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秋

沉迷挖坑中。
脑洞奇大文笔无力各位慎入。

【紫川同人】查无此事(拾壹)

  拾壹 

  一月十四日。

  习冰城。

  城外士兵们正在热火朝天地进行军事演练,而坐在窗边向外看的公主元帅正有一下没一下地叩击桌面,秀眉微蹙。

  “紫川家那边有什么消息?”

  “回殿下:方云传信回来,说是斯特林与紫川秀两位将军已经会和。”看着流风霜丝毫没有放松的表情,英木兰善解人意地补充道:“紫川秀将军一切安好。紫川家继任总长紫川宁的手令已经传到东南军,他们正准备回到帝都。”

  流风霜的眉头立刻松开了。

  “那就好。”她喃喃道。

  “还有一事想请示元帅。”

  “说。”

  “此次军事演习,要到何时结束?”

  流风霜转头看了眼站在身侧的卫队长,微微一笑:“很快了,等他到了帝都。对了,紫川宁的即位大典,我派你去恭贺,你看如何?”

  英木兰微诧:“为何是下官?”

  “别问这么多,听我的吩咐,到时你只管去就是了。”

  “是。”

 

  以下是唐川关于光明王在七八六年一月行为目的的分析论文中所引用的史料:光明王与属下的信件来往。

 ——————————————————————————————————————

  敬呈秀川统领大人:

    见信如唔。

    属下已将第三军、第四军共八万人带至瓦伦关,前日大人所差部队一万五千人已控制瓦伦及附近地区,属下已尽数接收。

    大人中途脱离大军一事,属下未能瞒过两日,有负大人期望,实是惭愧。幸而布兰将军及时稳定军心,军中未有哗变。

    吾等已整装待发,不知大人准备如何行动?还请大人示下。

    钧安。

                                                                                                     梅罗叩禀

 

  梅罗将军:

  见信如唔。

    不必这么文绉绉,我看着累。下次可以直白点。

    那什么,大军可以撤了,就说是场军事演习,让他们拉练一下,别忘了怎么行军打仗。具体词句你自己琢磨,说得正经点。

    至于我的安全问题,斯特林统领会保证我的安全,这个你们不必担心。我正要动身去帝都,也很快会回远东,等白川那婆娘回去了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就这样吧,没什么可说的。

    戎安。

                                                                                                       紫川秀

———————————————————————————————————————

  对此,唐川的结论是:光明王紫川秀在一月一日从佛罗伦兹比亚城出发,中途带着部分军队偷偷脱离大军,从一条只有他知道的秘密通道进入家族内地。这就是《神典》中光明皇出发时间与《光明王纪要》中紫川秀到达瓦伦时间如此相近却完全可以成立的缘故——从某种角度看,这两种说法都没有错。紫川秀确实跟随大军出了那座城,然后抄小路进了比特。而那个瓦伦的“紫川秀”,如之前所言,那是假的。

  而宿醉后看着紫川秀写完那封回信的斯特林统领,狠狠地给了这位诡计多端把人耍的团团转的光明殿下一个大拳头。

  “我不能不这样。”紫川秀没有还手,苦笑着辩解。“我知道你怪我不早告诉你我后面还有军队,可正如你所说,万一来的不是你呢?我到哪里哭去?我得有自保的手段。二哥,我不是只身一人,我身后还有整个远东。我死了不要紧,远东怎么办呢?二哥,我不能不要他们的。”

  “我固然愿意为了你们去死,但是远东百姓何辜?我一旦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远东也好,魔族也好,立即就会陷入内乱。我冒不起这个险,我真的,不能再让他们陷入无穷无尽的战乱了。我答应了的,我答应了他们。你能明白吗?我不想和家族作对,也不是贪生怕死,我只是……”

  “我明白。”

  斯特林叹了口气。

  “我没有怪你,我只是……”

  ——我只是很怕,如果我不来,你会走上那条路。

  斯特林终究没有把话说完。

  因为他已经来了。

  所以这些令人心惊的假设,一个都不会成立。

  “那就准备回去吧,阿秀。”好脾气的斯特林统领无奈地笑了笑,“回去参加宁殿下的即位大典。”

  “对了。”斯特林忽然想起一事,“你和宁小姐的事……”

  “莫要再提。”紫川秀坚定地摇了摇头,“从前的事,一笔勾销。”

  “为什么?”

  “……”

  “果然是因为流风霜元帅?”

  “你!?”紫川秀脸色一变,“你如何……你瞎猜什么!”

  “得了吧你,告诉大哥也不告诉我。大哥早就同我说了,还说若非如此,流风霜也不会答应帮他制造一个假情报。”

  紫川秀的脸色这下才是难看到了极点——这么说吧,大概跟吃了一个苍蝇宴一样。

  “你说什么?我从没告诉大哥!而且,什么叫做‘流风霜答应帮他制造一个假情报’?她怎么会卷进来!”

  “你不知道?”斯特林心知不对,“那流风霜会在习冰城军演的消息,大哥也没告诉你?”

  “当然没有!混蛋帝林!”紫川秀气得脏话连篇,“混球!贱人!他敢阴我!我靠!流风霜他也敢扯进来,真是厉害。知道我喜欢她还把她扯进来!”

  看着斯特林诡异的眼神,紫川秀意识到哪里不对劲,连忙改口:“不对,我是说,他怎么会认为流风霜和我有关系?还去胆大包天地联络她。”

  “别装了你,喜欢就喜欢好了。”斯特林撇下嘴,“至于他怎么知道的,你回去问他好了,我也挺好奇的。但话又说回来,你要娶霜公主,宁小姐又怎么办?”

