对准哥应星:“哥大人,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不知您是否见过前前任的魔神皇卡特?”


  帝林脑回路甚是清奇,就连斯特林都没明白过来他这话是个什么意思。在场的人只有帝林和斯特林见过卡特,而斯特林见卡特的那一次是在巴丹战役——那时候卡特已经自刎了。所以没有哪个鬼知道帝林这个问题是想引出些什么内容。


  哥应星脸上闪过一丝茫然,但他还是很快回答道:“没有。”


  帝林看着他露出诚恳的表情,诚恳地说:“其实我第一次见到卡特时,就很想问他与您有什么关系?”


  “此话怎讲?”紫川远星眯了眯眼。


  哥应星隐隐觉着有些不对劲,但他还是等着帝林说下去。


  “我第一次见到他,甚至把他当成了您。你们实在太像,让我都分不清了。”


  斯特林这下才明白帝林大概是处心积虑想泼点脏水过去以示报复,但他还是不太明白这怎么能把哥应星和卡特扯上关系。于是他插嘴道:“大哥,你糊涂了。我也见过卡特,与哥应星大人并不像啊!”


  “我所说的像,并非指相貌。”帝林露出诡秘的笑容,缓声道:“哥大人与卡特气质极为相似,这让我总觉得,你们该是认识很久的了。”


  紧接着,这位艳鬼还语不惊人死不休地继续道:“话又说回来,卡特的黄金族是等到大人您故去,才真正显出了实力来。”


  这盆脏水泼的哥应星险些背过气去,这是明摆着说卡特和哥应星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一旁的斯特林和云山河等人也是目瞪口呆不知如何反驳,甚至还不由自主揣度起了求而不得的魔神皇凄苦的内心世界(?)


  哥应星缓了好几下才平静下来,深觉方劲那种无赖和帝林比起来大概已经上不得台面了。然而顶着诸多同事前辈以及旧上司各种复杂的目光,哥应星觉得自己还是需要解释一下。


  “我没见过卡特,我若见过他,早就进来了。”


  雅里梅作为此处硕果仅存的良心,第一个支持道:“这个我可以证明,七七八年以前远东作为一个夹心地带一直在缓冲魔族攻势,而真正促使魔族大举进攻的是内乱。而这个内乱的源头(说到这里他扫视了一下帝林、斯特林和方劲),你们都知道是谁。“


  众鬼(包括斯特林)纷纷点头,都用责备的眼神看着帝林。


  帝林毫无愧疚之情,只是迫于斯特林眼神压力假惺惺地道歉:“是在下妄自猜测,污了大人清名,还请哥大人赎罪。”


  哥应星摆摆手,看他神色是一段时间内不打算和帝林交谈了。


  这边帝林转头开始寻找下一个攻击采访对象。

  

   家族第一任总长紫川云首当其冲。


  


  紫川云其实很想找人唠唠嗑,虽然他自个儿的所谓风流史早就在几百年的磨砺中被他忘得一干二净,但总有些事他还是记得。


  “那个叫什么来着……帝林小子,我自己可没什么风花雪月的东西可说。不过我听过一些我那个年代林家的八卦,你要不要听听?”


  “在下洗耳恭听。”有些人表面非常稳,实际八卦之魂已经熊熊燃烧。


  “林枫和林凤曦的故事,你们听说过吗?”


  斯特林和帝林面面相觑,林枫和林凤曦这对君臣他们当初学历史的时候学到过,但由于这不是紫川家的历史,老师就只是一笔带过。所以他们也只限于知道而已。


  但其他人可不是这样,像紫川星和雅里梅这种,都有过把林枫当人生目标的时候。那时他们还为林枫的死因争论了几天,紫川星坚持说是政治纠纷,而雅里梅认为不仅如此,一定还有林凤曦本人情感上的问题。紫川星虽然对此猜测嗤之以鼻,但到最后他都没辩过雅里梅。


  而这时紫川云突然说起这个,当初古老得几乎腐烂了的记忆又回到雅里梅和紫川星脑子里。他们对视一眼,同时露出一看就是一起上房揭过瓦的微笑笑。(虽然雅里梅本人并没有上房揭瓦的能力)


  方劲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一听就赶紧接话:“这我们就不太清楚了,还请总长大……(这时他想起在座各位有大约一半是总长),还请您老给我们讲讲。”


  紫川云十分满意现场效果,清清嗓子(你别管他是怎么清的嗓子)开始讲:“当初林枫执意护着那七岁的凤曦公主,妄图凭一己之力守住那早已衰败的光明帝国,我就觉得不对劲。你想想看,紫川、流风,投奔哪个不好?偏偏要守着那堆烂泥巴,这不是为了林凤曦又是为了什么?“


  “也可能是因为左加明王。”雅里梅一本正经道。


  众鬼:竟无法反驳。


  紫川云无动于衷,接着说道:“按理说林枫这般尽心尽力帮助林凤曦,两人又是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林凤曦怎么也不该鸩杀林枫。于是我根据一些蛛丝马迹猜想,林凤曦杀林枫另有原因。”


  这时本该有个人来问他是什么原因,而尴尬的是此时圣灵殿寂静无声,唯有雅里梅发出一点翻动本子的响声。


  半晌,雅里梅察觉气氛不太对,善解人意地解围:“我认为林凤曦鸩杀林枫有个人感情因素,不知云前辈是如何想的?”


