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秋

雄图霸业转头空,三杰必须好结局。

齐宣帝日记(一)


中兴二十七年五月初三

近来太师没时间来教导我,究其原因,大约是凉州又乱了。父皇御驾亲征,兄长随军,一国事务竟有大半抛给了三省。太师是尚书令,更是忙得不可开交。
前些日子来了个接替太师的讲读官,姓易名道成,他倒是有些不一样。往日所见的,大都与我讲授儒道,这人却不是。玄学、儒学、佛学、阴阳学……他讲的很杂,似乎什么都知道。我说平日里太师从不与我讲这些,他只笑道:“李无暇博学得很,只是不愿与你讲罢了。他不讲,你也不必问他。自有我教你。”
“易先生与太师相熟?”
“熟得很,都煮烂了。”他伸手比划了一下铁锅的形状,道:“一锅里的肉,谁还不知道谁么。”
原谅我不是很懂易先生的幽默感,不过我还是大概明白了。
“这么说,易先生原本是越人?”我想着太师是越人,易先生这个表达,大概也是这个意思吧。说不定还是太师的同乡伙伴什么的。
“不,你想多了。”易先生笑了笑,“我是西戎人,至于为何与你的太师相熟,那就是个很长的故事了。等得了空,你可以去问你的父皇。”
西戎?又是西戎人,又是姓易,难不成是西戎皇族?可是西戎皇族怎么会来齐国教我读书?真是奇了!
也许是巧合罢。再不然,便是远亲分支。听说西戎那边皇族子嗣比我们齐国多得多,分支多也不奇怪。
管他呢!一日为师 ,终身为父。又何必在意身份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