  “阿宁会有她的良人,只是不会是我。”紫川秀放弃无谓的挣扎,自暴自弃道。“你说得对,我喜欢流风霜,我爱她,我一定要娶她。谁反对都没用。”

  “当然。”斯特林笑着说,“没谁敢拦着你。”

  不知为何,虽然很高兴小弟有了他的挚爱,斯特林还是觉得不太舒服。紫川宁的泪眼又一次浮现在眼前,斯特林心里隐隐有些愧疚和遗憾,可他知道,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再难找回来。

  就如破镜难以重圆,覆水一定难收。

  当一个人不再对他昔日的恋人含有爱意,又有谁能让他回心转意呢?

  纵是千金买得长门赋,那个说着要金屋藏娇的少年,也再不会来。

 

  雪已经融了不少,地上泥泞得很。马蹄踏在雪地里,好像随时会陷进泥沼。两位青年将军望着远方帝都的方向,拉紧了缰绳。

  “全体都有:立刻出发!”

  他们身后将士们齐声应和,似有山呼海啸。

  “是!”

 

  一月二十一日,斯特林和紫川秀到达帝都。

  两日后是即位大典,紫川宁继任第九代总长。

 

  一月二十三日上午。

  八点,中央大街,穿着光鲜地禁卫军士兵封锁了整个街口。只有手持邀请函的要人才能通过封锁进入。在家族议事大厅的门口,一排又一排身着银白色制服的礼兵手持利剑,如钉子般站得笔直。在他们身后,装饰了五彩缤纷各种鲜花的殿堂拱门,近千名紫川家的达官贵族和来自流风、林氏等友邦的外交使官从此处鱼贯而入,他们身着华丽的礼服、军服,佩戴着各种闪烁地星状勋章、奖章和绸带,彬彬有礼。  

  大厅内同样布置得堂皇华丽。巨大的枝形吊灯悬挂在高高的殿顶,五千多盏遍布各处的彩灯和特制蜡烛将整个大殿照耀得金碧辉煌,红色的珊瑚绒地毯从门口一直铺到了高台前。悬挂在主席台背后地紫川云的大画像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目光里带着无限的威严。①

  仪式在早上九点正式开始,但在八点半,大多数观礼人都到了会场。当紫川秀、帝林和斯特林领着一堆军官先后就坐时,几乎所有人都开始议论这权势滔天的三兄弟——现在紫川家权势最大的一个小团体。

  九点正,穿的十分隆重的紫川参星和一身戎装的紫川宁出现在门口。与她的叔叔相反,紫川宁只是简单的一身深蓝色将领制服,外披金色的斗蓬,斗篷上纹有显目的飞鹰的标志。看到他们进来,全场起立,鞠躬,以示对两位紫川家总长的敬意。

  在天佑吾邦的军乐声中,紫川秀看着他的阿宁妹妹走上高台。此刻他眼里再看不见紫川参星猜忌的眼神,耳朵里再没有窃窃私语。只有紫川宁的身影。

  长大了啊。紫川秀突然这样想,这个躲在自己身后的小女孩,已经这么大了。好似忽然之间,就变成了这样坚强的人。

  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传遍了紫川秀全身,这一刻,他感到无比的轻松。

  “远星大人,当年许下的誓言,我做到了。那么从这一刻起,对于紫川家,我再无亏欠。”

  他这样想着。

  “列祖列宗在上……”

  紫川参星开始为紫川宁授礼。

  “阿宁,跟着我读:我,紫川宁……”

   “我,紫川宁……”  

  “……今日就任家族第九代总长……  

  “……今日就任家族第九代总长……  

  “……我统掌家族的军队,挥卫家族的领土和子民,祭拜祖宗的宗庙与社稷。盛衰存亡,决于我手……”

   “……我统掌家族的军队,捍卫家族的领土和子民,祭拜祖宗的宗庙与社稷。盛衰存亡,决于我手……”

   “……我已奉献于家族……”  

  “……我已奉献于家族……”

   “……我的血脉,从此将流传于家族之血……”

   “……我的血脉,从此将流传于家族之血……”

  “……永不退缩,永不畏惧,无论何等艰难困阻,我将牢记……  

  “……永不退缩,永不畏惧,无论何等艰难困阻,我将牢记……  

  “……紫川乃我之名……”  

  “……紫川乃我之名…… 

  “愿列祖列宗庇佑,令我家族荣耀广播天下,兴旺昌盛!”

   “愿列祖列宗庇佑,令我家族荣耀广播天下,兴旺昌盛!”②

 

  朗诵完誓词,紫川秀、帝林、斯特林等重臣作为政府和军方的代表上前为总长献上国玺和权杖,单膝下跪宣誓效忠。然后,紫川参星高声宣布,紫川宁受命于天,已经正式就任九代总长。全场掌声雷动,仪式到此告一段落,不少宾客已经起身,准备去参加仪式后的国宴了。

  紫川秀本来也打算赶紧去大快朵颐一番,却在无意间见到一张有些熟悉的面孔。那人生得英俊潇洒,一双眼十分有神,见到紫川秀看向他,便几步走过来,招呼道:“紫川统领,好久不见。我是霜元帅的卫队长英木兰。”

  “哦,是你啊。”紫川秀依稀记得是有这么个人,“你好。”

  “有时间的话,可以单独一叙吗?元帅有吩咐。”

  紫川秀眼前一亮:“当然,明天中午我请你吃饭。”

  “不胜荣幸。”英木兰笑道。

  【注:①②选自原著,有删改。】

  (作者言:这一章用了不少原著,真是太羞愧了,不过即位大典上也必须用,请各位谅解啦!)

  (另:霜公主的戏份实在有点少,不过毕竟是出场了对吧!)


评论(4)

热度(9)