  紫川云哼一声:“林凤曦那丫头能有多少心计?正当十四岁的娃儿,想的不就是那些男女爱情的事?我看她给林枫赐鸩酒,不见得是想林枫死,多半是什么威胁。比如说‘你是选择去死还是选择那个人’什么的。“


  众人绝倒,反倒是雅里梅认同地点头,还对紫川星说他的推论是如何正确。紫川星嘀咕道:“那你总得解释一下为什么林枫愿意喝毒酒吧?就算刚刚的推论正确,林凤曦喜欢林枫又因为求而不得嫉妒心起给林枫毒酒一杯,那林枫就不愿迂回?说喝就喝绝不屈服,他是傻子吗?若非生机尽失,他岂会如此?”


  雅里梅显然有着和他谨慎性格毫不相符的旁逸斜出的清奇脑洞,加上他本身具有的强大逻辑思考能力,他有理有据地反驳道:“这也简单,如果有人修改了林凤曦的意思,扭曲转达一番。按照林枫忠君爱国的性子,还不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吗?”


  紫川星:“……那么和林枫好上的那个神秘女子是谁呢?”


  雅里梅:“也不一定是女子,你想想当初让宁死不屈百折不挠的林枫公改变主意的是谁?你再看看让林枫始终听命至死不违的人又是谁?”


  方劲、云山河和帝林的表情逐渐变得兴奋,而斯特林的眼神已经开始往“我是不是该撤了”的方向变化。


     至于哥应星和紫川星,他们现在脸上已经是明晃晃的“打扰了,告辞”。


  你问雅里梅说的人是谁?


  紫川云一拍大腿:“英雄所见略同,你可真是太对我脾气了。没错,明王那个老家伙,想必正是和林枫有什么勾当。搞不好老家伙只是搞暧昧,林枫还是单相思。”


  这下斯特林想走的想法越发强烈,如果不是帝林死死拉着他,他早就溜到地缝里待着去了。


  听着雅里梅一本正经地和紫川云讨论这种荒诞不经的剧情,帝林脑子里忽然回放出街头报刊亭里卖的那些满天撒狗血的小言剧情。(至于他为什么会去看那些小言……你以为他哄林秀佳的情话是从哪里取材的?)


  沉思了一会儿,帝林深深地觉得自己和前辈们还有许多差距,尤其是在脑洞和逻辑推理上,他实在远远比不上。


  想着想着他已经带着斯特林挪到了雅里梅旁边,然后他无意中瞥到了雅里梅手边打开的本子里几行字。


  【……林枫是爱她的,他如果不爱她,怎么会为她放弃争夺天下,偏安一隅?


  而林凤曦从来不信他。


  无论他说多少次他对明王只是敬爱,对林坚毅是仰慕,林凤曦都不信。


  他说凤曦你太小了,你把什么都归结于爱,可是你不懂爱是什么。


  林凤曦彼时看他的目光冷得让人发抖,最后那个曾经抱着他脖子撒娇的小姑娘转身离去,再也没看他一眼。


  第二天,一杯鸩酒赐下。


  林枫那句“我等你长大”卡在喉咙里,不曾咽下,终也不曾吐露。


  我从来都爱你,只是你不知。】


  帝林当即五雷轰顶,这是什么狗血抒情版扭曲事实的言情小说?


  雅里梅注意到他震惊的目光,伸手把那本子拿起来给他,道:“这是那个林冰小姑娘烧给哥应星的,你拿去看吧。”


  哥应星:“……?”


  帝林:“……好的,多谢前辈。”


  表面上并不想知道里面写了什么狗血内容的帝林还是暗搓搓翻开了本子,毕竟他还是有点感兴趣到底是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作值得被拿来烧给哥应星。


  翻开后,这么一段话映入眼帘。


  【……天下第一高手其实并没什么用,他一人在乱世中只是一颗不得不随大流的棋子。


  他被寄予太多希望,他被认为能改变局势。


  然而他只能取几个人头。


  他救不了人,他只能提刀杀人。


  他有护不了的人,他有太多护不住的人。


  光明王朝他护不住,林坚毅他护不住,如今林枫他也护不住。


  他能做什么?


  左加明王空有史上最高的武功,空有第一高手的虚衔。


  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再一看书封,标题大字写着《乱世金槿花》


  帝林觉得他好像知道了刚刚雅里梅清奇脑洞的来源。




评论(13)
热度(17)

© 安泽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